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巴)-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南苏丹政府和反对派武力及其盟友自2013年12月爆发战斗以来,双方的极端残暴行为已构成战争罪行。在某些案例中,该等行为恐已达到危害人类罪的程度。

这份92页的报告《南苏丹战事再起:政府与反对武力的迫害行为(South Sudan’s New War: Abuses by Government and Opposition Forces)》说明对平民的普遍杀戮──通常以族群为基础──和对平民财产的大规模摧毁和劫掠,如何成为这场冲突的主要内容。南苏丹政府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反抗军(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Army-in Opposition)部队及其盟友应确保立即停止一切针对平民的迫害,并同意以符合国际标准的司法程序处理最重大罪行。鉴于迫害行为的规模和严重性,应该对南苏丹实施武器禁运,并针对严重违反国际法的罪犯实施个人制裁。

 

 

“南苏丹过去数月针对平民的罪行,包括族群杀戮,将影响往后数十年,”人权观察非洲部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双方都必须立即终止针对平民的暴力循环,承认并支持正义的需求。”

南苏丹战火始于首都朱巴(Juba),起因于丁卡族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与努尔族前副总统里克・马沙尔(Riek Machar)两人的政治歧见。战斗迅速蔓延至该国东半部广大范围。

人权观察访问超过400名幸存者和目击者,纪录了冲突开头几天在朱巴发生针对努尔族平民的数起攻击事件,包括一场屠杀、许多非法杀戮、围困、拘押和酷刑。当暴力开始蔓延,数千努尔人加入反抗军攻击丁卡族人,人权观察纪录了双方在波尔(Bor)、班图(Bentiu)和马拉卡勒(Malakal)等城镇杀害数以百计平民的事件。这几个地方是冲突最初几个月的主要战场,迄今已换手数次。政府和反抗军双方部队都应该为普遍劫掠和摧毁住宅、市场及基础援助设施等平民财产负起责任。

南苏丹马拉卡勒镇东南方居民区

Before: Neighborhood southeast of Malakal town, South Sudan.
After: Neighborhood southeast of Malakal town, South Sudan

马拉卡勒镇中心附近居民区

Before: Neighborhood close to the center of Malakal town
After: Neighborhood close to the center of Malakal town

“像班图、波尔和马拉卡勒这些城镇发生的暴力事件多半不是武装部队之间的战斗,而是以未能逃离的平民为目标进行攻击以及大规模劫掠与破坏,”贝克勒说。“这些攻击留下了被摧毁而大部分荒废的城镇,其间散布著妇女、儿童和男性尸体,导致大量居民流离失所、三餐不继。”

冲突和迫害驱使大约150万人撤离家园。逾一百万人流徙于南苏丹境内,包括10万人在联合国维和部队基地避难,生活条件恶劣。逾40万人逃往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等邻国。不明数量的人被迫逃到难以取得食物和其他必需品的地方。援助工作者和粮食安全研究者已发出预警,南苏丹某些受冲突影响地区可能即将爆发饥荒。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安理会本周派员视查南苏丹及其邻国,应该尽速对该国实施武器禁运,并对重大罪行加害者施加个人制裁。南苏丹自冲突初起时即购买大量军火,包括由中国进口,很可能是用来作战。

南苏丹领导人正在阿迪斯阿贝巴举行协商。他们应该协议对严重罪行不得给予特赦,并立即承诺建立可靠的司法程序。长期以来迫害行为有罪免责的现象,已使南苏丹境内各种罪行近来更为猖獗。人权观察指出,公正、有效的检控将有助促进对法治的尊重,以及长期可持续的和平。

就人权观察所知,政府尚未公布针对杀戮的数项调查结果,也未曾追诉加害人;反抗军方面也没有对其部队的暴行追究责任。人权观察指出,由于南苏丹缺乏追究暴行责任的政治意志,以及该国司法体系的弱点,国内检控不可能成功。

 领导人们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是设立混合国际与国内的司法机制,并引进相关国际支持与参与──例如国际侦查员、检察官和法官。同时可以寻求国际刑事法院(ICC)介入侦办。由于南苏丹不是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必须由南苏丹政府提出请求,或由联合国安理会将南苏丹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审理。

人权观察指出,详尽、持续报导冲突双方的人权侵犯与罪行,是迈向任何司法程序的重要起步。非洲联盟(AU)在冲突爆发后迅即成立的南苏丹调查委员会,迄今迟未对人权侵犯展开调查。人权观察表示,该委员会应集中精力调查被指在冲突期间触犯战争罪或危害人类罪的个别加害人,并应收集法医学及其他犯罪证据,包括据称在朱巴及其他地方的万人冢。

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的人权官员应持续进行调查,定期公布报告说明双方所犯罪行,包括导致饥荒情况的迫害行为,并与非盟调查单位协调合作。

“这场冲突中的残暴场景,是过去数十年迫害造成生命财产损失均不受司法制裁的结果,”贝克勒说。“全世界可以也应该帮助南苏丹终结正在发生的罪行,以及长久以来有罪免责导致暴力愈演愈烈的恶性循环。”


Map of building destruction in Malakal, South Sud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