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关于卫生设施的高阶层国际会议应消除阻碍,实现享有隐私与尊严的卫生设施的人权。联合国与“人人享有环境卫生和饮用水”(Sanitation and Water for All)──致力让所有人享有水与卫生设施,结合公共与私人公民社会组织的全球伙伴网络──即将在2017年4月19至20日在华盛顿特区召开会议,邀集各国主管财政、水和卫生的部委首长,讨论全球卫生设施与饮用水问题。

印度北方邦卡色拉村一名贱民阶级妇女正在清除乾式厕所的粪便,该邦未依法禁止“人工清粪”行业。

 

© 2014 Digvijay Singh

这份46页的报告,题为《‘随时随地上厕所’:卫生条件是人权》,基于人权观察十馀年来的报导,说明人们为了争取有尊严且安全地进行排泄这么简单的动作,所遭遇的虐待、歧视和其他阻碍。2015年,全世界仍有约24亿人继续使用未改良的卫生设施,也就是无法避免人类排泄物与人体接触的卫生设施。近十亿人仍旧露天排便──可能导致营养不良、发育迟缓和腹泻疾病增加等有害健康的后果。

 “一个人的生理功能可以正常运作,是人的尊严的核心”,人权观察妇女权利高级研究员阿曼达・克莱辛(Amanda Klasing)说。“除了羞辱人格,缺乏卫生设施还会严重损害其他人权,包括健康和性别平等。”

享有卫生设施权是由享有适足生活水准权衍生出来的,意谓人人有权享有卫生设施服务,既能维护隐私与尊严,而且实际可及、可负担、安全、卫生、有保障并在社会、文化上可接受。然而,女性、男性和儿童往往在不同场合──包括学校、移民和流徙者收容营区、监狱、工作场所或自己家里──难以享有满足此一权利的设施。

一个人的生理功能可以正常运作,是人性尊严的核心。除了羞辱人格,缺乏卫生设施还会严重损害其他人权,包括健康和性别平等。

阿曼达・克莱辛

妇女权利高级研究员

人权观察从2005到2017年在中国印度尼泊尔俄罗斯南非美国等国进行调研,发现这些地方实现卫生设施权的阻碍,以及缺乏卫生设施对其他各种人权的影响。几乎各国共通的现象是,歧视──基于种姓、性别、身心障碍、年龄或其他受保护特征──造成某些人群无法享有适足的卫生设施,并加深弱势群体其他形式的不平等。

 “我们有卫生间,但不是很好。如果有更好的卫生间,可以让生理期的女孩在更换卫生棉时比较不别扭”,19岁的芊妮蕾(Chandni Rai)谈到在学校处理月经期卫生的困难,及其对尼泊尔女性求学的影响。

人权观察发现,成年和未成年女性经常遭受歧视,难以享有安全、私密的卫生设施,以及处理经期卫生的物质资源。这种资源缺乏可能损及其他权利,包括受教育、健康、就业和性别平等。

人权观察指出,无法享有安全、可用且私密的卫生设施,还可能损害身心障碍者、高龄者和跨性别与性别表现不一致者的权利。卫生间、露天排泄场和洗浴设施都可能发生性暴力和性骚扰。政府若不能征询社群意见,尤其是弱势群体,协助他们参与决策,恐将加深使用卫生设施的歧视与排斥。

据人权观察纪录,政府也未能充分尊重、保护和实现被监禁而失去自由人员的卫生设施权,并造成他们的其他人权随之受损。

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在其目标6六呼吁,在2030年以前让人人享有适足且公正的公共和个人卫生设施,并停用所有露天排泄场。为达此目标,各国政府和捐助者必须将卫生设施视为人权,承诺提供经费以降低享有卫生设施的阻碍,并且消除歧视。同时,各方在投资卫生设施项目时,应当确保相关人群参与,并追究缺乏适足设施的责任。

 “在我们访谈中,有身障人士说到为上厕被迫攀爬阶梯,难民营妇女不敢冒险到远处上厕所,还有的人根本找不到任何卫生设备”,克莱辛说。“努力确保适足且安全的公共与个人卫生资源,应该以人人享有卫生设施的人权为出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