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新加坡对当地菲侨演说,2018年4月28日。

© 2018 路透社/Feline Lim

菲律宾新闻记者将在政府攻击下度过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菲律宾众议院草拟的新规则将授权国会,对于曾经“玷污”国会议员名誉的记者,禁止其采访国会新闻。记者及部分国会议员均谴责该规则草案条文含糊,恐有扼杀言论之虞菲律宾人多以拥有自由、甚至肆无忌惮的新闻界为傲,如此限制言论自由将令他们脸上无光。

这项限制措施是杜特尔特政府及其支持者对菲律宾新闻界系列打击的一部分,目的是钳制批判声音。该政府不但无情攻击对其“反毒战争”──自2016年7月迄今已夺走12,000人生命──问责的个人和组织,任何人只要非议政府都可能遭到报复。

杜特尔特经常公然煽动对新闻记者的敌意,甚至为记者遭受死亡威胁找理由。他目前主要打击对象是持续高调批评政府的新闻网站 Rappler。自2月起,Rappler记者就被政府列入黑名单,不许他们采访马拉坎南宫即总统办公室的消息。3月,政府又控告Rappler涉嫌逃税和诽谤罪。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对Rappler的股东结构进行调查,可能导致该媒体关门。

菲律宾政府打压的对象,还包括该国第一大报《菲律宾每日询问报》的老板。最近,政府又禁止媒体采访某岛屿度假胜地;上周则企图阻止已获认证的外国特派记者采访菲国参与新加坡东盟会议的情况。

菲律宾新闻环境愈来愈不友善,已经引起外界关注。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的《2018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去年菲律宾新闻自由在全球180国之间的排名已从第127位下跌到第133位。原因除了政府威胁和媒体管制,还有四名记者惨遭谋杀,使菲律宾成为对记者最致命的亚洲国家

对传媒自由的攻击,在世界新闻自由日招致强烈抗议。菲律宾记者传承了掀开政治黑幕、揭发贪污腐败和战地报导的传统,经常冒著生命危险捍卫菲国人民和民主价值。他们的事业需要各界为之后盾──包括菲律宾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