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泰國「壞學生」為民主和變革起而抗爭

發表於: The Washington Post
High school students salute with three-fingers, symbol of resistance during a protest rally in Bangkok, Thailand on Saturday, September 5, 2020.  © 2020 AP Photo/Gemunu Amarasinghe

空氣中充滿著興奮和希望,當我站在曼谷教育部大樓門前,身邊有數百名中小學生,他們大多身穿制服,有些只有10歲。他們忙著幫彼此在頭髮或手臂上紥上白布條,戴上口罩以防身分曝光和新冠病毒傳染,用膠帶把綉在制服上的姓名遮住。準備停當後,他們列隊走上街道,舉起電影《饑餓遊戲》中的三指敬禮手勢。

這些孩子,泰國政治異議人士中戴著口罩登場的新血,反諷地稱呼自己「壞學生」,因為他們拒絕服從他們認為無理的社會階層制度,以及課堂上老師和校方行政人員的惡形惡狀。

這群「壞學生」呼籲終結對參與民主運動學生的一切形式騷擾,廢除落伍的不當校規,以及有學生充分參與的教育改革。

學生們告訴我,他們認為學校是他們人生中最早經驗的獨裁體制,它的結構由上而下,運作全然不合理。學校教職員的威權主義文化,從服裝到頭髮長度巨細靡遺的落伍規定,對LGBTQ學生的歧視,死板的填鴨式教學方法——全都是問題。「壞學生」們認為,他們的校園改革抗爭是整個泰國反抗威權統治的政治抗爭的一環。

這是現在泰國各地每一場民主運動都會見到的場景,初中和高中學生走在示威人群中,甚至上台演講。他們還在自己的校園裡舉辦集會,或者走上街頭,包括8月16日在曼谷市中心民主紀念碑舉辦至今最大規模的民主集會。當天,成千上萬的和平示威者呼籲解散國會、制定新憲法、確保尊重言論自由及其他人權,還有或許最具爭議的——改革君主制度,削減國王哇吉拉隆功的大權。

雖然「壞學生」堅定要求學校和政府對其訴求作出回應,但他們的集會總是洋溢歡樂氣氛。我在場的那天,孩子們唱著由日本卡通主題歌改編的抗議歌曲,例如《哈姆太郎》,或者一齊手舞足蹈地即興諧擬學校運動會,穿插譏諷政府官員的主題或歌詞,鼓動其他孩子出來加入。

這些孩子不僅創意十足,更是勇氣破表。他們的活動只靠極少預算,有點沿途化緣的味道。但他們一上社交媒體求助,捐款瞬間從四面八方湧進。隨著抗爭持續進行,我發現愈來愈多成年人——社運人士、家中長輩乃至老年人——走進孩子跟警察防線中間扮演保護角色。有些成年人志願充當糾察隊和急救員,其他人則送來食物、飲料、高音喇叭甚至流動厠所,支援孩子和他們的抗爭。

關鍵是這些成年人在支持和援助孩子們的同時,並無意霸佔舞台或干涉他們的訴求。「這些孩子是泰國的未來,」一名成年支持者對我說。「這是屬於他們的抗爭,我們要維護他們的安全和健康。」

總理巴育・占奧差的政府公開表示,已經下令所有學校允許學生表達政治觀點。但實際上,警察、軍方、教職員和地方政府官員仍在騷擾恐嚇學運成員,相關案件在過去一個月內就有數百起被舉報到教育部。許多公開抗議的學生面臨校規處分和退學的威脅。

為「壞學生」提供法律援助的泰國人權律師組織表示,有警察闖進學校威脅學生,對參加集會或「壞學生」行動的學生進行拍照和訊問,並且向學生家長施壓。亦有校方行政人員處罰在校園佩掛白絲帶、或在唱國歌時比出著名三指禮的學生。叻丕府有一名高中生甚至被控最高可處刑兩年非法集會罪

泰國孩子們要求民主改革的呼聲已逐漸在世界各地引發迴響。泰國當局應當確保抗爭學生的權利受到保障,允許他們和平發表意見而免於恐懼或威脅。政府應該傾聽孩子們的聲音。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