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家务劳工拿著她的英国海外家务工签证。移民法规在2012年4月修订后,持这种签证入境英国的劳工不允许更换雇主,使他们的权利更容易受到侵犯。

© 2014 Jutiar Salman

(伦敦)-人权观察和英国慈善组织卡拉延(Kalayaan,菲律宾语,意为“自由”)今天表示,英国政府应解决而非忽视英国雇主侵犯移住家务劳工的证据。国会正在审议一部法案,旨在打击强迫劳动和其他犯罪行为,但并未处理利於雇主侵犯移住家務工人權利的現行簽証制度。

在8月29日发布的反现代奴役法(Modern Slavery Bill)说帖中,英国政府声称卡拉延和人权观察关于移住家务劳工遭雇主侵权的报告只是极少数案例。卡拉延是专为移住家务工人提供支持性服务的组织。

“我们的研究揭露了伦敦地区移住家务工人所遭受的严重侵权行为,包括强迫劳动,”人权观察西欧研究员伊扎・列塔斯(Izza Leghtas)说。“英国政府应尽一切可能帮助这些工人逃离侵权,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而非将这些证据当做传闻一笔勾消。”

英国政府维持一种“绑定签证(tied visa)”制度,规定移住家务工人必须随同雇主入境英国,一旦离开这名雇主就失去移民地位。英国政府是在2012年4月取消了移住家务劳工更换雇主的权利,做为限缩移民政策的一部分。

根据这种绑定签证制度,工人若遭遇侵权将陷入两难宭境。他们可以选择返回母国,但他们通常背负到海外工作赚取家用的重担,他们也可以选择冒险留在英国但丧失合法地位,或者维持原有雇用关系但可能持续遭受侵权待遇。

“我们协助向卡拉延求助的移住家务工人的工作足以显示,绑定签证助长对他们的剥削,使他们无法寻求正义,”卡拉延社区倡导员凯特・罗伯茨(Kate Roberts)说。“令人失望的是,反现代奴役法错失良机,未能保护英国移住家务劳工免于侵权。”

在2014年3月发布的报告《看不见的真相:英国移住家务劳工权利受侵犯(Hidden Away: Abuses Against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in the UK)》中,人权观察发现许多随同雇主进入英国的移住家务工人遭到各式各样的侵害,包括没收护照,限制工人离开雇主住宅,对工人施以言语或精神虐待,工时极长且没有休息时间却付给他们极少甚至完全不付工资,以及不给他们适足的食物。

在4月发布的简报《仍受奴役:移民家务劳工受困移民法规(Still enslaved: The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who are trapped by the immigration rules)》中,卡拉延发现在绑定签证实施后的两年期间,不准更换雇主的移住家务工人受到雇主的待遇显然远比那些适用英国原有签证的工人更差。

尽管移住家务劳工依法有权要求国民最低工资和休假,但英国当局并未监督雇主是否遵守英国法律。人权观察和卡拉延发现,绑定签证制度常常造成因受虐而离开雇主的移住家务工人因本身的无证地位而不敢向警方报案,而且家务劳工在申请英国签证时所获得有关他们权利的信息严重不足。

英国政府的海外家务劳工说帖声称,人权观察只选择受虐的家务工人案例,因此样本不具代表性。正如《看不见的真相》报告所说明的,人权观察的发现是基于其适用于全球各地的质化研究方法。尽管并未宣称受影响劳工所占的比例,该研究已提出明确证据,说明许多移住家务工人受到虐待,且因绑定签证制度而沦于弱势。

人权观察访问的大多数家务劳工都逃离雇主,并表示曾遭受某种形式的虐待。他们描述的待遇构成一种固定模式,包括雇主对移住家务工人的虐待,以及绑定签证制度缺乏防护机制而无法有效保护他们不受上述虐待。

他们所描述的虐待,符合人权观察十馀年来对禁止家务工人更换雇主的数个国家的研究。人权观察与卡拉延共同发布的报告指出,英国的绑定签证制度迫使受害者不敢申报受虐、寻求帮助和获取补救。英国政府应该立即处理这个问题。

说帖还指称卡拉延是“专为受虐劳工提供支持而成立”,显然有意淡化向卡拉延求助劳工所受到的高度虐待。卡拉延事实上是一个劳工维权组织,为英国所有移住家务工人提供谘询和支持,不论他们是否遭到剥削。工人向卡拉延报告的高度虐待情况,应该受到任何自许打击现代奴役制的政府重视。

在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负责审查政府反现代奴役法草案的国会跨政党委员会指出,“将移住家务劳工绑定于雇主,使他们的受虐被制度化。”该委员会引用人权观察及其他组织提供的证据,要求政府恢复移住家务工人更换雇主的权利。

在4月间访问英国之后,联合国对妇女暴力问题特别报告员拉希达・曼朱(Rashida Manjoo)强调了绑定签证对移住家务劳工的负面影响,以及他们因这种制度而更加弱势的问题。由内政大臣泰瑞莎・梅依(Theresa May)负责、国会议员法兰克・菲尔德(Frank Field)担任主席的现代奴役制听证会也在2013年12月发布的报告中呼吁恢复更换雇主权。

“英国政府平时引用人权观察的报告作为指控其他国家暴行的证据,但当我们指出英国本身也未能保护移住家务工人免于虐待时,这令人不安的发现却遭嗤之以鼻,”列塔斯说。“英国国会应补救政府立法草案的缺陷,并修正法规,以保护国内最弱势的劳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