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伦坡)-人权观察在今日的报道中称:斯里兰卡政府应多做努力,以保护流徙到中东做家务工人的妇女,使其免遭劳力剥削和暴力。超过六十六万的斯里兰卡妇女在国外做家务工人,将近百分之九十在科威特,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 这些国家缺乏对家务工人的标准法律保护。

一份一百三十一页的报道, “ 无保护的出口工人: 对在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黎巴嫩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工作的斯里兰卡家务工人的虐待, ” 记录了在迁移过程中的每一步,家务工人所遭受的严重虐待。它也揭露了斯里兰卡政府和中东的政府如何未能保护这些妇女。这篇报道的根据是一百七十个在斯里兰卡和中东进行的对家务工人、政府官员和劳工招聘人员的采访。

“斯里兰卡政府欢迎这些妇女寄送回家的钱,但对于令她们免遭虐待却很少作出努力,”人权观察妇女权利部研究员和这篇报道的作者詹尼弗.特纳说。“对国内招聘人员的薄弱管治和国外领事保护的缺乏使斯里兰卡工人更易受到暴力和剥削。”

与其它输出劳工的亚洲国家例如菲律宾相比,斯里兰卡对出国工作的公民保护很少。政府没能有效地监视和管制斯里兰卡的招聘代理人及二级代理人的滥权行为。它的领事官员对因没得到工资或遭虐待而求助于他们的家务工人提供很少帮助或不帮助。返回斯里兰卡的家务工人面临着投诉困难,在国际机场附近政府为到达的家务工人设的避难所里,他们只能接受到最少的服务。

人权观察发现,斯里兰卡的劳工代理人收取过高费用,使流动工人负债累累,而且对她们的工作提供不正确的信息。出国后,家务工人通常每天工作十六到二十一个小时,没有休息间歇,没有休息日,工资极低,每小时仅十五到三十美分。一些家务工人告诉人权观察,她们受到强制监禁、剥夺食物、遭受身体和言语的虐待、被强迫劳动、遭到性骚扰和雇主的强奸。

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黎巴嫩和阿联酋的劳工法绝对性地否认流动家务工人有基本的劳工权利,比如每周一休,工时限制,带薪假期和劳工赔偿。科威特和阿联酋的家务工人虽然有专用于家务工人的工作合同,但她们受到区别的和更弱的保护。

“法律保护的空白和司法障碍意味着很多被虐待的回国的斯里兰卡妇女没希望得到赔偿,” 特纳说。“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和黎巴嫩的政府应起诉虐待家务工人的雇主。他们须要对违法的雇主和劳工代理人加以有意义的刑法的和民事的制裁。”

人权观察对斯里兰卡政府进行的几项重要改革表示欢迎。政府七月宣布:改革包括流动工人退休金计划,对回国流动工人的免费医疗。

人权观察号召斯里兰卡政府采取更多行动。它号召国外就业促进部在未来的流动工人迁移前对她们提供培训和她们权利的信息,并监视和管制劳工代理人和二级代理人。外交部应改善领事馆对处于危机的家务工人的服务。对回国的家务工人,政府还应改善投诉机制和提供更好的服务。

人权观察敦促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黎巴嫩和阿联酋对流动工人提供标准劳工保护,改变使工人不能轻易换雇主的移民法,确保遭受虐待的工人能得到赔偿。

报道中提到的家务工人的见证节选:

“我欠债三万卢比 (美元二百六十六元) 。二级代理人说,如果我要出国就得给他这笔钱。那时我没意识到有我可以直接去的代理,不需用二级代理。…我们用母亲的地和房子做为抵押。如果我不还借的钱(招工费)和利息,他就可以把房子拿走。... 虽然我对工作了两年半的地方不满意,可我必须还债和利息,回到斯里兰卡的话我就不可能(赚足够的钱)还债。”
-蝉缀卡H. (不是她的真名),年龄二十七岁,前迪拜家务工人,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

“即使我凌晨三点半才睡觉,我也得凌晨五点半起床。…我得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有时候凌晨三点。…有一次我告诉雇主, ‘我和你一样是人,我需要休息一小时。’ 她告诉我说, ‘你是来这里工作的;你就像我的鞋,你必须不知疲倦地工作。”
-库玛瑞.英达尼(在要求下的真名),二十三岁,前科威特家务工人,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

“有一年零五个月,(我)没有得到工资。我要钱,他们却打我,要不就用刀砍我,或者烧我。他们烧伤了我的一条胳膊,还用刀砍。我背上有斑点。我浑身疼。我全身都被打。他们抓住我的头,向墙上撞去。每次我要工资,就会有一场争斗。”
-坡娜玛S(不是她的真名),五十二岁,沙特阿拉伯家务工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