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017年12月13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新加坡政府利用过度广泛的刑事法律、压迫性的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严重限缩言论与集会自由。

“新加坡自许为现代化国家和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应为批评政府或评论政治议题而担惊受怕,”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长期以来对于言论和公共抗议加以直接或间接的限制,已使新加坡公益事务的论辩遭到扼杀。”

这份133页的报告,《‘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深入分析新加坡政府用来压制言论与和平集会的法律和规定,包括《公共秩序法》、《煽动法》、《广播法》、各项刑法条文和藐视法庭罪。报告内容根据34位公民社会活动人士、记者、律师、学者和反对党政治人物的访谈,以及新闻报导和政府官员的公开讲话,检讨新加坡当局如何利用相关法律条文限制个人的言论与集会权利。

人权观察曾致函新加坡总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外交部长和通讯及新闻部长,征询其对本报告内容的意见,但没有任何政府官员或机关给予答复。

人权观察指出,新加坡批评政府及司法机关,或对宗教和种族问题发表评论的人士,经常面临刑事犯罪或民事侵权的控告,但控告的理据通常并不充分。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坡。

© 2014 路透社

新加坡政府持续骚扰直言批评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即为一例,他的博客广受欢迎,经常发布批评政府政策措施和社会不平等问题的帖文。2014年,他在半年内先后被李显龙总理控告诽谤,被工作单位辞退,并且被控非法示威与公共滋扰罪名。2016年,他在一场补选中公开支持反对党候选人,遭当局指控违反“冷静日”不得发布竞选广告的规定而被警方密集侦讯、入户搜索并查扣他的手机和电脑,警方还要求他交出社交媒体账号密码。

许多人都曾因批评司法系统被控藐视法庭罪,包括多名博主、漫画家、律师和外国媒体。最新案例是,检察署向法院申请并获许可以藐视法庭罪起诉李显龙的侄儿,因其在脸书私密贴文批评新加坡司法制度,指新加坡政府“滥诉”(litigious)且司法“易受干预”(pliant)以致国际媒体对新加坡的报导受到局限。

人权观察表示,新加坡公共抗议受到极为苛刻的限制。即使与政治关联甚微的公开聚会,也只能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举行,否则必须申请警方许可。就算在“演说者角落”,发言内容也受到严格限制,而且外国人不得上台演讲,甚至根本不允许有外国人在场。其中一起案例是,在社运人士范国瀚(Jolovan Wham)举办声援香港占领行动的示威集会上有两位香港市民在场,虽然他已事前及在活动上宣布外国人不得参与集会,但警方仍对范国瀚发出“严重警告” 代替起诉。

根据政府2016年颁布的命令,外国或多国企业非经警方许可不得资助任何在“演说者角落”举办的活动。2017年“粉红点”(Pink Dot)LGBT骄傲活动,有10家跨国公司申请赞助,均遭驳回。

本报告记录当局如何利用各种管制规定,限制任何戏剧、电影以及在网络上讨论政治性或“敏感性”议题。政府经常利用剧本审查,对涉及政治主题的戏剧公演执照设定条件。政府实际上禁止电视、广播节目或电影出现任何有关LGBT生活形态的正面刻画。2015年,政府禁止播出年度LGBT“粉红点”活动的宣传视频,即使该视频内容只有倒计时、“粉红点”活动名称和日期。

人权观察呼吁新加坡政府撤回所有对和平言论或集会的控告,修改或废除限制言论或集会的法律和规定,使相关法规符合国际标准。

“多年来凡是遭到批评,新加坡政府就对异议人士加以民事或刑事追诉,使得对该国持批评立场的报导横遭限制,” 罗柏森说。“新加坡的贸易伙伴们应呼吁该国政府接受现代人权观念,停止压抑言论和集会。”

 

