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萨尔玛・谢哈卜(Salma Al-Shehab)。 © 2022 Democracy Now

(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沙特阿拉伯上诉法院于2022年8月初将一名沙特博士生的刑期从6年大幅增加到34年,她的罪行仅仅是在推特上发言。此一判决据信为沙特女性因和平网路言论被判刑最重的一例。

2021年底,沙国专责反恐案件的特别刑事法院(Special Criminal Court)根据萨尔玛・谢哈卜(Salma Al-Shehab)发表的推文将她判刑六年。她对该判决提出上诉,自称不知道使用推特也能构成犯罪,而且她的帐号约仅2千名追随者,不足以“扰乱社会秩序与结构”。 2022年8月9日,上诉法庭却作出加重量刑的判决,理由是原本的量刑无法产生“克制与阻吓”的作用。

“即使在沙特阿拉伯,仅因和平言论把谢哈卜重判34年也是荒谬之至,” 人权观察华盛顿分部主任莎拉・雅格尔(Sarah Yager)说。“沙特当局显然自觉更有权力镇压一切异议,尤其是沙特女性。向来在外交上拉拢沙特王国的美、法等各国政府应该立即公开谴责这件判决。”

人权观察检视过的本案法庭文件显示,谢哈卜被依沙国反恐怖主义法判处有期徒刑,包括“支持他人煽动恐怖主义”8年,“透过推特追踪与转贴支持他人扰乱公共秩序、妨害社会安全及国家安定”10年,“创建网路帐号实施反恐怖主义法禁止之行为”5年,以及“散布虚假与恶意谣言”5年。

法院另依反网路犯罪法 “创建网路身分扰乱公共秩序”罪名判她1年。主审法官又动用裁量权再加5年刑期。除了总计34年的徒刑之外,法院还附带判处自刑满起34年的旅游限制,以及没收上网工具、关闭推特帐号等刑罚。

2021年1月,当局在谢哈卜返回沙特、即将再回英国之前几天将她逮捕。谢哈卜是英国里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医学院博士生,专攻口腔与牙科新技术,还有一年就要毕业。她育有两名子女,现年6岁和4岁。

上诉法院没有明确指出哪些推文促使谢哈卜被捕。人权观察检视谢哈卜现有的推特帐号,发现她过去四年的推文内容大多是家庭近况与沙特阿拉伯女性权利议题,没有一则涉及倡导或支持暴力。

沙特政府打压异议人士恶名昭彰,企图渗透科技平台或利用先进网路监控技术刺探异议人士动态的纪录斑斑可考。 8月稍早,美国加州将一名前推特员工定罪,因其未登记为沙特阿拉伯代理人,以及有关盗取私人数据的多项犯行。在此脉络下,人权观察先前曾呼吁谷歌暂缓执行在沙特阿拉伯开辟一个新的云区域(Cloud region)的决定,直到该公司制定出减轻人权侵犯损害的明确措施。

沙特政府也鼓励其他公民利用沙特手机应用程式Kollona Amn(意为“我们都是保安员”)参与网路监控。这款应用程式的用途在便利公民检举犯罪,包括网路“攻击”、“诽谤”或“侵入社交媒体帐号”。 《卫报》曾刊文指出,谢哈卜可能就是遭到Kollona Amn检举而被捕。 2020年11月,她曾贴出自己与另一沙特帐号交谈的截屏图片,对方宣称已用手机APP检举她,因为她的一则推文对沙特政府新签订的公共运输合约略有批评。

人权观察长期纪录沙特政府明目张胆滥用反恐怖主义法反网路犯罪法的模糊条文,迫使异议人士噤声的做法。恐怖主义的宽泛定义,为打压和平批评言论提供了便利。再者,反恐法破坏了正当程序与公正审判的权利,因为该法规定检察机关和国安首长有权逮捕拘禁人员、监察其通联与财务数据、搜索房产、扣押财物,不受司法监督。

里兹大学在声明中对谢哈卜案的最新发展表示“深切关注”。

人权团体忧虑,包括美国拜登政府和法国马克龙政府在内,有些国家给了沙特阿拉伯一张打压人权的空白支票。多位英国国会议员在推特上谴责本案判决,并批评英国政府未能采取行动要求“友邦与盟国”对人权负责。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他们正在“研究”本案,并在记者会上表示“行使言论自由以倡导女性权利,不应成为犯罪。” 然而,许多人将拜登总统7月访问沙特阿拉伯之行视为沙特王储萨勒曼的胜利,并指责他未能履行承诺,阻止对言论与和平集会结社自由的打压。

7月底,马克龙在巴黎艾丽舍宫宴请萨勒尔,这是对沙特阿拉伯以侵犯人权为由的外交孤立已告一段落的另一指标。

“沙特女性因为偶而在社交媒体发文就被判刑34年,是沙特领导层在脱离外交孤立后加强对内镇压的明确指标。由谢哈卜案令人发指的判决可见,沙特当局正在倾全力打压所有一切异议,” 雅格尔说。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最多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