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叙利亚,受困匈牙利

成千上万寻求庇护者,包括来自战火蹂躏的叙利亚难民,持续不断抵达匈牙利,找寻通往德国和其他西欧国家的途径。匈牙利引用欧盟法规,要求寻求庇护者在其到达的第一个欧盟国家申请保护,将他们拘押起来,或者拒绝他们继续向西欧前进。由于匈牙利的这种政策,数千人被困在布达佩斯东火车站,在人行道上打地铺,而匈牙利政府几乎不给他们提供任何人道援助。许多人仍然决心前往德国,因为该国宣布今年内将接纳至多80万名寻求庇护者。通往欧洲的路程布满各种危险,包括海难、受到偷渡集团无情剥削以及被警察虐待。欧盟各国政府应该采取行动,确保这些到欧洲寻求安全的人士有机会申请庇护并获得人道对待,为寻找避难所的人增设安全合法的管道,并由欧盟28个成员国分担接纳寻求庇护者的责任。 以下所有照片由人权观察研究员彼得・包卡特(Peter Bouckaert)和莉迪亚・高尔(Lydia Gall)摄于2015年8月31日到9月4日之间。

杰马尔・谭明(Jamal Tamin),49岁,来自大马士革附近的亚木克(Yarmouk)巴勒斯坦难民营,带着儿子卡利德(Khalid),8岁,在布达佩斯东站。他们想去德国,然后再把他太太和另外三名子女从叙利亚接来团聚。

阿里・达内尔(Ali al-Dahner),46岁,来自大马士革的叙利亚籍身障人士。他的儿子穆罕默德(Mohammed),20岁,一路用轮椅推着父亲或背着他穿过土耳其、希腊、马其顿和塞尔维亚来到匈牙利。他们希望继续前往德国。

瑞桑(Rezan)和马赫穆德(Mahmood)是来自大马士革的新婚夫妇。阿萨德总统今年8月对过往逃避兵役者颁布特赦令之后,马赫穆德收到当局征兵通知,于是他们逃离叙利亚。马赫穆德说,他不愿加入杀害叙利亚同胞的军队。

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东站偶遇这位来自阿富汗的小女孩,她刚领到一双新鞋,开心微笑。

阿里(Ali)医生,25岁,四年来在叙利亚萨拉齐伯(Saraqib)的一家医院“治疗伤员,还要从瓦砾堆挖出遗体。”两星期前,他亲眼目睹一位好友被叙利亚政府军直升机投下的桶爆弹炸死,于是决定逃亡。他希望到德国去继续学医。

艾薇丝达(Avesta),出生40天,躺在23岁母亲柔安(Rawan)的臂弯里。她在土耳其诞生,父母来自叙利亚库德族城镇科巴尼(Kobane),该城已毁于伊斯兰国(ISIS)和库德民兵之间的战斗。到达匈牙利以后,他们拒绝按指纹,于是和其他近百名寻求庇护者一起被警察关在一辆囚车里过了一夜,全家只靠一小瓶水解渴。

匈牙利和塞尔维亚之间最近修建的边界围篱上,挂着许多被铁蒺藜扯破的衣服。尽管有这些围篱,每天仍有千馀名寻求庇护者跨过匈牙利边界。

一位来自叙利亚的母亲从水壼倒水给哭闹的婴孩止渴。他们顶着炙热气温徒步两小时才到达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界。寻求庇护者必须面对非常艰苦甚至致命的旅途,尤其是其中的老人和幼童。

这家人刚逃出伊斯兰国控制的叙利亚拉卡市(Raqqa),等候匈牙利警方大巴将他们载往收容寻求庇护者的营区。穆罕默德,6岁(右),背着一个大背包。“很辛苦,不过我们可以应付,”他告诉人权观察说。“留在拉卡更糟 ,整天只有砍头、砍头。”

勒斯凯(Roszke)拘留所位于匈牙利的塞尔维亚边境,专门收容寻求庇护者。被关在里面的人向人权观察举报该处环境既不人道又不卫生,并说匈牙利当局完全忽视他们的人道需求。

匈牙利警察把寻求庇护者全部赶出布达佩斯东火车站之后,用人墙挡住车站入口。数千人被迫露宿街头,几乎没有得到匈牙利政府任何人道济助。

阿里・安塔尔(Ali Antar),来自叙利亚卡米什利(Qamashli),他和三名子女已在布达佩斯东站外露宿三天三夜。“还不如在叙利亚躲炮弹,”他对人权观察说。“在叙利亚,炸弹打到你,大不了当场没命。到了这里,我必须在孩子面前忍受千百次羞辱,生不如死。”

芮米丝・席哈尔(Ramis Shehal),30岁,带着六名子女中的五名逃出叙利亚荷姆斯(Homs),在布达佩斯东火车站外扎营度日。她的丈夫三个月前逃到挪威,他和孩子们希望前往团聚。她说有两个孩子已经因为车站的脏乱环境而染患急症。

贾马尔(Jamal)和他的姊姊瓦妲(Wahda),都是60多岁的叙利亚库德族人,来自叙利亚哈塞克(Hasakah),正在匈牙利边界上小憇。他们一路上没有其他人照顾,打算到德国投靠侄儿。

一群寻求庇护者,包括许多儿童,沿着塞尔维亚的荒废铁道走向匈牙利。他们一到边界就会被匈牙利当局拘留。

哈桑・莫罕默德(Hassan Mohammed),35岁,带着5岁女儿黛思宁(Tasneem),站在塞尔维亚和匈牙利边界。两个月前,叙利亚政府军空袭他们家乡,使他失去妻子和8岁的大女儿。因此,哈桑逃出伊斯兰国控制下的拉卡市(Raqqa),决心带着死里逃生的女儿到德国去寻求安全和更好的生活。

莎芭・卡尼法(Sabah Khanifa),35岁,和她介于1岁到10岁的六名子女,在塞尔维亚与匈牙利边界。他们来自叙利亚库德族城市科巴尼(Kobane),该城大部分毁于伊斯兰国和库德民兵之间的激烈战斗,他们的家也未能幸免。他正试图带孩子前往德国与一年前逃出的丈夫团聚。

莫哈默德・库萨(Mohammed Koussa),31岁,正在喂他9个月大的儿子嘉德(Jad)喝水。他们刚从塞尔维亚徒步两个小时抵达匈牙利边界。叙利亚政府今年8月特赦逃避兵役后再度开始征兵,他们一家于是逃出大马士革,以免莫哈默德被强征入伍。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