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荣寺五明佛学院僧舍区,中国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2015年7月23日。1980年代创建于偏远山区的这所佛学院,现为全世界最大藏传佛教学习中心,住寺僧尼达数千人。

© 2015 路透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对喇荣寺五明佛学院实施新的行政控制措施,有碍宗教自由。

根据人权观察取得的官方文件,该寺院于2017年遭拆除僧舍、驱逐僧尼(清人拆房)后,其管理、财务、安全、招生甚至教材选择等事务已由大约200名共党干部和普通官员全面接管。

“政府对喇荣寺的新控制措施公然违背中共的说法,即中国尊重受宪法保障的宗教自由,”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对西藏寺院的微观管理有碍宗教自由,而且可能激化对北京的不满。”

该官方折页(《喇荣寺五明佛学院院寺分离方案》明白卡)强调提升安全和管控僧尼,要求严格限制住寺人数,并在居民区建立“网格化管理”系统,对寺院居民实施持续监控。手册说,所有居民和访客都要办理“实名登记”,而且男性僧侣(学僧)须佩挂红卡、女性僧侣(觉姆)佩挂黄卡、一般信众则佩挂绿卡。

喇荣寺原本是西藏甚至全世界最大的佛学教育中心,但在2017年4月结束的八个月清人拆房行动之后,居民人数已减少到五千人左右。过去该寺一向由资深僧侣遴选藏族僧尼负责管理。政府接管寺院行政──官方文件称为“规范化”──可能造成比清人拆房更严重的影响。后一行动曾导致一群联合国专家于2016年11月要求中国政府说明实施驱逐的法律依据。

前述新文件是一份汉藏双语四页彩印的小册子,没有发行日期,显然是用来大量散发。它的结尾印着喇荣寺所在地四川省甘孜“自治”州党委书记刘成鸣的一句话,可见该小册子可能是由他的单位或主管喇荣寺的官员印发。

该文件在2017年8月或稍早发出,说明该寺院将划分为两区,中间以围墙隔开。其中一区为佛学院,居民不超过1,500人,以出家男众为主;另一区为寺院,居民不超过3,500人,以出家女众为主。

据人权观察取得,并在2016年6月发布的原始拆除命令指出,未来喇荣寺管理委员会成员应有五分之三是干部而非僧人。该方案去年8月付诸实践,当地政府宣布六名党政高级干部分别加入该寺院的两个管理委员会。包括甘孜州公安局副局长在内,这些官员全都具有中共党职,必须信仰无神论。

该新文件显示,不仅管理委员会,还有更多干部将被安插在寺院各部门、各阶层。他们将在大部分委员会和部门中占据近半职位,包括大多数领导职位。州公安局副局长将成为五明佛学院的党委书记兼校长,在他属下的七名副校长将有三名是干部。此外,为监管僧尼而设立的六个“片区管理组”也将由干部而非僧人领导。

根据该小册子,五明佛学院将成立新的科(室),分别负责宣教、“内保”、财务、教务和学员,其正副主管均由干部占一半,整个佛学院将有97名干部进驻。另据寺院信息源向人权观察证实,原寺院的另外一半即喇荣寺也将有至少同额的干部进驻。消息源说,寺院内正在兴建大楼,以供干部居住。

“喇荣寺被共党干部接管,足见政府并非仅以减少僧尼人数为目标,” 理查森说。“中国当局还想实施全方位管控,监视宗教社群各个阶层的一切活动。”

根据该小册子,五明佛学院尔后教学内容须以非宗教课程,例如政治,占百分之40。招生的首要原则是“政治坚定,认同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办学宗旨将纳入“拥护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维护祖国统一、促进民族团结、爱国爱教、持戒精修。”

喇荣寺原以聚集不同藏区僧尼共同学习为其特色,但新规定除特殊情况外将仅以四川藏区为招生范围。2008年以后,中国当局逐步在藏区各主要寺院实施同样限制,禁止各寺院接纳外地僧尼。根据前述文件可知,当局将采取措施阻止被清走的僧尼回流。

人权观察指出,中共此次介入喇荣寺的规模是前所未见的。2011年10月以后,位于喇荣寺以西较远处的西藏自治区所有寺院均已由干部工作队长期进驻,接管每一个寺院的管理委员会。报导指出,东部藏区也有部分寺院同样遭到接管。但从未听说任一寺院有如此大量的干部工作队进驻,甚或接管寺院的最低管理阶层。

喇荣寺的变化符合现行宗教政策,强调加强官方管理以确保政治稳定。政治上忠诚的僧尼可获公开表扬,包括“爱国守法先进僧尼”等头衔,乃至其他物质或社会利益。该文件的目标是将该佛学院“打造成正规化、法治化的现代宗教院校”,并提到要引入新而统一的制度,主要通过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网络来管理宗教培训、教材和课程内容,重新培训佛教僧尼。

以上计划显然是为了对宗教机构实施微观管理而非加以关闭,并培养出同时受到宗教教义和政治意识形态薰陶的新一代佛学教师,以便在藏区“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中国政府最近对喇荣寺实施的各种措施,显见其对宗教事务施展绝对控制的恶毒企图,” 理查森说。“它将立即威胁到每一个藏人的宗教自由,但长期而言也将威胁所有中国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