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ary Clinton, Donald Trump, the White House

美国大选与人权

Clinton, Trump and the White House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引发了众多有关人权议题的争论──从酷刑到带薪家庭照顾假、移民到警察执法──都是人权观察长期关注的事项。随著投票日逐渐接近,本组织专家将在此探讨某些广受争辩的,或下任总统必须优先解决的关键议题。

美国加密领导地位动摇

一年前的今天,超过十万人联署请愿,要求欧巴马政府公开支持高级数据加密,并鼓励世界各国政府跟进。

如今欧巴马总统的任期只剩几个月,仍迟未采取行动,导致全球数据加密的领导地位出现危险的真空状态,下任总统必须加以填补。

人权护卫者、记者和亿万网民全都仰赖数据加密,保护自己免于监控和网络犯罪。苹果和WhatsApp等网络业者也为保护用户而提供加密服务,连业者本身也无法读取我们的数据。

近两年来,联邦调查局(FBI)不断妖魔化这些公司,声称加密保护阻碍调查恐怖主义和其他重大犯罪。FBI企图获取所有加密信息,不惜强迫科技业者在其加密技术中保留“后门”,使所有用户的网络安全大打折扣。尽管欧巴马政府已于2015年宣布不会基于FBI的要求寻求立法,但2016年2月苹果公司遭一名美国法官下命强行破解一支加密iPhone,导致争议再起。

虽然FBI最后不靠苹果公司协助即自行破解该手机数据,该案仍广受全球密切关注。

法国、德国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等国正在检讨其加密政策,美国的立场将为全球树立重要先例。

两大党总统候选人都提到加密问题,但他们政见的细节──及其对隐私与安全的意涵──仍混沌不明。唐诺・特朗普批评苹果拒绝FBI要求,呼吁抵制苹果商品。他还说,美国应“局部关闭互联网”以免被ISIS利用,并应“渗透网络”收集该组织情报。特朗普并未说明他打算如何办到。

希拉里・克林顿拒绝“错误地在隐私利益和保护美国安全之间择一”,支持成立“全国数字安全与加密委员会”。她先前表示,她不会立法强迫业者装置后门,但将呼吁打造网络科技版的“类曼哈顿计划”以寻求解决方案。她还提议以“情报强蒐”(intelligence surge)强化反恐工作,并期待网络业者合作监视社交媒体。

下任总统不应忽视几乎获得数字安全专家一致同意的观点,即加密后门将削弱网络安全,却无法阻止执意犯罪者利用加密技术。他或她应当强化美国在数字人权方面的领导作用,在全世界促进高级加密技术。

肯定并扩展LGBT权利

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群(LGBT)近年在美国大有斩获,包括废除从事军职的歧视性限制,为联邦政府劳工及合同工建立不歧视保障,以及承认宪法上的结婚权。在目前竞选活动中,克林顿特朗普言当选后将为LGBT人群执言。然而,两位候选人在电视辩论时都没有被问到LGBT权利,但他们应该受到质问──毕竟它是个关系重大的议题。

下任政府将有权展延或撤销欧巴马政府有关LGBT权利的行政命令,包括联邦政府劳工及合同工的不歧视保障,以及跨性别人士在就业、住房、医疗与公共设施方面的一整套保障规定。据人权观察记录,对于保护美国学校中的跨性别青少年,以及消除美国移民居留所虐待跨性别女性,这些联邦保障措施十分重要。

下任总统也可以发挥作用,确保国会通过关键法案,包括:禁止在就业、教育、住房、公共设施、信用与陪审团选择方面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认同歧视的《平等法》(Equality Act);遏止霸凌歧视LGBT青少年的法案;以及支持包容LGBT的全面性教育的立法。

总统职位可以为影响美国国内外LGBT社群的各种问题提供有力的讨论平台。候选人应说明他们是否及如何有计划解决LGBT青少年无家可归比率偏高问题,禁止所谓的“转化治疗”,改良对跨性别人士的法定性别认定程序,解决有色人种跨性别妇女遭暴力对待比率偏高问题,使人人都能取得和负担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预防、治疗和照顾,以及加强美国外交政策与LGBT人权的整合。

