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乌克兰顿内次克地区居民,77岁的菲德罗娜住家遭到非制导火箭弹攻击, 火箭从二楼落下贯穿厨房和浴室。

© 2014 人权观察

“我们听到第一次爆炸声就马上躲进地下室。突然间,砰、砰、砰,无数的爆炸。我永远忘不了那种声音。”

断了一只手掌、胸部还留有弹片的史薇妲(Sveta),55岁,刚刚从遭到多管火箭攻击的村子死里逃生。我这个星期在乌克兰顿内次克(Donetsk)一所医院中遇见她。这次攻击毁了她的住宅,多数村民也被迫离开。我们的调查显示,乌克兰政府军应该为至少一次导致平民死亡的攻击负责。

乌克兰东部的战事日益激烈,叛军于4月间抢占数座城镇和都市,乌克兰政府军正试图反攻。政府军最近夺回多座城镇,迫使分离主义者退守两三座城市,包括平时住著近百万人口的地区首府顿内次克。

战事已造成愈来愈多平民付出代价。双方都说有数百名平民死伤。尽管人数难以核实,已可确定平民死伤惨重。

导致众多平民伤亡的原因之一,是使用非制导火箭弹攻击人口稠密地区,正如击中史薇妲的村落的那些火箭弹。

以7月12日为例,多管火箭弹击中顿内次克西区一处居民区,炸死七名平民。其中一枚火箭弹击中民宅,造成一家四口身亡,包括两名孩童。当天另一次攻击中,多管火箭弹落在顿内次克城外另一处居民区,杀死六名平民。更近一次对顿内次克火车站的袭击则炸死四名平民。

落在上述区域的火箭弹称为格拉德(Grads)。这种三公尺长的火箭弹最远可打击20公里外的目标,但非常不精准。以最大射距而言,其弹著点落在一个336公尺乘160公尺的矩形范围内,换言之,当你想用它攻击一栋建筑物,运气好的话你可以打中该建物所在街区之内的某处。

但格拉德最可怕的一点是,它通常是多管齐射。格拉德火箭发射器,即装载在拖车上的格状发射管,由卡车拖动,能在数秒内发射40支火箭弹。攻击时,通常由同一区域的数辆卡车同时发射火箭弹,使数十支火箭如暴雨般落下。其昵称“格拉德”即俄文“冰雹”──尽管有些含蓄──可说名符其实:真的是弹如雨下。

在乌克兰东部,政府和叛军双方都拥有并使用格拉德。上周我在顿内次克下榻的饭店房间,夜里经常听见格拉德落在市区或近郊发出的低沉隆隆声,因为政府和叛军互相投掷火箭弹。

在这种情况下,加上双方都拒不负责,很难判断某次导致平民死亡的攻击究竟是谁的责任。不过,在人权观察赴顿内次克实地调查的四起攻击居民区案例中,证据强烈指向乌克兰政府军应该负责。

这几次攻击全都击中叛军控制区,但距前线很近。我们根据弹坑形状重建火箭弹飞行轨迹,显示它们都是从政府控制区发射。这四次攻击炸死至少16名平民,炸伤人数更多。

叛军也有责任。尽管人权观察尚未就叛军发射的格拉德攻击进行详细调查,但持续有报告指出它们被用于攻击人口稠密区域。此外,许多地点的叛军及其武器均部署在人口密集地区,危及当地居民。

由于格拉德火箭系统准确度低,无法用来精确瞄准合法军事目标,对人口稠密区使用这种武器有违战争法,如我们所纪录的这种连续性攻击可能构成战争罪行。双方军事指挥官均应了解他们有一天可能因为这种行为受到法律追究。

乌克兰政府的说辞日趋强硬,宣称其计划在数周内夺回所有叛军控制区域。这对乌克兰东部居民将是一场灾难,除非政府和叛军双方承诺不在人口稠密地区使用格拉德火箭弹,并采取其他预防措施使平民伤亡降到最低。

华盛顿、布鲁塞尔和欧洲其他国家支持乌克兰的人士,都应清楚表明期待政府军停止使用格拉德火箭弹,严格遵守国际人道法。俄罗斯虽否认支持叛军,但莫斯科显然对叛军具有影响力,应当运用其影响力促使叛军停止危害平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