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卡久科吉(Kajo Keji)郡平民纷纷向南逃往乌干达边界。

© 2017 Jason Patinkin

(内罗毕)-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南苏丹朝野领袖迄未阻止杀人、强暴和强迫迁徙等残暴罪行,也没有追究加害责任。

这份52页的报告,《‘士兵假定我们都是叛军’:南苏丹赤道地带的暴力与侵权加剧》,纪录过去一年大赤道地区平民遭受的普遍暴力与严重侵权。该报告聚焦两个区域:位于原中赤道(Central Equatoria)州的卡久科吉(Kajo Keji)县,和位于原东赤道(Eastern Equatoria)州的帕约克(Pajok)镇。

人权观察指出,根据日益增加的证据显示,有九个人应负起当地冲突期间的重大侵权责任而受制裁,包括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前副总统里克・马沙尔(Riek Machar)、前陆军参谋长保罗・马龙(Paul Malong)和其他六名军事指挥官。联合国安理会、欧洲联盟和其他各国应对这九人实施制裁,安理会并应对南苏丹落实延宕以久的全面武器禁运。

“经过四年危机,残暴犯罪仍在持续,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数十万人面临人为饥荒,”人权观察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早就该向这些位高权重者传送强烈讯号,残民以逞终将付出代价。”

人权观察于2017年5月在乌干达北部对前述两州的犯罪事件进行调研。该两州后来被总统下令分割、更名,绝大多数受害民众都逃到乌干达北部的难民安置点。在南苏丹这两处地区,大多由丁卡族召募而来、负责平叛任务的政府士兵,对赤道地区平民实施了各种基于族群身份的罪行,包括非法杀人、任意拘押、酷刑、强迫失踪和四处劫掠。

在卡久科吉县,自从2016年年中,新的政府军部队进驻以后,便开始出现攻击行为。据目击者说法,2016年6月到2017年5月之间至少发生47起非法杀人,实际次数很可能更多。许多案件的目击者都说,看见士兵闯进民房射杀平民,连老幼病残也不放过。

一名来自洛莫吉(Romogi)村的中年妇人表示,1月某个星期二午后,她的丈夫,一介农民,和5岁、10岁的两个孩子都被士兵杀死。“我正在做晚饭,家里突然来了差不多十个士兵,”她说。“我丈夫夺门而出,被他们枪杀。两个儿子跟著爸爸跑出去,也被打死。”

帕约克镇的目击者说,大批政府军士兵于4月3日开进该镇,当场击毙至少14位平民。“他们把我拉出车外,抢走车钥匙,”一名六旬老翁说。 “然后,就在我眼前,他们开枪打死一个男的。” 他还看见士兵杀死另外数人。

另据两地目击者和受害者报导,有数十人遭军方任意拘押,包括被长时间关海运货柜、酷刑和强迫失踪;当局则拒绝承认抓人,也不公布被捕者的下落或命运。

自从2013年12月冲突爆发,几乎2百万人已逃离南苏丹,另外2百万人在境内流徙,其中20万人仍在联合国保护下。仅过去一年,冲突扩大以及虐待就迫使逾70万南苏丹民众逃往乌干达北部难民安置点,导致大赤道(Greater Equatoria)地区许多区域杳无人烟。

2015年8月的和平协定并未遏止战事。2016年7月,战火复起于首都朱巴(Juba),并向其南方和西方蔓延。人权观察曾纪录延比奥(Yambio)、瓦乌(Wau)和耶伊(Yei)等地对平民的严重犯罪,包括政府军士兵对联合国保护区援助工作者和南苏丹流徙妇女施加性暴力的明显模式。

人权观察和其他组织长期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对南苏丹实施全面武器禁运,并且附加针对性的个人制裁。安理会迄未实施武器禁运,但已实施旅游禁令,并对朝野各三名军事指挥官实施资产冻结。美国和欧盟也对同样六人实施制裁。欧盟已实施武器禁运多年;非洲联盟既未实施附加个人制裁,也没有实施武器禁运。

制裁应以下列九名指挥官为对象,他们涉嫌严重侵犯人权、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人权观察已收集到大量证据:

  • 总统萨尔瓦・基尔,陆军总司令;
  • 前副总统里克・马沙尔,反对派武装力量领导人,现流亡南非;
  • 保罗・马龙・阿旺(Paul Malong Awan)将军,前陆军参谋长兼北加扎勒河(Northern Bahr el Ghazal)州州长;
  • 强森・朱马・奥寇特(Johnson Juma Okot)中将,曾任陆军第六师师长,被控在赤道州犯下暴行,现任地面部队副司令官;
  • 波尔・阿寇特(Bol Akot)中将,2013年12月朱巴爆发残杀努尔平民惨案时负责该市古德勒(Gudele)和米欧萨巴(Mio Saba)两区,曾指挥陆军突击队被控在西赤道州犯下暴行,现任全国警察首长;
  • 马瑞奥・努尔・约克(Marial Nour Jok)中将,自2014年4月起担任军事情报首长,其属下军官被控在赤道州和瓦乌(Wau)地区犯下任意拘押、酷刑和强迫失踪等罪行;
  • 阿塔伊・葛鲁特.“泰泰”(Attayib Gatluak “Taitai”)中将,曾指挥陆军第4师,被控2015年在团结州(Unity)犯下暴行,现任第5师师长,被控2015年下半在瓦乌实施暴行;
  • 强森・欧隆尼(Johnson Olony)中将,反对派指挥官,被控在上尼罗(Upper Nile)州强迫征召新兵,包括儿童;
  • 马修・普尔建(Matthew Puljang)少将,其麾下陆军部队被控2015年在团结州犯下暴行,被控强迫征召儿童从军。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南苏丹人权委员会(the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in South Sudan)应紧急调查前述人员的潜在犯罪责任,包括直接责任和指挥责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今年3月授权该委员会收集、保全证据,以供起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加害者,给予公正、可信赖的审判。
 

尽管2015年和平协定允许非洲联盟委员会(AU Commission)为南苏丹问题成立混合法庭,但逾18个月以来几乎不见任何具体进展。主要障碍是南苏丹政府迄未实质参与非盟委员会的法庭组织工作。

2017年7月21日,非盟委员会、南苏丹和联合国官员在朱巴集会商讨南苏丹混合法庭事宜,对成立法庭的路线图达成共识,并预定8月底完成该法庭组织法草案。

非盟应维持前进的动力──即使必须在缺乏南苏丹领导人的支持之下。若不能建立一个公正、可信赖且具独立性的混合法庭,就应考虑寻求国际刑事法院(ICC)介入。由于南苏丹并非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安理会提交或南苏丹政府请求是其必要条件。

“拟议中的非洲联盟南苏丹混合法庭可望为暴力和免责划下句点,” 罗斯说。“然而,这个法院已筹备两年仍未建立。7月21日路线图可能给受害者带来了一线曙光,但必须等到法庭建立起来才能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