关于LGBT权利还有非常大的改善空间,我们应该要求各候选人说明他们将如何持续推动这方面的进步。

为关塔那摩的未竟之业划下句点

2009年正式上任第一天,美国总统欧巴马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下令一年内关闭关塔那摩湾美军拘留所。然而,八年过去了,欧巴马的任期仅剩不到四个月,这座监狱仍然照常运作,里面还关著61名囚犯,大多未被起诉任何罪名。

多年来,关塔那摩已成为美国声誉的一大污点,也是全球不公不义的象征。可是,两大党总统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很少提到它,他们和他们的竞选搭档也从未在电视辩论中被问到此事。

三角洲营区的大门,关塔那摩湾美国海军基地,关塔那摩湾。   © 2007 路透社

欧巴马今年2月向国会提交了一项关闭关塔那摩拘留所的计划。该计划呼吁将部分囚犯送交联邦法院而非军事法庭起诉,同时允许将部分囚犯送往美国领土继续羁押。人权观察支持将囚犯移送美国领土并在联邦法院受审,因为设于关塔那摩的军事法庭体系并不符合公正审判国际标准──但我们反对不经审判继续拘押囚犯。

未经控罪而把人监禁在关塔那摩,违反国际法禁止无限期延长拘押的规范。下任总统有义务终结这种做法,不论在关塔那摩或在美国国内。仍在押的61名关塔那摩囚犯,若未被移送联邦法院起诉,就应当被释放回家或前往第三国。

美国如何谈论移民与犯罪

这次美国大选的热门议题之一,就是未经许可移民的问题,以及他们对美国的犯罪率造成多大影响。

唐纳德・特朗普一再呼吁立即遣返有犯罪前科的移民,以及加强移民执法。他说这是防范恐怖分子和危险罪犯、保护美国公民安全的必要措施。

罗兰・史尔温(35岁)、其妻裘蒂(30岁)和他们的大儿子合影。除罗兰外,两人均为美国公民。生于海地的罗兰,7岁便成为美国合法永久居民,却仅因一次驾车肇事就面临永久驱逐出境的处分。

希拉里・克林顿极力在移民问题上与特朗普切割,承诺“人性”执法,但同时她也承诺要致力“遣返那些对公众安全构成暴力威胁的人士。”

将移民和犯罪混为一谈的论调,既不正确且非常危险。许多研究早已揭穿移民增加导致犯罪增加的迷思。许多地方执法机关鼓励社区居民──不分移民地位──举报犯罪,相信这是保护民众安全的最佳法门。环顾世界,各国民选官员和政客也经常发出同样论调,伴随而来的却往往是排外暴力的上升。

美国移民制度原本就对带有犯罪前科的移民──甚至绿卡持有人──施加极端严峻且毫不容情的后果。移民可以因为很广泛的犯罪行为遭到强制拘留和遣返,包括轻微的药物犯罪,即便执法官员和决策者已逐渐接受这类犯罪的处罚应予减轻而非加重。拘留遣返不仅损害移民本身,也打击到他们的美国籍亲属

犯罪防治是值得严肃讨论的重要议题。下任美国总统可以持续致力刑事司法改革,帮助制定有效政策,而非以移民为替罪羔羊。

水污染问题岂止佛林特市

密西根州佛林特市的用水危机,引起两党候选人关注,但任一方都不见得真正了解这个问题对全国的影响有多大,也都没有提出解决方案。

  “以前是佛林特生产汽车,墨西哥的水不能喝,”特朗普两周前在佛林特演讲时说。“而今,汽车在墨西哥制造,你不能喝的水来自佛林特。”

 “当黑人占多数的密西根州佛林特市,竟让孩童们使用被铅污染的水来解渴、洗浴超过一年,确保所有美国人享有乾净的空气和水就不再只是个健康议题,”希拉里2月时说。“它是一个民权议题。”

但佛林特的危机,尽管有成千上万儿童曝露于铅毒而官员仍否认问题存在,其实只是冰山一角,也是对下任总统的一个警示。佛林特铅水事件──加上政府未能及时向公众揭露信息──是一个人权灾难,它需要国会采取断然行动,而非任其在两党吵嚷中悬而不决

