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泰国:军政府领导人被提名总理

军事政变三个月后,镇压持续进行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泰国军政府领导人被军方遴选产生的立法機構任命为总理,无助于促进人权或回归民主统治。

2014年8月21日,191席的國民立法大會(National Legislative Assembly)无异议通过巴育・占奥差将军担任新总理,并允许他继续兼任军方统治当局國家和平暨秩序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簡稱NCPO)的主席。

5月22日军事政变已过去三个月,军政府仍持续镇压行使基本权利与自由的人士,未曾朝向恢复民主统治推动真正的进展。在戒严法之下,军政府享有极大权力,不受司法权或任何其他人监督,而且所犯罪行完全不受检控。

“身兼总理及军政府领导人,巴育将军掌握广泛权力却不受问责,”亚洲部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是泰国人权与民主前途黯淡无光的一天。”

依据7月22日公布的临时宪法,军政府建立了一个封闭且不民主的政治系统。NCPO在国民立法大会布满军方人员和亲军政府人士。从成立开始,该大会显然沦为NCPO的橡皮图章,而没有对军政府的广泛行政权力施加任何监督。例如,8月18日巴育报告总预算案时,大会没有任何一名成员发出批评声音。

据人权观察所知,巴育报告完毕后询问大会“有人不同意吗?”全场鸦雀无声。

自5月22日军事政变起,NCPO即执行广泛的言论审查,大幅禁止公开集会和其他政治活动,进行数百次任意逮捕和拘押,不理会有关酷刑虐待的指控。

“军事统治三个月以来,军政府持续表现出对基本权利与自由的敌意,”亚当斯说。“批评者被检控,政治活动被禁止,言论自由被审查和惩罚,还有数百人遭到任意拘押。”

对言论自由的审查与限制

政变后开始的对媒体和言论自由的限制和审查仍在持续。依据戒严法,当局可以审查任何被视为“偏颇”或可能导致“公众误解”的信息。若不遵守审查命令,可能遭到军事法庭起诉。因此,印刷及其他媒体经营者大都避免出版批评军方的新闻和评论。

军政府攻击的对象,不仅限于与被逐下台的为泰党(Pheu Thai Party)及其群众组织──俗称“红衫军”的反独裁民主联盟(United Front for Democracy Against Dictatorship,简称UDD)──有关系的媒体商,它也禁止亲军政府报纸和其他媒体发表批评言论。

7月26日,军政府发布命令,威胁《普嘉康苏萨达(Phu Jad Karn Sud Sapda)》周刊说,只要该周刊继续发表“诋毁NCPO的错误信息”就要将它起诉,因为该周刊先前曾刊出批评军方裙带主义与贪腐的报导。军政府并指令泰国全国新闻协会(National Press Council of Thailand)对该周刊发动新闻伦理调查。为表示抗议,《普嘉康苏萨达》于8月2日宣布停刊一个月。与该刊有姊妹关系的卫星频道ASTV也因为在5月22日被NCPO关闭而直到8月21日均无法播出。

军政府一再扬言起诉批评国王人士,违反言论自由权。政变开始后,在曼谷军事法庭和泰国各地刑事法庭,至少发生了14个不大敬──即侮辱国王──罪案。

在8月14日和15日,两名社运人士因为参与2013年10月的“狼新娘(The Wolf Bride)”戏剧演出,被军政府视为“侮辱国王”而予以起诉。巴提瓦・萨莱扬姆(Patiwat Saraiyaem)和蓬帝普・蒙康(Pornthip Munkong)被拒绝交保,关押在曼谷的看守所。

8月14日,曼谷刑事法庭认定育塔沙・康文翁萨库(Yuthasak Kangwanwongsakul),一名计程车司机,触犯大不敬之罪,仅因他和乘客的一段对话就判他入狱30个月。7月31日,乌汶府(Ubon Ratchathani)法院将一名27岁男子判处15年徒刑,只因他在脸书张贴的信息被认为侮辱王室成员。

