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罗索・夸贝纳・当克尔(Abroso Kwabena Donkor,图右)2013年4月15日死于矿难。当天,加纳中部上丹基拉东区(Upper Denkyira East District)奇奇威尔(Kyekyewere)附近一座金矿的露天矿坑,发生土墙坍塌意外,事发时他正在现场工作。当克尔是一个孤儿,母亲去世后一直与姨母同住。他6年级就辍学,15岁开始在手工金矿厂做全职矿工。

© 2013 人权观察

(约翰内斯堡,2013年6月13日)-人权观察今天说,最近发生在加纳一座无照金矿造成16人死亡的矿难,说明有必要采取更严厉措施查禁童工并保障成年手工采矿工人的安全。人权观察已在2013年5月31日到6月2日之间,访视这座发生坍塌的矿场。

4月15日清晨大约6点45分,位于加纳中部上丹基拉东区(Upper Denkyira East District)奇奇威尔(Kyekyewere)附近一座金矿的露天矿坑,发生土墙坍塌意外,当时有20多名矿工正在工作。遭到掩埋的矿工中,除少数几名被挖出负伤脱险外,共有16人死亡。罹难者包括一位名叫阿布罗索・夸贝纳・当克尔(Abroso Kwabena Donkor)的17岁少年,他是一个孤儿,自从15岁就辍学成为矿工。

人权观察儿童权利高级研究员茱莉安妮・基朋柏格(Juliane Kippenberg)说,“采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一种工作。加纳政府必须禁止儿童进入矿场工作,把它提升为管理国内手工金矿开采的首要重点。”

人权观察访问了20位住在坍塌矿场附近的居民,包括8位曾在事故现场或附近工作的儿童和5位坍塌事故的目击者,以及上丹基拉东区和首都阿克拉(Accra)的政府当局。
附近村庄的儿童经常在事故现场打工。这些儿童最小的只有12岁,他们搬运并处理矿石,然后把自己采得的粗金卖给当地商人。

加纳全国5到14岁的儿童中,有三分之一已在工作。2006年国际劳工组织(ILO)研究发现,约有一万名儿童在该国的手工金矿中工作。从事手工开采金矿的儿童不仅面临健康受损的风险,还可能发生各种事故,包括从高处摔下矿坑、矿山坍塌、石块飞落、危险工具和机械、长时间曝露粉尘、搬运重物和使用有毒的水银等等。

12岁的“伊布拉辛(Ibrahim)”向人权观察描述他如何搬运沉重的矿石,再用水银提炼。问他是否喜欢他的工作,伊布拉辛说,“我不想再采矿了,因为我看到人们死得好惨。”
加纳法律明文禁止18岁以下儿童在矿场工作。加纳已经批准关于儿童劳工的各项国际标准,包括国际劳工组织第182号《最恶劣形态儿童劳工公约》。虽然加纳政府已针对童工问题拟定行动计划,并且设立了一个全国性的执行委员会,但这些措施很少触及手工采矿业者。少数有关采矿童工的专案计划,都是委托国际机构或非政府组织来执行,范围相当有限。

“加纳政府应当检查所有采矿业者,无论是否领有执照,一律不得使用童工,”基朋柏格说。“儿童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矿场工作。”

除了意外事故,儿童还可能因为曝露于有毒的炼金水银而失去健康,或导致永久性的生理障碍。水银会攻击中枢神经系统,儿童特别容易受到伤害。在炼金过程中,水银被注入矿砂,借以产生金汞齐(gold-mercury amalgam,即黄金与水银的合金),然后再加热使水银蒸发,释放出有毒蒸汽,留下粗金。

奇奇威尔的儿童告诉人权观察,他们经常要处理水银。一位成年矿工谈到事故现场童工的工作,他说:“童工们负责洗矿砂,都是男孩子。他们用水银处理矿砂,比大人做得还好。”

为采矿而买卖和使用水银,在加纳是合法的,不过,国际上正努力减少水银的使用。2013年1月,世界各国政府同意一项新的国际条约《水俣公约(Minamata Convention)》,设法减轻水银对全球造成的伤害。人权观察要求加纳政府签署并批准《水俣公约》,并采取紧急步骤减少──若可行则全面禁止──采矿业者对水银的使用。
国际人权法要求加纳政府保护自己的人民不受迫害,包括涉及开矿活动者。全世界都一样,证据显示,若缺乏有效的政府管制,采矿业者和公司并不总是会为自身的行为负责。

 “由最近这起事故可以了解,为何当一个政府无法适当管理采矿活动,最终可能导致死亡、伤害和迫害层出不穷,”基朋柏格说。“加纳政府必须处罚任何雇用童工、使用不安全采矿方法、或停止采矿后未能将矿场环境复原的业者。”