然而,下任美国总统将要面对全国各大城市因自来水和污水处理系统老化而产生的问题。2013年,美国市长会议(US Conference of Mayors)曾发出警告,为维护老旧输水系统和服务的必要投资,代价十分高昂,而且若将财政用于这些投资,利率和税负均将激升,使老年人、贫民和中产阶级蒙受不成比例的损失。市长会议乃呼吁,“用全新眼光看待地方可支持性(local affordability)以及国家水资源政策。

美国尚未承认水是人权。但人民权利所受到侵害显而易见。两党候选人必须放眼全国,在确保饮水安全的同时,不增加贫穷家庭的负担。否则,最弱势人群──社区中的儿童──的健康将陷入危机

使警察为过度使用武力负起责任

在警察开火屡爆争议的这一年,周一的总统候选人辩论会前夕,又发生两起更为悲惨的命案。

泰伦斯・克拉契(Terence Crutcher)于9月16日在奥克拉荷马州图尔萨市遭警察击毙。据现场视频,克拉契被枪击时显无武装且双手高举过头。开枪的警员被控过失杀人罪

四天后,基思・莱蒙特・史考特(Keith Lamont Scott)在北卡罗莱纳州夏洛特市被警察枪杀。警方指称他携有武器;但他的家人反驳指控。夏洛特市民自周四起持续为这起枪击案示威抗议

特朗普表示,他对克拉契遭枪杀案感到“十分担忧”,希拉里则发出推特说枪杀克拉契是“不可容忍的”。

两位候选人在周一辩论会上可以好好说明,他们有什么实际可行的计划,解决围绕这些枪击事故的广泛议题。无论谁在11月当选,都必须克服美国警察滥用武力乃至时常夺走人命的问题。警察人员的暴行很少被究责,被害人则常常是黑人。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主要在于各州和地方层次。但新总统也能采取一些重要措施。其一是加强改善警察人员的种族偏见。“警察拦检那些人,只因为他们是黑人,”一名密苏里州佛格森市妇女对人权观察这么说,当时正值2014年抗争高潮时期,他们的诉求得到全国基层社区广泛关注。解决警方种族定性(racial profiling)的提案已多次提交国会,但均遭否决

透明性是个大问题。我们仍然无法得知,每年有多少人被警察杀害,或其中黑人所占比例,因为美国政府还找不到正确追踪这一数据的方法。新总统可以投入更多资源蒐集这一数据,并以更好的诱因鼓励执法单位追踪和分享这一数据。

最后,追究执法单位不当使用武力的责任,是一项长期的挑战──人权观察曾在1998年发布美国14个城市在这方面遭遇的困难。近20年后,同样的障碍仍在。各州和地方政府有责任向警方问责,国会则可协助司法部加强调查警察渎职、将加害者绳之以法。

选票上的死刑

死刑并未成为此次总统大选议题,部分原因是两名主要候选人都支持维持死刑。

希拉里支持对涉及恐怖主义的特定犯罪判处死刑,也支持司法部对迪兰・卢夫(Dylann Roof)──2015年6月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镇伊曼纽尔非裔卫理圣公会教堂滥杀案的嫌疑人──求处死刑。特朗普则说,他支持把任何杀害警察的人判死刑。

但尽管候选人同声支持维持极刑,死刑议题仍活跃在两个关键州:加利福尼亚和内布拉斯加。

加州选民将对两项死刑相关措施进行公投:提案62号,废除加州死刑;提案66号,加速死刑案上诉程序,实际上即是加快执行处决。以公投废除死刑的尝试曾在2012年铩羽,当时维持死刑的选项获得52%选票

内布拉斯加州选民将投票决定维持否决州议会废除死刑的决议。如果州议会决议遭否决,内布拉斯加将成为美国21年来第一个废除死刑后再度恢复的案例。

美国的处决人数正在下降──今年至今有15人,大部分集中在德克萨斯和乔治亚两州。这是1991年以来最低的数字。仍有三十个州允许判处死刑,但2016年只有五个州执行处决。

人权观察无条件反对死刑,因为它做为一种特别残酷且不可回复的刑罚,与人性尊严无法相容。这种刑罚已被世界各国普遍拒斥。事实上,每年处决数量绝大多数集中在仅仅五个国家:沙特阿拉伯、中国、伊朗、巴基斯坦和美国。

虽然废除死刑在本届总统大选尚未激起讨论,但以州为单位朝向废除死刑或进或退的攻防,仍将在11月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