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2017年3月27日)-人权观察在第二届国际安全学校研讨会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揭幕前夕发布报告指出,塔利班和其他好战组织的攻击行动重创巴基斯坦教育状况。

巴基斯坦的教育面临重大困难,估计有2,500万儿童失学。该报告包含多方证言,说明武装暴力造成几十万儿童教育中断,尤其是女童。该报告并记录教育机构遭军方占用的多起事例。

Pakistan: End Attacks on Schools

Attacks by the Taliban and other militant groups are having a devastating impact on education in Pakistan.

 “塔利班和其他好战分子一再对巴基斯坦校园发动恐怖攻击,剥夺学生生命和受教育机会”,人权观察儿童权利部副主任毕得・薛柏德(Bede Sheppard)说。“这些丧心病狂的攻击频繁发生,因为有关当局经常袒护好战分子或未予认真查办,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人权观察表示,巴基斯坦政府应采取紧急措施维护校园安全,公正查办攻击学校、学生和教师的凶手。

该报告篇幅71页,题为《美梦顿成噩梦:巴基斯坦学生、教师与学校遭受攻击》,共计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信德省和开伯尔-普什图省(开普省)访谈48名教师、学生、家长和学校行政人员。报告内容记录好战分子自2007年1月至2016年10月的多次攻击,损毁学校建筑,伤害学校师生,导致家长恐惧而不让孩童上学。这些攻击行为常常特别针对女子学校、女学生和她们的教师,阻止女童接受教育。该报告并对安全部队、政治团体和犯罪团伙占用教育设施的情况做了调研。

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好战组织,包括塔利班、羌城军(Lashkar-e-Jhangvi)及其附随组织,借著攻击学校和高校制造不容忍和排斥,以政府的象征为目标,尤其企图将女童逐出校园。一名塔利班指挥官声称为2016年1月开普省帕夏汗大学(Bacha Khan University)袭击事件负责,他说,“我们会不停攻击巴基斯坦各地中小学、专科和大学,因为它们是培养叛教者的基地。”

巴基斯坦拉合尔学生返校上学。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于2014年12月16日攻击白沙瓦陆军子女学校(Army Public School)之后,校园进入高度警戒。摄于2015年1月1日。

 

© 2015 Rana Sajid Hussain/Pacific Press/ LightRocket 盖帝影像

塔利班2007年夺占大部分开普省斯瓦特谷地之后,开始以暴力行动反对女童受教育。超过900间女子学校被迫关闭,逾12万女童停止上学。大约8千名女教师被强迫离职。许多女童因此遭受终身损害,即使在塔利班遭巴基斯坦政府军逐出后也没再回到学校。

巴基斯坦政府并未收集学校和高校被攻击次数,或造成死伤人数的具体数据。然而,根据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Global Terrorism Database),从2007到2015年,巴基斯坦共发生867次攻击教育机构事件,导致392名巴基斯坦人死亡,724人受伤。全球保护教育免于攻击联盟(Global Coalition to Protect Education from Attack)纪录,自2009至2012年,巴基斯坦发生至少838起攻击学校事件,导致数百所学校受创。据边境地区事务部(SAFRON)2015年12月发布的报告,2015年在全国七个联邦直辖部落地区(FATA)中的三个地区,共有360间学校被损毁。

人权观察表示,对这类攻击缺乏持续、透明的官方数据,令人严重怀疑巴国政府是否有能力追踪修复受损学校,发现有助防护措施的趋势,或调查法办应负责人员。

巴基斯坦教育受到的威胁,因为两起事件而引起瞩目:2012年10月9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Malala Yousafzai)遇袭;以及2014年12月16日,白沙瓦军人子女学校遇袭。白沙瓦事件造成135名儿童丧生,总理夏立夫(Nawaz Sharif)事后宣布全面打击恐怖主义的20点国家行动计划──但其中没有一项与学生或教育有关。

有些地方,政府军占用教育设施──包括各级学校和大专学生宿舍──作为临时性或永久性的军营或军事基地。教育设施一旦被作为军事用途,就增加受到攻击的危险。政府应向巴基斯坦安全部队下达明确、公开的指令,严禁军事利用学校。

人权观察表示,巴基斯坦应当拟定周延政策,保护学校和高校师生──尤其女童──免于攻击与军事利用,并要求从中央到地方政府所有相关部门官员共同加以落实。

保护学校的责任大部分落在省级政府,做法时断时续、各省不同,特别不关注保护女童受教育的必要。大部分情况下,改善与维持安全的责任又被推卸到各学校当局,导致情势益发艰难、混乱。有时,教师和校长会因保安措施不足而吃上官司。

尽管发生数百起学校和师生被攻击的事件,巴基斯坦政府却无法成功起诉大部分案件加害人。最受瞩目的失败案例发生在2015年6月,攻击马拉拉被逮捕起诉的10 名凶嫌中,竟有8人无罪开释,即使他们全都在法庭上坦承共犯该案。

巴基斯坦中央政府应与各省区当局合作,建立预先快速反应系统,凡有攻击学校事件发生,便能迅速修复或重建被毁坏的校园设施,更换受损的教材教具,使学童能尽速返校上课。重建期间,应以替代方式进行教学,并于需要时提供心理援助。

巴基斯坦应签署《安全学校宣言》。该《宣言》2015年5月在挪威奥斯陆经国际会议通过,是一份各国均可加入、不具法律拘束力的政治协议。《安全学校宣言》签署国承诺在学校受攻击时恢复受教育机会,并努力预防学校和师生遭受攻击。为吓阻这种攻击,各签署国承诺依法查办涉及学校的犯罪,并尽力减少以学校作为军事用途以免沦为攻击目标。

 “巴基斯坦政府应尽一切可能阻止对教育的攻击,首先应改善学校保安,公布可靠的威胁信息”,薛柏德说。“对教育的攻击不仅伤害直接受影响的学生及其家属,而且将对巴基斯坦社会造成难以估计的长期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