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控喀什米爾斯里那加(Srinagar)實施安全管制,街道上幾乎杳無人跡,2019年8月12日。

© 2019 美聯社圖片/Mukhtar Khan

印度国会通过废除宪法赋予查谟-喀什米尔邦的特殊自治地位,以及将该邦划分为两个联邦直辖区以来,已有一周时间。喀什米尔居民大部分仍处於管制状态,当地领导人则遭逮捕;电话、甚至市话仍被切断,网际网路也被关闭。今天是开斋节,但当地喀什米尔穆斯林仍未获准参拜各大清真寺。

据报有些被捕人士家属无法联系亲人,当地医疗服务也发生问题。媒体报导安全部队以催泪弹和粒丸枪驱散抗议群众但遭政府否认。还有未经證实的报导称,大批社运人士和其他人持续遭到搜捕。

印度总理莫迪上周发表全国演说,承认通信与行动管制对喀什米尔居民造成不便,也承认反对政府修宪者不在少数,但他回应批评表示此举符合国家最佳利益。

印度查谟-喀什米尔邦原为穆斯林占多数的王国。自1947年以来,印度和巴基斯坦一直对其归属有所争论。1980年代末期爆发、受巴基斯坦支持的分离运动已夺走逾5万人生命。印度安全部队则以处决、酷刑和失踪等手段回应更多的侵犯人权行为绝非该区所欲。

印度当局不应继续采取高压管制,而应确保人权侵害得到司法究责,废除诸如《公共安全法》和《武装部队特别权力法》这些允许政府军逃避检控和处罚的侵权法律,停止在执行路检或搜索任务时粗暴对待喀什米尔居民。并应努力使所有流离失所者安全回家,包括1990年从穆斯林占多数的克什米尔山谷被强迫迁离的印度教徒。

更急迫的是,有关当局应立即释放政治犯,解除通讯管制,允许适当接触媒体和独立观察员,并下令军警人员尊重人权。

虽然国际法允许各国政府在特殊情况下暂时限制某些人权,但这不能成为新的“常态”。印度政府若不想对喀什米尔的紧张局势火上浇油,就必须赶紧收回强硬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