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俄罗斯:著名人权组织遭锁定

紧缩“外国代理人”法律以强迫登记

2014年5月24日更新

5月23日本新闻稿发布后,俄罗斯国会经二读、三读通过一项法律修正案,授权司法部得不经民间组织同意将其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莫斯科)-俄罗斯一著名人权组织对政府命令其登记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s)”提出抗辩,已遭莫斯科法院判决败诉。本案宣判前几天,俄国国会下议院一读通过一项法案,授权司法部得不经民间团体同意将其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该法案表决前几周,圣彼得堡政府机关曾对数个民间团体执行约谈和检查。

“俄罗斯正逐步收紧对批评政府、倡议改革和促进人权组织的钳制,”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部主任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说。“政府似乎有意扼杀民间监督的空间。”

2013年春,检察机关下令纪念人权中心(Memorial Human Rights Center)、葛娄斯协会(Golos Association)和宪法权利律师组织(Lawyers for Constitutional Rights,简称JURIX)办理“外国代理人”登记。这些组织向法院诉请撤销该命令。法院就本案开庭延期至少三次,直到2014年5月23日宣判。

纪念组织的律师表示,他们将就此一判决向莫斯科市法院提出上诉。如果败诉,该组织就必须登记为带有反俄色彩的“外国代理人”,或者承受各种可能的处罚,包括停业和罚款。法院以需要补充文件为由,将葛娄斯协会案的宣判延至6月3日,Jurix案则延至6月17日。

俄国于2012年7月制定“外国代理人”法,规定所有接受外国资助并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必须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这个名词在俄文通常意味外国间谍和叛国者。至今没有一个倡议组织办理登记,反而通过法律诉讼反抗当局的强迫登记。前述法律修正案一旦通过,将授权司法部迳行为这些组织办理登记,不须依据法院判决。

“由于民间团体拒绝遵守这种荒谬法律,俄罗斯政府便试图强迫他们就范,”威廉森说。“但俄国政府应该做的是彻底废除‘外国代理人’法。”

2014年4月下旬,圣彼得堡各政府机构对几个民间团体发动骚扰攻势,呼应2013年春季开始的全国性政府检查运动。

内政部圣彼得堡办事处约谈过当地几个著名组织的领导人,包括军人之母委员会(Soldiers’ Mothers Committee)、德俄交流(German-Russian Exchange)和公民监督(Citizens’ Watch)。在大约90分钟的谈话中,官员询问各组织的工作内容,以及它们自2012年以来所收到的外国捐助。专门监督执法及安全机关的公民监督负责人告诉人权观察,官员拒绝说明约谈的依据。

2014年5月6日,圣彼得堡检察厅和司法部官员对该市军人之母委员会进行突击检查,该组织专门维护役男和军人的权益。该组织的代表告诉人权观察,前来执行检查的官员说有人向他们投诉该组织涉及“极端主义”和“政治活动”。据说有一名检查官员告诉该组织,他们被投诉的原因可能和该组织发表声明反对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有关,但拒绝向该组织代表说明投诉者的身分。

检察厅于5月19日答复军人之母协会的查询,表示因为收到民众投诉该组织未办理“外国代理人”登记而执行检查。检察厅官员要求军人之母组织在5月12日前交出财务纪录、出版品、举办活动清单和其他文件。

5月13日,关注媒体和公民社会发展的区域新闻协会(Regional Press Institute)也遭到类似的政府工作组检查并要求提供前述各类文件。检查时,一名官员说他们前来调查是因为该组织曾在2013年12月主办一场有关住房和社区服务的研讨会,疑为从事“政治活动”。

消防检查员也因检察官投诉而在2014年5月15日到该组织办公室执行检查。检查员要求提出符合消防法规的证明文件,并向职员表示有一只茶壼放置的位置不当。然而,消防检查员告诉该组织职员们,他们并未在其办公室发现任何重大违规。

“俄罗斯当局想找借口关闭这些监督官员责任的组织,”威廉森说。“俄国政府应当停止其威胁骚扰民间异见的运动。”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