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泰国‘坏学生’为民主和变革起而抗争

发表于: The Washington Post
High school students salute with three-fingers, symbol of resistance during a protest rally in Bangkok, Thailand on Saturday, September 5, 2020.  © 2020 AP Photo/Gemunu Amarasinghe

空气中充满着兴奋和希望,当我站在曼谷教育部大楼门前,身边有数百名中小学生,他们大多身穿制服,有些只有10岁。他们忙着帮彼此在头发或手臂上扎上白布条,戴上口罩以防身分曝光和新冠病毒传染,用胶带把绣在制服上的姓名遮住。准备停当后,他们列队走上街道,举起电影《饥饿游戏》中的三指敬礼手势。

这些孩子,泰国政治异议人士中戴着口罩登场的新血,反讽地称呼自己“坏学生”,因为他们拒绝服从他们认为无理的社会阶层制度,以及课堂上老师和校方行政人员的恶形恶状。

这群“坏学生”呼吁终结对参与民主运动学生的一切形式骚扰,废除落伍的不当校规,以及有学生充分参与的教育改革。

学生们告诉我,他们认为学校是他们人生中最早经验的独裁体制,它的结构由上而下,运作全然不合理。学校教职员的威权主义文化,从服装到头发长度巨细靡遗的落伍规定,对LGBTQ学生的歧视,死板的填鸭式教学方法——全都是问题。“坏学生”们认为,他们的校园改革抗争是整个泰国反抗威权统治的政治抗争的一环。

这是现在泰国各地每一场民主运动都会见到的场景,初中和高中学生走在示威人群中,甚至上台演讲。他们还在自己的校园里举办集会,或者走上街头,包括8月16日在曼谷市中心民主纪念碑举办至今最大规模的民主集会。当天,成千上万的和平示威者呼吁解散国会、制定新宪法、确保尊重言论自由及其他人权,还有或许最具争议的——改革君主制度,削减国王哇吉拉隆功的大权。

虽然“坏学生”坚定要求学校和政府对其诉求作出回应,但他们的集会总是洋溢欢乐气氛。我在场的那天,孩子们唱着由日本卡通主题歌改编的抗议歌曲,例如《哈姆太郎》,或者一齐手舞足蹈地即兴谐拟学校运动会,穿插讥讽政府官员的主题或歌词,鼓动其他孩子出来加入。

这些孩子不仅创意十足,更是勇气破表。他们的活动只靠极少预算,有点沿途化缘的味道。但他们一上社交媒体求助,捐款瞬间从四面八方涌进。随着抗争持续进行,我发现愈来愈多成年人——社运人士、家中长辈乃至老年人——走进孩子跟警察防线中间扮演保护性的角色。有些成年人志愿充当纠察队和急救员,其他人则送来食物、饮料、高音喇叭甚至流动厕所,支援孩子和他们的抗争。

关键是这些成年人在支持和援助孩子们的同时,并无意霸占舞台或干涉他们的诉求。“这些孩子是泰国的未来,” 一名成年支持者对我说。“这是属于他们的抗争,我们要维护他们的安全和健康。”

总理巴育・占奥差的政府公开表示,已经下令所有学校允许学生表达政治观点。但实际上,警察、军方、教职员和地方政府官员仍在骚扰恐吓学运成员,相关案件在过去一个月内就有数百起被举报到教育部。许多公开抗议的学生面临校规处分和退学的威胁。

为“坏学生”提供法律援助的泰国人权律师组织表示,有警察闯进学校威胁学生,对参加集会或 “坏学生”行动的学生进行拍照和讯问,并且向学生家长施压。亦有校方行政人员处罚在校园佩挂白丝带、或在唱国歌时比出著名三指礼的学生。叻丕府有一名高中生甚至被控最高可处刑两年非法集会罪

泰国孩子们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已逐渐在世界各地引发回响。泰国当局应当确保抗争学生的权利受到保障,允许他们和平发表意见而免于恐惧或威胁。政府应该倾听孩子们的声音。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