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子为在安集延市事件中伤亡的兄弟哀悼。

© 2005 Yola Monakhov

 

(伦敦) - 人权观察组织公布说,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迫使其今天关闭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办事处。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多年来采取各种措施阻挠人权观察在国内工作,包括拒绝给其工作人员提供签证入和工作许可证,过后撤销组织的登记注册身份,组织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关闭已在塔什干运行15年的办事处。

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思·罗思(Kenneth Roth)指出:"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赶走人权观察是要向外界发出信息,说明它绝不会容忍人权记录被加以严格审核。但是, 我想强调:人权观察不会就此忍气吞声。我们会继续像以往一样,致力于报告乌兹别克斯坦所发生的侵权事件。"

2011年3月10日,人权观察从乌兹别克斯坦最高法院获知,司法部决定撤销人权观察在塔什干的办公室, 3月15日举行第一次审判。人权观察组织早在1996年在乌兹别克斯坦登记注册。乌兹别克斯坦当局并未提供注销的缘由。

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曾拒绝人权观察乌兹别克斯坦部研究员史蒂夫·斯瓦洛(Steve Swerdlow)的工作许可证申请,司法部于2010年圣诞节前夕将书面通知提交给他。信中指出,司法部拒绝斯瓦洛的工作许可证申请是因为人权观察"漠视乌兹别克斯坦的国家立法" 的"惯例做法",以及斯瓦洛缺乏与乌兹别克斯坦合作的经验、缺乏在整个区域工作的经验。信件未具体说明人权观察涉嫌控触犯的法规是哪些。

"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反复使用我们"漠视乌兹别克斯坦的国家立法"、"缺乏在区域内的经验"的借口,拒绝给我们的工作人员办许可证," 罗斯说。"这些理由根本不合情理,摆明是阻止我们逗留在国内的借口。"

自2004年以来,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屡次干扰人权观察的工作,他们不是拒绝就是严重拖延所有人权观察驻塔什干的代表的签证或许可证申请,甚至威胁说要对一名工作人员提出刑事指控。自从乌兹别克斯坦政府2008年7月拒绝给本国的前任人权观察代表工作许可证,并以他"不了解乌兹别克斯坦文化和传统" 为由禁止他入境,政府就一直让人权观察难以在国内正常运行。斯瓦洛2010年获准入境仅仅两个月,工作许可证就被拒绝。

在过去的两年半里,乌兹别克斯坦当局进一步阻挠人权观察在本国的工作。2009年7月,一名人权观察研究员一抵达塔什干就被驱逐出境。2009年12月,一名人权观察研究员在卡尔西镇遭遇到像是当局策划、针对她的一场暴力袭击。警方过后拘留她,并将她驱逐出城。卡尔西和马尔吉兰的警方为了不让其他人权捍卫者与她会面,将他们进行拘留。人权观察被赶出乌兹别克斯坦,正是国内的人权局势加剧的时候。已有12多名人权和政治活跃人士正在服刑,刑事司法制度存有系统性的酷刑和虐待事件,严重人权侵犯的肇事者逍遥法外。

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在过去七年里已驱逐了几乎所有在国内运行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政府还一直拒绝让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等独立人权监测员入境,有至少八人要访问乌兹别克斯坦的要求仍未被批准。

 "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坚持拒绝让独立权利组织工作,加剧了国内本已严峻的人权状况,使人们未能报告严重的虐待事件,进一步孤立乌兹别克斯坦的勇敢和受难的人权社区,"罗斯说。

人权观察被驱逐离开塔什干,也是乌兹别克斯坦和欧洲联盟重新接触的时候。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杜朗·巴罗佐(Jose Manuel Barroso)最近招待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此举受到维权人士和媒体的广泛批评。欧盟多次表示,要欧盟加强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乌兹别克斯坦就必须先改善其人权纪录。但是乌兹别克斯坦始终未能按照欧盟的人权标准作出具体、明显的进展,而欧盟未贯彻承诺,未对该国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

美国近几年也积极寻求与塔什干恢复联系。虽然美国对犯下严重侵权行为的乌兹别克斯坦官员维持国会授权的签证禁令,但美国国防部主导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而美国国防部采用通过乌兹别克斯坦的路线为Northern Distribution Network一部分,为驻阿富汗的军队支援装备。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2月访问塔什干以严厉措辞强调乌兹别克斯坦需要"实践讲话",改善人权纪录。但这是个例外,除此之外,美国不常对乌兹别克斯坦的猖獗人权侵犯作出公开声明。

人权观察呼吁美国、欧盟及其会员国公开谴责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将人权观察赶出国,并寻求与塔什干实施更强大的人权政策。

"毫无疑问的是,乌兹别克斯坦加入了其他压制性政府,阻止人权观察实地进行工作,"罗斯说。"塔什干显然已算出,对其人民暴虐侵权、屏蔽国际报告,无需付出任何代价。欧盟和美国必须证明这是错误的计算,确保人权侵犯为大众知晓,让肇事者担当后果。"

人权观察敦促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立即停止对公民社会的镇压,并允许独立的国内和国际人权组织不受政府干预地在国内运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应该批准尚未登记注册的组织、被撤销的组织或以其他方式被迫在​​乌兹别克斯坦停止工作的组织,并为国际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签发签证和许可证。

人权观察仍然致力于调查乌兹别克斯坦的侵权事件、与该政府继续协商所关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