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休士顿火箭队总管莫雷(Daryl Morey)在推特发文惹起尘埃后,洛杉矶湖人队和布鲁克林篮网队热身赛前夕,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门前的活动看板被员工移走。

© 2019 Imaginechina via AP Images

NBA向来以捍卫人权自我标榜,不管是驳斥洛杉矶快船队老板的种族歧视言论,或是因为北卡罗来纳州决定限制跨性别人士自由使用厠所而取消夏洛特主办明星赛。NBA球星们曾为各种不同议题发声,诸如枪枝管制警察滥权特朗普的仇恨言论。联盟本身的成功也要归功于尊重差异和全球关怀。但为了进军中国的巨大市场,NBA能否坚持原则正在受到考验。

如所周知,休士顿火箭队总管莫雷(Daryl Morey)上周五在推特上发帖:“为自由奋战。支持香港。” 他指的是香港示威者为了捍卫本地自由与法治而抗议北京的威权压迫。

中国方面立即炮火四射。官方英文《中国日报》抨击莫雷的推文“不负责任且昧于事实。”前火箭队球星姚明主掌的中国篮球协会宣布将暂停与火箭队合作。央视和腾讯,后者是NBA官方媒体合作伙伴并签有五年15亿美元转播合约,也表示将停止转播火箭队赛事

NBA第一时间的反应模棱两可。一方面,NBA肯定人人享有“对其所关心事物表达观点”的权利,总裁萧华(Adam Silver)并表示,“作为一个奠基于价值观的组织”,NBA“在能够行使个人言论自由方面”支持莫雷。

另一方面,NBA又试图与莫雷的推文切割,说他的推文“不代表火箭队或NBA,”并且在NBA官方微博发表的中文版声明中称之为“不当言论”,对它“感到极其失望。”

莫雷则已删帖并表示悔意:“我不是故意用我的推文去冒犯火箭队球迷和中国友人。我只是针对一个复杂事件,根据单方诠释,抒发一点想法而已。”

而后事件升级。不满NBA没有对其言论审查彻底低头的央视和腾讯,宣布将暂停NBA季前赛的现有转播安排。据NBA说法,2017-18赛季有6.4亿中国人观看比赛,牵涉利益巨大。

周二上午,萧华加码发表更强硬的声明。他说:“长期以来,平等,尊重和言论自由的价值观已经定义了NBA,并将继续如此。” 然后他解释说:“NBA不会去管制球员,职工和球团拥有者可以或不可以说什么。...我们就是不能那样做。”

考虑到中国政府的人权记录,包括禁止独立工会和政治操控司法,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必须做到尽职调查,以免成为侵犯人权的共犯。有些公司就因为没有做好而名誉扫地,例如雅虎交出异见人士的名字使他被判处十年重刑,或者美国遗传科技公司赛默飞世尔(Thermo Fisher)将DNA测序仪卖给中国警方,用来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人强制收集生物数据。NBA也因在新疆成立篮球训练中心而饱受訾议。北京在新疆地区建立了高度侵犯性的监控国家机器,并且任意拘留约10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进行强迫思想灌输。

但是,中国当局愈来愈肆无忌惮地利用中国的经济力量以及左右本国企业的能力,将北京的观点强加于海外人士。相对地,许多公司一再屈服于这种压力。

国泰航空公司威胁员工,如果他们支持或参与香港的抗争活动就会被解雇。奔驰汽车(Benz)在社交媒体提到达赖喇嘛,其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立刻出面道歉。万豪(Marriott)酒店的社交媒体经理被开除,只因他在推特上按赞一则称赞该饭店网站将西藏列为“国家”的帖文;万豪并誓言“这种错误绝不容再发生。”

普华永道(PwC)否认与香港报章上支持民主抗争的广告有关,该广告据说是由四大会计事务所的部分员工集资刊登。美国鞋类品牌Vans的年度设计竞赛,将一件描绘香港抗议活动的作品剔除。好莱坞也越来越常审查电影内容是否刺激北京,例如在《捍卫战士》(Top Gun)续集中将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夹克上的台湾国旗拿掉

在此同时,中国政府正在不断精进监控工具,并将国内一种新型社会控制机制延伸到外资企业。2018年,中国民航局发函威胁美联航,达美航空和美国航空等美国主要航空公司,若不屈从中共要求将香港,台湾和澳门列为中国一部分,就要将它们的“社会信用”系统评级调降为“失信者”。

问题不只在于中国大陆的审查制度,而在于中国企图支配全世界的人如何说话。问题在于它企图以经济排斥为要胁,强迫我们在论述上自我设限,避免任何可能触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内心深处不安全感的事情。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挥作用,决定这些企业是否屈服于北京的勒索。如果消费者选择尊重言论自由的品牌,如果股东要求有原则的应对,如果员工坚持公司必须维护其价值观,就可以让这笔账算起来没那么简单。

但说到底,每家公司必须决定自己的立场。中国市场永远是那么诱人,但企业为维护市场份额牺牲原则能否有个限度?能否在价值观上守住底线?

在起初的踌躇之后,NBA似乎站到了言论自由这一边。希望它能坚持住。这样无疑要付出经济上的代价,但感到痛苦的不会只有NBA。数百万中国球迷也可能被剥夺了观看世界最精彩篮球赛的乐趣。

可悲的是,在北京现任政府领导下,中国球迷们对此事没有多少发言权。如果想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都能坚持言论自由的原则性立场,也许就能让中国民众能自由发声的那一天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