加纳手工小规模金矿开采

在加纳,估计有一百万人从事手工采矿──当地人称为噶兰赛(galamsey)。近年来,该国非法手工小型采矿活动暴增,原因是国际金价高涨,以及以中国为主的外国投资者和矿工涌进加纳,在重机具协助下大量开发小型矿场。因此又造成更多当地居民──包括儿童──投入手工采矿活动,到这些矿场中淘金。非法采金已造成加纳水源污染和雨林破坏。

加纳政府的矿产委员会负责审核采矿执照,并且试图加强管制持有执照的合法业者。然而,它没有能力控制非法采矿。上丹基拉东区的区政府说,他们常常连非法业者在哪里采矿都搞不清楚。加纳政府最近决定扫荡非法采矿,并已在6月初逮捕一批非法的中国籍矿工。

奇奇威尔矿难事故发生在一座非法矿场──它没有有效执照,由一名加纳矿工和一名中国商人合伙经营。他们使用挖掘机深掘土地,废弃后却留下露天矿坑,没有将环境复原。矿场虽然设有警卫,村民仍可以溜进去采矿。事故发生后,警方虽然逮捕经营矿场的那位加纳矿工,但已将他释放。

事故现场

人权观察访问了一些童工,了解他们在奇奇威尔事故现场或附近其他矿场从事手工采矿的工作情形。他们先把矿石从矿坑搬运到提炼场,接着碾碎、淘洗矿砂,再用水银提取黄金。他们说,他们通常自行呼朋引伴去淘金,赚到的钱拿来买想要的东西,例如衣服,或者贴补家用。还好,事故当天早晨,在矿场工作的孩子不多。
人权观察访问了17岁的“保罗(Paul)”,他是一名手工采金厂的全职童工,也是这次事故的目击者之一。他描述了当天早上的情况:

我当天一早就去上工。但我到达时,那些保安人员自己正在挖矿。他们不让我们进去工作。我们不停苦苦哀求,后来有群老矿工来劝他们让我们进去。他们聊了一会儿,我们站在后面看着。老矿工们走进矿坑。突然间,我看到泥土把矿坑里的人都埋住了…。事情一发生,警察马上赶到加入救难,叫其他矿工全都回家。

死者之一是阿布罗索・夸贝纳・当克尔(Abroso Kwabena Donkor),他是一个孤儿,母亲去世后一直与姨母同住。阿布罗索六年级以后就辍学,15岁开始在手工金矿厂做全职矿工。当时他的姨父母也和他在一起挖矿,不过他们负伤生还。

另一位罹难者是19岁的高中生克雷蒙特・阿巴吉里(Clement Abugiri)。他和母亲一起去挖金矿,以便付他的学费;母子俩都在这次矿难中丧生。人权观察访问到克雷蒙特的姊姊,她流着泪说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是家族中学历最高的。虽然身染痼疾,他在中学还曾经跳级。

其他居民,包括一位13岁童工,也证实当地儿童有时会为了付学费而到手工金矿厂打工。

邻近的阿莫亚佛(Amoafo)和巴多阿(Badoa)两个村庄的儿童,经常到事故现场去打工。14岁的“威尔森(Wilson)”描述他处理有毒水银的工作:

因为金子是稀稀疏疏地藏在泥土里面。我把水银倒上去,它会和金子咬在一起变成合金,我再用水把泥土冲走…。我工作时不戴手套。我用粗布把水分挤出来,然后加热。我拿一个空的蕃茄酱罐子,把汞齐装在里面用火烧它。完成后,黄澄澄的金子就出现了…。我没有保护自己。我听说水银有毒,只要跑进你的嘴里,你就会死掉。

一位12岁男孩“伊布拉辛(Ibrahim)”给人权观察看他用淘金赚的钱买来的新手机,他说:

我今年小学4年级。我负责挖土。我带一个盘子去那里挖,把它装满泥土,然后拿去交给淘洗工。我利用周末和假期去打工,一天可赚10到15个塞地(Cedi,约合5到7.5美元)。有时我也做淘洗〔和提炼〕,我拿水银和矿砂混合,我还会烧〔汞齐〕。有时我们自己买水银,有时则由黄金买主提供。

15岁的“柯菲(Kofi)"告诉人权观察,他从12或13岁就到手工采金厂做工,经常逃学去采金。刚开始做矿工的时候,他负责把泥土从矿坑搬运到提炼厂,造成他严重背痛。后来他换到提炼厂去,经常要处理水银。问他事故后还想不想继续这份工作,他回答,“我不能不做这个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