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六四未获正义,侵权变本加厉

镇压31周年,国内压迫日甚,祸延全球

  People fill Tiananmen Square in front of the Mausoleum of late Chinese chairman Mao Zedong and the Monument to the People's Heroes in Beijing, on May 17, 1989.   © File photo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当为1989年6月4日前后屠杀不明人数的民主运动和平示威者承担责任。有关当局应停止一切骚扰六四死难者家属、悼念人士及审查相关讨论的措施。

“中国政府从未在国内或国外为六四屠杀付出代价,导致它敢于任意拘押上百万人、压制公民社会并削弱国际人权法律与制度,” 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各国政府必须采取更强硬措施,施压北京承认以往过错,停止持续侵犯人权。”

和往年一样,在六四周年之前几个星期,当局便在全国高度警戒,严防纪念六四的活动。由六四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包括同在六四失去爱子的张先玲(82岁)、丁子霖(83岁),悉遭警方软禁或限制行动及通讯。还有多名维权人士,包括高瑜、胡佳、查建国和齐志勇,也被警察软禁在家,不准他们与外界联系或在社交媒体发文。

最后一位因参与八九民运系狱人士已于2016年10月获释。但许多当年参加示威、出狱后持续抗争的人又再度坐牢。其中之一是著名维权人士及人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他在2019年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名判刑12年。作家刘贤斌和陈西分别于2010、2011年被捕,同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

因纪念六四于2019年被判刑三年半的陈兵,已于2020年1月刑满出狱。陈兵的孪生兄长陈卫以“煽动颠覆罪”服刑9年后,亦于2月出狱。两兄弟持续受到有关当局骚扰与限制行动。

中国国内的高压严控,已使悼念六四屠杀日益困难。然而,旅居加拿大、德国、台湾、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中国民运人士照常举办座谈和纪念活动。最近,有些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因为参加海外华人主办的线上活动而受到警察骚扰。

30年来第一次,港澳两地都将无法举办六四晚会。这两个前殖民地的晚会都以新冠疫情为由遭到禁止。往年香港六四晚会均有数以万计市民出席。港、澳皆曾获允高度自治,但近年来对两地居民基本权利与自由的尊重显著降低。

中国政府持续漠视国内外为六四要求正义的呼声,美国政府因六四屠杀而实施的各项制裁,多年来已逐渐减轻或被规避。国际社会面对屠杀及后续镇压无法形成广泛而有意义的应对,助长北京变本加厉侵犯人权,包括持续大规模拘押估计达一百万的突厥裔穆斯林,掩盖新冠病毒疫情长达数周,以及最近违背《基本法》直接实施港版国安法。北京不但不承认也不改善本身坏到极点的人权纪录,还企图摇身变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龙头老大。

六四屠杀所结束的是一场和平集会,学生、工人和市民从1989年4月开始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中国其他城市,呼吁言论自由、问责和终结腐败。政府于1989年5月下旬以宣布戒严回应日渐激烈的抗议。

6月3日至4日,解放军开枪击毙不明人数的和平示威者及旁观群众。北京部分市民袭击运兵车队,焚烧装甲车,以报复军方暴行。屠杀结束后,政府实施全国扫荡,以“反革命”和扰乱社会秩序、纵火等罪名抓捕数千人。

中国政府从未承认屠杀责任,也没有将任何涉及杀人的官员移送法办。它既不愿对事件进行调查,也未曾公布被打死、打伤、强迫失踪和判刑监禁人员的数据。以死难者家属为主体组成的非政府组织天安门母亲,记录了202名在北京及外地参与民主运动遭镇压死亡人员的详情。

习近平政府应当纪念1989年六四事件31周年,解决与六四有关的人权侵害问题。具体而言,中国政府应当:

  • 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的自由,停止骚扰和任意拘押对六四官方说法提出质疑的人士;
  • 会晤天安门母亲成员并向他们致歉,公布死难者名单,给予死难者家属合理赔偿;
  • 容许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开的调查,并尽速向民众公布调查发现与结论;
  • 允许因1989年事件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不受阻碍返国;以及
  • 调查所有策划或下令非法使用致命武力攻击和平示威者的政府和军方官员,并予适当起诉。

“尽管面临极为严厉的迫害,中国各地人权行动者仍坚持八九民运精神,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 王亚秋说。“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作他们的后盾,向他们学习,挺身抵制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行为。”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