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成群结队抵达开罗市中心,高呼反政府口号,2019年9月21日摄于埃及开罗。

© 2019 路透社/Mohamed Abd El Ghany

(贝鲁特)-埃及当局自2019年9月20日反政府示威爆发后展开全国扫荡镇压,被捕人数近2千人。当局只承认逮捕1千人。

有关当局已屏蔽新闻和政治性网站,并干扰其他抗议人士赖以联络和记录政府暴行的网络服务。当局应坚决维护和平集会权利,允许举行示威活动,在使用武力之前先以非暴力手段应对,并采取措施预防对立示威者之间的暴力冲突。政府应释放所有仅因和平行使权利而被捕人士,并应停止干扰新闻网站和互联网服务。

“政府大量逮捕并管制网络,似乎是为了吓阻埃及人参加示威活动,不让他们知道国内正在发生什么事,”人权观察中东和北非区主任惠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全国性镇压抗议活动,显见塞西总统惧怕埃及人民的批评。”

抗议群众呼吁遏止贪腐,并要求塞西下台。流亡西班牙的前军方承包商穆罕默德・阿里(Mohamed Ali)在脸书上传视频指控政府收贿,广泛流传后引发示威行动。他号召群众9月27日再次上街。

人权观察指出,这次大逮捕可能是2013年底以来埃及政府最大规模的一次扫荡行动。安全部队大幅升级大规模逮捕行动,据埃及人权组织报道,自9月20日以来已有约2,000人被捕。埃及经济与社会权利中心表示,其中至少977人已遭检察官下令羁押“等候调查”。另有920人显然也是因为涉及示威被捕,目前仍被安全部队隔离拘押,尚未送交检察官讯问。还有许多政治人物和新闻记者被政府顺势逮捕。

据人权律师报道,在押人员包括68名女性不明人数未成年人。一名律师告诉人权观察,已有多名在押人员获安全部队释放,包括数名儿童。

内政部9月26日发布声明表示,该部“将以最强硬坚决的态度,对抗破坏社会安定详和的图谋”。总检察长哈玛达(Hamada al-Sawy)在9月26日深夜十时许发出声明表示,检方自9月20日起已侦讯1,000名示威相关人员,但并未说明在押总人数。

部分示威者是在街上被捕,但有许多人是在示威后数天于家中被捕。政府在开罗、亚历山卓等城市主要街道和广场派驻制服和便衣安全人员,随机拦阻路人进行搜查和讯问,强制检查他们的手机内容和社交媒体帐号。据律师表示,有些人因为被查出手机存有反政府歌曲、标语或帖文而被捕。

被捕人士的律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多起案例,安全部队仅因“出现在不对的时间、地点”或手机存有批评政府内容就任意逮捕大批人员,事后再指控他们参加抗议活动。

有数百人被关在国家安全局黑监狱和中央保安部队(防暴警察)营区,这两个地方都是非法拘留场所,律师无法办理会见。一名律师告诉人权观察,这些拘留场所包括开罗及其周边Al-Darrasa、al-Gabal、al-Asfar和al-Salam等地的中央保安部队营区。

有两名律师告诉人权观察,当局拒绝这些地方的在押人员会见律师或家属。律师必须等到当事人被成批移送国家安全检察署后才能见到他们,该署检察官可以讯问人犯,并可不经法院迳行下令羁押。

依照国际法,有关当局应将在押人员迅速解送法官,通常应在48小时之内,对其羁押进行复核。埃及现行法与国际标准不合,国安检察官有权不经司法复核将嫌疑人羁押候审长达数月。

