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铅中毒受害者的小小胜利

政府骚扰、环境法制缺陷阻碍司法维权

中国上海康花新村居民的血铅检测报告单,摄於2011年9月15日。上海城郊工业区里有许多这样的村落,村民指出,附近工厂和垃圾场导致家中孩童血铅超标。铅中毒的污染源一时难以查明,但该村南边有工业区,四周有玉米田、菜园和老旧农舍,多家化工、电池和电子工厂均近在咫尺。 © 美联社图片/ Eugene Hoshiko

因为儿童铅中毒控告当地化学工厂,缠讼四年後,中国湖南省衡东县七户家庭终於达成调解

被告的美仑颜料化工公司同意支付每户人民币4万元至9万元不等的赔偿金。这是中国铅中毒案走完初审、上诉等司法程序且最终调解成功的首例。

“我们走了好多路,受了好多苦。给孩子讨回这个赔偿,太不容易了!” 一名受害儿童的祖母接受官方媒体采访说。

原告律师戴仁辉说,今年9月达成的这次调解“有非常大的借鍳意义”,但社交媒体上却有许多人大骂,赔偿金额相较於“孩子一生健康受损”实在太低。

2014年6月,国营媒体报导,衡东县逾300名儿童血液含铅浓度超标。起初,受害家庭曾集体对该公司提告。但由於地方政府不断威胁,包括取消社保福利、开革亲戚在政府职位等等,大部分受害家庭中途退出

2000年代初期,中国各地曾传出多起群体铅中毒案件。人权观察2011年发布报告,纪录当局系统性剥夺受害儿童的健康权,包括限制血铅检测、拒绝提供治疗并对持续追查的家属和记者实施威胁骚扰。

近十年来,中国陆续出台环保法规,但与环境相关的健康影响评估制度迄未建立,有关污染责任与赔偿的法律或规章也仍付阙如。职是之故,受害者很难證明污染和本身疾患的关联,进而声请赔偿。中国法院不具独立性,也常导致地方政府的短期经济考量凌驾环境问题。

习近平主席曾誓言要领导世界对抗气候变迁,并宣称保护环境是其政府首要目标之一。中国政府的当务之急,就是停止骚扰环境污染受害者,并且为他们伸张正义。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