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俄罗斯当局未能善尽其预防和检控恐同(homophobic)暴力的义务。自2013年6月俄罗斯联邦制定“反LGBT宣传法”前后迄今,愈来愈多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人士在俄罗斯全国各地遭遇攻击和骚扰。该法实际上合法化对LGBT人群的歧视,使他们成为二等公民。

这份85页的报告《伤人执照:俄罗斯LGBT人士及维权行動者遭暴力及骚扰(License to Harm: Violence and Harassment against LGBT People and Activists in Russia)》内容基于全俄16个城市数十名LGBT人士和维权行动者的深度访谈,他们曾因性倾向或性别认同而遭到攻击或严重骚扰。据这些LGBT人士描述,他们曾被殴打、绑架、羞辱、被称为“恋童癖”或“色情狂”,加害者有时是恐同民间团体、有时是陌生人,地点包括地下铁、街道、酒吧、咖啡馆,甚至有一例发生在求职面试时。

“俄国LGBT人士遭遇暴力的起因无疑是恐同心态,但当局刻意忽视这种仇恨犯罪(hate crimes)且未能保护受害者,”人权观察俄罗斯研究员唐雅・库柏(Tanya Cooper)说。“俄罗斯当局应有效检控恐同暴力行为,当局应停止参与和容忍反LGBT歧视。”

据人权观察纪录,污名、骚扰和暴力充斥于俄罗斯LGBT人士的日常生活。多数受访者表示,这些问题自2013年以后更加严重。有时,攻击他们的是2012年下半年起出现在俄国数十座大小城镇的民间反LGBT团体。这些激进民族主义团体常假借约会诱出男同性恋者和青少年,将他们强行拘禁,并把过程录制下来使他们遭到羞辱和曝光。已有数百则纪录这种虐待行为的视频被张贴上网。

“我当时只感到嘴巴里流血了,后来才知道我的下巴被暴徒打断成三截,”一名遭到民间团体攻击的被害人说。

在其它案件中,LGBT人士说他们在日常活动时遭到陌生人肢体攻击。受害者告诉人权观察,攻击者跟踪并且经常殴打他们,指责他们搞同性恋,称呼他们“柴把(faggots)”,在公共场所用各种恐同粗话狂骂他们。

目击者:俄罗斯同性恋者惨遭殴打─安德瑞(Andrey)的故事

LGBT维权人士在支持LGBT平权运动的公开活动中也常遭到肢体暴力和骚扰。受访的LGBT维权人士中,绝大多数在2012年以后至少因为在不同城市参与支持LGBT活动被攻击过一次。他们说,尽管反对LGBT的抗议人士经常骚扰、攻击他们,警方却总是未能采取适当措施防范攻击并保护他们免于暴力。

在接受该报告访问的78名恐同性恋及恐跨性人(transphobic)暴力骚扰受害者之中,有22人从未向警方报案遭到攻击,因为他们担心反遭警员骚扰,而且他们不相信警方会认真处理这种攻击案件。许多受害者觉得向警方报案根本是浪费时间。确实,当被害人提出报案时,警方很少加以调查。

“俄罗斯执法单位有办法检控恐同暴力,但他们缺乏去做的意愿,”库柏说。“不去阻止和惩罚恐同暴力侵犯行为,使LGBT人士及其支持者遇袭的风险更加提高。”

除了侦办少数个别案件 ,当局并未积极追究攻击者的罪责。

人权观察发现,尽管俄罗斯有仇恨犯罪法,执法单位却不把那怕是最恶毒的恐同攻击视为仇恨罪行。沒有一件该报告所纪录的案件以仇恨犯罪受到调查。在该报告纪录的案件中,即使警方啟动调查,也总是以轻视的态度而不愿做有效的调查,还常常归咎于被害人。在44件被害人向警方报案的案件中,只有3件导致起诉。起诉案件中至少有两名攻击者被定罪,但判刑与被害人受伤害的程度不成比例。

人权观察发现,俄罗斯领导人从未公开谴责反LGBT的暴力和说词,他们不仅保持沉默,有时甚至公开发表反对LGBT的仇恨言论。

在数起案例中,有些在中小学、大学或社区儿童中心担任教师的LGBT人士或LGBT权利支持者遭到有计划的抹黑;他们被妖魔化,只因性倾向而被描绘成儿童的威胁。他们大多因此失去教职。

俄罗斯在2013年制定新法,禁止“向未成年人宣传非传统性关系”,它是2013年提出或通过的数项反LGBT措施之一。违反该法即构成行政违法,可课以一定数额的罚款。

“这条‘反LGBT宣传法’并未保护任何人,却为恐同人士提供方便理由,相信LGBT的生命对政府来说较不重要,”库柏说。“俄罗斯政府应该废除这项法律,停止歧视俄国的LGBT公民。”

证言选摘

“我当时只感到嘴巴里流血了,后来才知道我的下巴被暴徒打断成三截。他们把我押到附近空地,问我‘你想怎样解决这事?’‘我们可以让你断手断脚,或是…’我发现他们是想要钱…。放我走之前,他们问我,‘你知不知道俄国人怎么对付同性恋?他们把同性恋钉起来!’”

─贞亚(Zhenya Zh.,非真名)/遭反LGBT民间团体攻击的受害者

 

“他们强迫我站在他们围起的圈圈中间。他们问我有关性生活和性偏好的问题,然后他们强迫我大声喊说我是有恋童症的同性恋。他们自称‘反恋童癖运动员(Athletes against Pedophiles)’,并且对我说,‘我们会把你们统统抓起来,我们要做你们如何做人。’当时大约下午5点钟,大卖场里人来人往,很多人在购物、用餐。但没有人阻止他们,没有人来干涉。”

─史拉夫(Slava S.,非真名)/遭反LGBT民间团体攻击的受害者

 

“在地铁站有个人向我走过来,问我‘打扮成这样’上街会不会害怕。他问我,‘你知不知道法律禁止同性恋?’然后他开始用脏话大声骂我,叫我‘柴把(faggot)’,叫我身边的人仔细看看我,而且跟著我上车。上车以后,他又骂我‘柴把’,还打我耳光。”

─伊凡(强尼)费度瑟也夫/在圣彼得堡地铁站被陌生人攻击的男同性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