根据律师新闻报道,在押人员可能被控多种罪名,包括“加入恐怖组织”、非法集会和传播假新闻。

律师并担忧,有些在押人员被政府当局剥夺食物、药品和医疗服务,包括急需的癌症治疗和精神科药物。

政府和亲政府媒体将抗议活动描绘成外国情报机构穆斯林兄弟会和恐怖组织的阴谋。他们显然任意逮捕至少九名外国人──国籍分别为荷兰、突尼斯、苏丹、泰国各一人,土耳其两人,约旦三人。亲政府电视台主播安莫阿地布(Amr Adeeb)播出这些人“招认”在解放广场及其周边或开罗市中心持有相机并拍摄照片或批评政府。

政府还扩大对记者、律师和独立政治人物的骚扰。埃及人权组织表示,被捕人员包括多名正在协助在押人士的律师,例如马欣诺(Mahinour el-Masry)和萨哈尔(Sahar Ali),以及至少三名报道抗议活动的记者

据律师表示,安全部队于9月25日逮捕两位著名政治学教授哈桑・纳法(Hassan Nafaa)和哈泽姆・霍斯尼(Hazem Hosny),以及反对派人士和资深记者哈立德・达伍德(Khaled Dawood)。政府还逮捕各行各业二十多位着名反对派领袖和社运人士,例如左翼人士卡迈勒・哈利勒(Kamal Khalil)和伊斯兰主义者玛格迪・科克(Magdy Korkor)。据报道,前述记者和其他知名人士被指控的罪名与示威者类似。

新闻报道引述匿名亲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内政部国家安全局和情报总局已指示塞西支持者,包括亲塞西政党领导人和国企、机关和部委负责人,招集员工和支持者在9月27日表现对塞西的支持。有几位国家未来党(支持塞西的主要政党之一)议员社会名流呼吁当天在开罗东区希沙姆・巴拉卡特广场(Hesham Barakat's Square,原名Raba’a al-Adawiyya Square)附近举行支持政府的示威据报道,政府官员以免费交通和便餐吸引民众前往向军队和总统“致敬”。新闻报道还说,安全部队下令所有受政府控制的清真寺伊玛目利用周五礼拜讲道词表达支持政府之意。

据互联网监测组织报告,埃及当局对各种互联网服务和网站实施阻断或干扰。当局屏蔽了BBC阿拉伯语网站、美国自由新闻台(Alhurra News)和Facebook Messenger。互联网屏蔽监测组织Netblocks表示,从9月22日晚上开始,从埃及连接Twitter变得时续时断,几乎百分之40的用户在连接社交媒体平台时遇到困难。专家还说,当局封锁了两种加密通讯软件Signal和Wire。

在近期限制获取信息的措施之前,已有近600个网站(包括各大独立新闻媒体和人权网站)从2017年5月以后即遭屏蔽。例如埃及独立媒体(the Egypt Independent)、Mada Masr、al-Manassa和人权观察。

各界非常担心政府可能会关闭全国互联网和电信服务,就像2011年穆巴拉克政府回应抗争的措施,或是彻底屏蔽Facebook、Twitter等重要网站。这些措施将导致上千万美元的商业损失。埃及法院并未要求穆巴拉克或其官员对2011年削减电信服务负责,但律师曾向法院提供重大损失的证据

2016年7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谴责各国为防止或破坏在线访问和信息而采取的措施,并呼吁依据《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保护言论自由。在2015年《关于言论自由和应对冲突局势问题的联合宣言》中,联合国专家和报告员宣布,即使在冲突时期,动用“通讯系统‘锁死开关’(例如关闭所有通讯系统)[也]是绝对违反人权法的措施。”

人权观察再次呼吁埃及的盟邦,特别是欧盟各国和美国,停止对埃及的军事援助,直到该国政府不再严重违反国际法。有关政府应敦促塞西政府尊重示威者表达意见的权利,停止屏蔽互联网新闻和信息,并释放所有遭不公正拘留人士。

“塞西总统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与世界各国领导人谈笑风生的同时,他的安全部队正在违反作为联合国基础的基本人权原则,” 惠特森说。“世界各国领导人应当认识到,向侵犯人权的部队提供安全和军事援助不会给埃及带来稳定,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尊重埃及人民权利和自由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