当北京在2011年拘捕数十位人权律师,显然是因为受到席卷中东的“茉莉花革命”震慑。但当中国警方在这个月短短几天内拘押全国各地百馀律师,却是对这群过去十年来协助创建中国公民社会的、勇敢的法治倡导者们毫无借口的赤裸裸镇压。

7月10日,北京警方首先逮捕律师王宇,继而是王宇所属的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及工作人员。此后24小时,原本看似打击单一律所的行动,演变成遍及十九省份对人权律师的追击。虽然大多已经获释,但有七人遭到刑事拘留,另有至少十五人情况仍然不明。此事件已向全中国释出明确讯号,即维护基本权利可能使你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

律师王宇。她和她的丈夫及锋锐律师事务所数名同事于7月9日在北京被拘捕。

© 2014 路透社

中国国营新华通讯社事后立即发布报导,声称警方破获一个“以‘维权’‘正义’‘公益’为名、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之实”的“组织严密...的犯罪团伙”。报导指相关律师动员维权人士和心存不满的上访民众“炒作”敏感事件“给当地政府造成强大的舆论压力”,借以“扬名获利”。姑且不论新华社何以能在刚刚抓人、尚未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就做出如此论断,该报导既未说明相关律师如何扰乱公共秩序,亦未提出任何可靠的违法事证。

由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久将前往美国等主要国家进行国事访问,领导班子口口声声落实“法治”,且北京并未面临任何重大威胁,此次事件发生的时机特别耐人寻味。

自2003年开始,中国“维权运动”逐渐兴起,网民、维权人士、律师和网上评论家常针对不公不义的突发事件发动民间倡议,引导舆论对政府施压。尽管当局对维权运动的容忍度日益降低,但总还存在一条“红线”,让一定限度内的异议能获得容忍。

但习近平两年前掌权以后,情势有所转变。在他领导下,当局开始打击原本保持在红线以内活动的重要维权人士。曾经创办维权组织“公盟”、发起“新公民运动”的法律学者许志永,以及借著媒体号召力推动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著名律师浦志强等人陆续入狱;作为公益诉讼先驱的反歧视公民团体“益仁平中心”遭到政府不断骚扰;擅长揭发当局丑闻而吸引广大粉丝的维权人士吴淦也被官员逮捕。最近一波打击目标则落在锋锐律师事务所,该所雇用了多名敢言律师,并接办多起敏感要案。

同一时期,当局还大力打压互联网和新闻媒体,要求大学教师、党员和新闻记者必须讲求“正确”政治思想、宣扬共产党领导地位。当局并提出一系列国家安全立法,将政治异见视同威胁国家安全。这些作为在国内没有激起显著的反对声音,因为批评人士早已被打压殆尽。

相较于现在,2009年吴淦曾在网上呼吁关注为抵抗性侵而杀死官员的宾馆女服务生邓玉娇。吴淦等人──包括与浦志强同所为该案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质疑警方指控邓玉娇故意杀人,最终使她获释。不过六年之后,吴淦再度质疑一起黑龙江省警察枪击案,结果却导致他自己和该案辩护律师同遭拘捕。

中国政府近来的行动不仅是针对一家律师所或少数几名律师,而是企图抹黑整个维权运动的操作模式。作为维权运动的先锋,这些个人和组织共同冒著极大风险披荆斩棘,努力为中国普通民众争取落实人权。但经过这波大规模扫荡,我们可以预见,中国人权侵犯受害者能够争取救济的少数有效管道之一恐将走入历史。

习近平9月访美时,欧巴马不应放过机会公开、明确地要求他停止打压。维权运动的命运,最终必将牵动中国本身以及美中关系的前途。

如果美国和其他各国政府不能让北京至少蒙受声誉上的损失,将无异于大开绿灯,允许中国政府持续加强钳制公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