8月5日,文化部宣布查禁《天堂岛5(Tropico 5)》模拟游戏,因其内容有侮辱王室之嫌。文化推展局(Cultural Promotion Department)局长表示,该游戏允许玩家随意为国家及其领导人或国王命名,因此其内容被视为侵犯泰王且有损国家尊严。

任意逮捕与拘押

从5月22日政变以来,军方已拘押逾三百人,包括政治人物、社运人士、新闻记者以及据称支持前政府、不尊敬或冒犯国王、或涉及反政变示威活动的人士。

NCPO不准超过五人公开集会,并且严禁反对军政府。8月20日,军警逮捕至少11名能源改革倡导者,当时他们在宋卡府(Songkhla)叻德蓬县(Rattaphum district)的泛亚公路(Asian Highway)上步行。这些社运人士被告知,他们的活动违反戒严法禁止五人以上公开集会的条款。被捕者被带到合艾市(Hat Yai district)的色纳那荣陆军基地(Senanarong Army Camp),遭到无限期拘押。

8月10日,当局引用限制公开集会和禁止政治活动的规定,命令国际特赦组织泰国分会(Amnesty International Thailand)停止在曼谷举办呼吁加沙地带(Gaza Strip)和平的倡导活动。

8月8日,NCPO企图阻止曼谷国立法政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就临时宪法举办学术研讨会。王家卫队第1炮兵团指挥官诺巴东・托利特上校(Col. Noppadon Tawrit)署名致函该大学校长,说明该活动应予停办,以“避免政治歧见死灰复燃。”

NCPO将人们关押在非正式拘押场所,例如军营,并断绝与外界联系。有些人被拘押超过七天,违反戒严法规定的行政拘押日数上限。例如,知名红衫军支持者永育・布恩第(Yongyuth Boondee)6月28日在清迈府(Chiang Mai)被士兵逮捕。7月1日,他被押上新闻发布会,当局指控他涉嫌以手榴弹和枪枝攻击反对派示威集会。此后,当局拒绝告知家属他的下落。8月8日,军官告诉法律维权人士,永育“同意”自愿接受军方拘押于秘密地点。

另一名红衫军活跃人士克莉姿达・库纳森(Kritsuda Khunasen)于5月27日在春武里府(Chonburi)被军方逮捕并断绝与外界联系,直到6月24日被无罪开释。在8月2日发布的一段访问视频中,克莉姿达指控士兵在侦讯时殴打她,用塑料袋套住她的头直到她窒息昏厥。泰国当局立即在网络上屏蔽这段YouTube视频,以及一篇关于她的案件的英文文章。克莉姿达的指控和其他有关军方拘押中不当待 遇的报导,至今从未得到官方调查。

NCPO刻意忽略克莉姿达的指控,使泰国当局对所有囚犯的待遇更引发关切。

8月20日,马哈沙拉堪大学(Mahasarakham University)学生沃拉伍・杜才奉(Worawut Thuagchaiphum)向媒体表示,他因为参加反政变示威而于5月遭军方拘押,当时军方人员威胁要将他强迫失踪或杀掉。他和朋友们制作写著反政变标语的横幅,挂在马哈沙拉堪当地一座钟楼和其他各处。媒体刊出沃拉伍的访谈后,据称对他进行侦讯的该军事单位传唤他到基地报到。

NCPO于6月24日宣称所有无罪名而被拘押的囚犯都已获释,但此后未曾发布有关释囚的信息,而且还不断有人遭到逮捕拘押。由军方拘押下释放的人必须签署切结书,承诺不再发表政治意见、参与政治活动、或未经军政府许可出国旅行。若违反承诺,可能再度被拘押,或判处两年徒刑,或罚金4万泰铢(约1,250美元)。

“自5月政变以来,军头们不断加紧而非放松手中的权力,”亚当斯说。“泰国军方没有依照承诺通过自由公平的选举回归民主,反而似乎正走上独裁之路。”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