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015年1月23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司法体系迄未释放过去数月陆续被押的公共知识分子郭玉闪、律师浦志强和维权领袖郭飞雄等三名重要维权人士,反映出对公民社会日益严厉的打压。

中国维权律师浦志强于2012年7月20日在北京接受媒体访问。

© 2014 路透社

上述三人的案件均未见涉及非法行为的可靠证据,但由于司法人员依照中共当局指示办案,三案都可能在未来数周持续进展。

“在习近平领导下对异见人士的打压,已使某些中国最受敬重的批评政府人士因以创新方式倡导法治而遭罗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起诉和监禁这些可敬的公共人物,显露出对独立维权行动近乎零容忍的态度。”

过去十年,上述三人一直站在中国人权运动的前沿,要求官员更加守法,并设法以新方式推动理念:

  • 郭玉闪,38岁,曾于北京创办两家具影响力的组织:公盟成立于2004年,从事法律援助工作;传知行研究所成立于2007年,扮演公共政策思想库。两家组织都汇聚了许多志同道合的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和法律工作者,也都成为倡导重大人权议题的中心而受到公众关注。北京公安机关于2014年10月9日以涉嫌“寻衅滋事”拘押郭玉闪,而后在2015年1月3日以“非法经营罪”加以正式逮捕。公安机关尚未将郭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 浦志强,50岁,曾在许多敏感案件和重大言论自由案件中担任辩护律师,例如艾未未案;他对公共政策的意见颇有影响力,是促使劳动教养制度于2013年废除的主要民间倡导者之一。2014年5月4日,他在北京参与一场纪念六四的小型闭门研讨会后,以涉嫌“寻衅滋事”遭到拘押。公安机关在6月13日将他正式逮捕时,增加一条“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名;11月将他移送检察院时,又建议加上“煽动分裂国家”和“煽动民族仇恨”两条额外罪名予以起诉。据他的律师表示,公安机关提出的罪证是基于他在新浪微博上的大约30条发文,以及他受中国某些最受尊重媒体委托进行的商业调查。浦志强尚未被正式起诉;以及
  • 郭飞雄,48岁,曾于2005年援助广东太石村民维权而闻名,当时村民试图罢免涉及贪污的村官。郭飞雄组织一批维权人士、知识分子和律师参与该案行动,成为日后中国“维权”运动的主要模式。原名杨茂东的郭飞雄于2013年8月8日被拘押,后于2014年11月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维权人士孙德胜一同出庭受审。根据起诉书所载,他们的犯行包括2013年1月在抗议《南方周末》遭言论审查的集会上举标语牌和公开演讲,以及在其他城市上传抗议言论审查的照片。法院尚未就该案宣判。

官方曾一定程度容忍郭玉闪和浦志强在被拘押前的作为。两人都曾冲撞红线帮助诸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等维权同道而未遭下狱──这是维权人士经常面对的风险。郭玉闪的传知行研究所虽常遇骚扰但运作了近八年;浦志强经常得到官方媒体的报导和引述。郭飞雄则曾因领导太石村事件而于2006到2011年入狱。

这三人都致力于政府认同其重要性的社会议题,包括法治、肃贪和不平等。他们都谨慎且煞费苦心地坚持以和平、合法的手段进行活动。在2013年1月抗议南周言论审查的示威活动中,郭飞雄说服示威者不要堵塞出版社大门、道路或人行道,并在下班时间准时解散。

“多年来,维权人士大都可以预测何种工作或对当局施压到何种程度可能让自己惹上麻烦,”理查森说。“但若连这些经验老到的温和人士都因其工作而被起诉,以往对当局镇压红线的所有揣测恐怕都将不再适用。”

在这波经年累月的打压行动中,相关拘押案件都带有程序违法性质,以其露骨程度来看显然得到官方授权。尽管高层官员曾在2014年10月中共四中全会上高倡法治,郭玉闪却直到2015年1月8日才获准会见律师;此时他已被拘押逾三个月,而法律一般规定看守所必须在律师提出申请后 48小时内安排会见。看守所人员告诉郭玉闪的律师,不许会见是因他的案件涉及“国家秘密、恐怖活动或重大贪污犯罪”,这三类犯罪嫌疑人与律师会见前依法必须得到公安机关同意。但郭玉闪被控的罪名显然与这些情况毫无关联。

根据其妻2014年12月19日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指出,浦志强“遭受非人的身心折磨”,包括持续数月每天提审长达十小时。尽管《看守所条例》第25条规定人犯每日应有室外活动,但郭飞雄被拘押17个月至今都不准踏出过分拥挤的牢房。

特别令人担忧的是,当局还拘押了郭玉闪的律师夏霖和浦志强的律师屈振红。夏、屈两位律师分别因涉嫌“诈骗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拘押。尽管政府过去也经常逮捕维权律师,但在他们正为重要案件提供担任辩护律师时加以逮捕则极为罕见。夏、屈两位律师本身也不被允许会见为他们辩护的律师。

郭玉闪、浦志强和郭飞雄的被捕,与2013年中期习近平正式掌权以来的广泛打压趋势一致。自此以后,公安机关已对至少数百名维权人士加以拘押、逮捕或强迫失踪,其锁定目标包括法律学者许志永2013年发起的新公民运动相关人士,以及被怀疑支持香港2014年9月至12月民主抗争的人士。另一波拘押行动则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屠杀25周年前后发生。此后有许多人遭到起诉并经不公正审判入狱,其他人则陆续释放。

在最近一波因被怀疑支持香港民主示威而遭拘押的人士之中,据中国非政府组织“维权网”统计尚有29人未被释放。仍在押人士包括传知行研究所现任所长黄凯平及行政主管何正军。当局同时还拘押著与传知行有关的另一非政府组织“立人图书馆”原副总干事柳建树。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如黄凯平等已形同失踪一个多月,因为公安机关不顾法律规定,迄未通知家属被拘押者的下落。即便他们的律师亲赴看守所要求会见,公安机关仍拒绝承认他们在押。强迫失踪的做法令人回想起 2011年春天,匿名人士在网上号召中国茉莉花革命之后,政府为打压公民社会而以失踪和酷刑对付数十名维权人士的往事。

“如果这三人被送进监狱,人们将不再对北京现任领导人抱任何幻想,”理查森说。“宣称要捍卫全球公民社会的人士,从美国总统奥巴马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都必须立刻公开呼吁释放这些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