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阿蒙,健康和人权事务部主任

肯尼亚历来防治艾滋病毒和肺结核的工作令人佩服。它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艾滋病毒自愿辅导和检测计划。全球为检测和治疗结核病各自设下了目标,肯尼亚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中的第一个国家达到两个目标。

肯尼亚在战斗传染性疾病时却一直忽略了一群人:囚犯。监狱健康就是公众健康。

囚犯和监狱工作人员每天从肯尼亚监狱来来去去,可能患有传染性的疾病地往两方向跑。无视囚犯的健康对肯尼亚的广泛健康目标有损。

肯尼亚如非洲其他许多国家一样,监狱条件不健康,甚至危险。 2008年7月,民政事务 部发布的一份监狱状况报告估计,每月有46名囚犯死于肮脏、拥挤的环境和医疗照顾不足。

这都是不必要的死亡;它们可预防,可治疗。这样的环境有效地将轻罪罪犯和等待审判的罪犯置于死地。

人权观察组织、南部非洲艾滋病和人权联盟和监狱关怀与辅导协会联合于4月27日公布一份报告。报告描述赞比亚的恶劣监狱环境如何影响全国的健康。

为编制该报告, 我们采访了6间赞比亚监狱中的近250名囚犯。

囚犯向我们透露他们的恶劣生活环境。监狱过于拥挤,犯人时而轮班睡觉,或坐着睡觉。

体罚是常见的。粮食不足而患有艾滋病毒或结核病的囚犯饥饿时,有困难服药。在许多监狱里, 囚犯既没肥皂可洗澡,也没衣服可穿。

由于艾滋病毒感染率高,在狭窄、不通风的监狱里,结核病和耐药性结核病构成更加严重的威胁。

根据最近的测量,赞比亚监狱中的艾滋病毒感染率是27%--约全国成人感染率的两倍。监狱中的结核病率则是社区病率的10倍以上。

根据肯尼亚监狱服务,肯尼亚每10名囚犯当中有一名感染艾滋病毒。结核病率通常不受测量但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在肯尼亚的监狱之一,结核病患病率比一般人群高出7倍。

监狱里的高艾滋病毒感染率、高结核病患率组合,可以致命。全球艾滋病死亡中,约有四分之一由结核病而致。

何以遏制艾滋病和结核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监狱中传播,又如何保护囚犯和其重返的社区的健康?首先,所有监狱应该提供艾滋病毒自愿检测和结核病筛查,医疗服务也应该改善。

在监狱里进行预防工作也是关键任务。爱滋病毒在监狱里传播原因简单:性行为。只靠鼓励犯人禁欲同监狱外单单鼓励禁欲一样无效,无法防止艾滋病毒传播。相反地,应该提供全面的艾滋病毒教育和避孕套。

此外,青少年和成年囚犯需要分隔,以减少强奸和强制发生性行为。监狱也应该保证最基本的营养标准,以助防止囚犯被迫以性来换取三餐。

监狱里外,政府可以选择如何应对艾滋病。政府可以采取务实、有效并尊重人权的办法,应付艾滋病毒问题,也可以追求没有效力、意识形态并侵犯人权和健康权益的手段。

肯尼亚国家艾滋病战略确认囚犯为弱势群体;肯尼亚的官员承认囚犯之间发生性行为,也承认监狱内发生数多艾滋病毒感染病例。

然而,最简单的解决方案 -- 提供安全套 -- 没得以施行。结果,人们感染病,死亡。

 "这样的生活环境击败了改造的目的,"温斯顿,赞比亚的Mukobeko高度设防监狱中的一名35岁的犯人,向我们告知。

当然,监狱应该惩罚和改造罪犯,但也不应该使人或社区生病。

正确处理传输、检测和治疗艾滋病毒和结核病--并提供全面预防资源,包括避孕套--对实现肯尼亚的艾滋病和结核病的目标,至关重要。

约瑟夫·阿蒙是人权观察组织健康和人权事务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