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2013年1月31日)-国际组织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3年度世界人权报告》中说,中国的人权纪录在2012年仍然不佳,无论在政治、公民、社会经济或文化权利方面,都只有最低程度的进步。过去十年在胡锦涛与温家宝领导下,中国的改革陷入停滞,去年11月上台的习近平与李克强,面对民间要求提升法治、问责与政府公开性的呼声日益升高,迄未表现出愿意回应的迹象。

在其665页的报告中,人权观察评估了90多个国家过去一年的人权进展,包括对「阿拉伯之春」后续发展的分析。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是当今世界唯一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即刘晓波--关在牢里的国家,不幸的是,这件事忠实地反映出该国的自由程度。当遭遇本国公民挑战时,中国政府的制式反应仍然是镇压或闪躲,而非全盘改革。”

在社会紧张日积月累的背景下,有助于缓和最严重问题--如官员贪渎、滥权、违法征收土地或财产、破坏环境不受处罚和司法不公等等--的司法改革,经过长久等待仍未实现。中国政府制定了第二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但这份文件降低了该政府对人权普遍性的承诺,代之以在“务实推进原则”的基础上选择性地尊重各项人权。

以习近平为首的七位政治局新任常务委员,已于2012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第十八届党代表大会上公开露面,但在高层领导人的选择过程上,中国公民被剥夺了政治参与的基本权利。在斗争激烈的领导人接班过程中,一位高级别的竞争者--薄煕来--戏剧性地垮台,习近平本身也在十八大前几星期意外地从公众视野消失数日。

即便险阻重重,公民仍日渐敢于发声,特别是在网上,有时足以迫使政府让步,甚至考虑接受民众的诉求。3月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正,和10月通过的《精神卫生法》,虽仍远未达到国际标准,但因公民社会努力倡导,在一些关键面向已有所改进。

无论维权工作者、政治异议人士或一般公民,都遭到各种手段的压迫,包括:警察监视和骚扰;没有法律依据的软禁,例如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任意拘押,例如“劳动教养”;未经法院裁定而强迫送入精神医疗机构;或是基于政治理由而利用刑事罪名监禁原本受到人权保护的维权人士。

过去一年具代表性的案例包括作家李铁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于1月获刑10年,以及诗人李必丰于11月被判刑12年。诗人朱虞夫在2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7年;维权人士朱承志于8月被捕,他因为质疑官方将发生在6月6日的前民运人士李旺阳命案认定为自杀而被控“煽动颠覆”。失明的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成为国际新闻焦点,因为他冒险逃脱18个月的软禁,进入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后,获准赴美进修,然而他的侄子陈克贵显然受到地方政府报复而于2012年11月30日被判刑3年3个月。

今年《世界人权报告》提出的问题还包括:

• 中国处决死刑犯人数,仍高于全世界其他国家总和。估计每年处决5千到8千人;

• 超过90%器官移植取自被处决死刑犯的遗体;

• 户籍登记(或称户口)制度仍未废除,使数百万城市农民工无法享有与城市居民同等的社会、经济权利和福利;

• 中国进一步加强网络审查,包括12月实施网络实名制,和屏蔽可用来翻越该国“防火长城”的软体;以及

• 刑求逼供在刑事司法体系中仍相当普遍。

少数民族地区的紧张情势迄无缓和迹象。对藏族地区的镇压,始于2008年遍及各藏区的民众抗议行动,而于2012年转趋激烈。这一年内,82名藏人自焚抗议中国政策,仅11月就发生27件。当局则报以更强硬的措施,例如连坐处罚自焚者的亲戚和邻人。在新疆,使用突厥语的维吾尔人所受到的宗教压迫不断升级,政府强制禁止公务员和未成年人参加宗教活动,包括在斋戒月期间的日间禁食。

中国对全球人权议题的影响也是负大于正。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政府虽然声称要以“不懈努力”促进和平与“公正”的解决,却和俄罗斯一同否决了旨在向叙利亚政府施压的三项决议。8月间,中国蔑视国际法,坚称逃到云南境内的至少7千名克钦族难民不是难民,而将他们赶回缅甸北方的冲突区。

“新领导班子必需了解,做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及安理会成员,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均日益期待中国有所改变,包括尊重人权,”理查森说。“中国负担不起另一个没有改革和人权保障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