压制自由言论与集会案例摘要

范国瀚
社运人士范国瀚为致力倡导公益,多次遭到刑事调查,并在2017年11月以未经警方许可举行公开集会被起诉。2015年3月,在社运人士范国瀚(Jolovan Wham)举办声援香港占领行动的示威集会上有两位香港市民在场,虽然他已事前及在活动上宣布外国人不得参与集会,但警方仍对范国瀚发出“严重警告” 代替起诉。

另外,范国瀚曾因参与2016年11月在“演说者角落”声援马来西亚乾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的集会,以及其他在“演说者角落”以外举办的数起活动,多次受到警方传唤。2017年11月29日,他被控三件未经警方许可举办公开集会罪名,包括:2016年11月26日在室内举办公民不服从与社会运动座谈会,其中有香港社运人士黄之锋通过Skype视频发言;2017年6月3日发起捷运车厢默站抗议行动,纪念1987年22名社运人士与志愿者遭《内部安全法》逮捕拘禁事件30周年;以及2017年7月13日在樟宜监狱外举办烛光晚会,声援因运毒即将被处决的马来西亚籍死刑犯巴峇加兰(S. Prabagaran)家属。范国瀚另因6月默站抗议中将两张纸暂时黏贴在捷运车厢内而被控毁损罪。毁损罪最高可判处三年有期徒刑,非法公开集会则可处六个月徒刑或罚款1万新元。

《独立新加坡》
2016年5月,警方立案调查新闻网站《独立新加坡》(Independent Singapore)涉嫌违规在选举投票日前的冷静期刊出选举广告。《独立新加坡》发行人库马兰・皮莱(Kumaran Pillai)表示,“我们认为我们只是在报导冷静日之前发生过的事件。”皮莱遭到三度传唤,其中第一次被持续讯问11个小时。第二次进去时,“他们先把我扔进警车,然后就去抄我的办公室、住家。”他的手机和两台笔记本电脑都被警方扣押。“我感觉像一丝不挂,被看光了,”皮莱说。“他们对我的生活了若指掌。”

警方还传唤了网站编辑拉维・菲勒蒙(Ravi Philemon)和董事奥佛瑞德・达德威尔(Alfred Dodwell)律师。“我关注的是警察的权力,”达德威尔说。“假如我们说网站被骇了,他们可以追问文章是从哪一台电脑、用什么方式发出的。但若我们承认是自己发的...就绝无必要把人抓走、把电脑设备带回去检查。这是没有必要的侵犯个人隐私...目的是制造恐惧。只要你发文,不是被骂一下就了事。你会被逮捕、关押,你的电脑会被拿走。”

2017年2月16日,新加坡警察部队发出新闻稿表示,皮莱、菲勒蒙和达德威尔均被给予“严重警告”代替起诉。问到警告有何影响,皮莱答说:“我认为警告是为了让别人不敢和我、和《独立新加坡》来往。如果有人敢来找我,跟我合作,这就是他们的下场。警告是给别人看的。”

鄞义林
鄞义林是社运人士兼知名博主。他在2012年开设博客《The Heart Truths》,讨论有关新加坡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议题。2014年初开始,他以一系列博文质疑新加坡中央公积金──即强制退休基金──的管理问题。5月15日,鄞义林贴出一篇文章,根据两张图表,将中央公积金投资其他基金的方式与被控金融诈骗的城市丰收教会相提并论。

李显龙总理随即提出诽访控告,指该文影射他对该基金管理不善。据鄞义林表示,“我认为总理不会受影响──我谈的是政府,又不是他个人。”不到两周后,这位原本在陈笃生医院担任艾滋病患协调员的33岁博主突被开除。雇主说他“滥用上班时间与资源”,并称其行为“不符合员工应有的价值观和标准。”

李显龙向法院声请简易判决后,鄞义林被判诽谤罪成立。李显龙的律师要求“巨额”损害赔偿,法院则判决鄞义林支付一般损害赔偿10万新元(73,497美元)和精神损害赔偿5万新元(36,759美元)。鄞义林还要赔偿李显龙诉讼费2.9万新元(21,314美元)。他最终同意分期交付,预计要用17年才能付清全部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