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一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学者因和平批判埃及与阿联酋当局而面临控罪,截至2017年2月22日他下次出庭应讯为止,被羁押时间将超过18个月。纳瑟・本盖思(Nasser bin Ghaith)于2015年8月被捕后,遭拘押并断绝对外联系达九个月;2016年5月18日转移到萨德尔(Al-Sadr)看守所重刑犯戒护区后,又被当局单独关押。

纳瑟・本盖思摄于杜拜家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2011年11月30日。

© 路透社/Nikhil Monteiro

人权观察指出,他被控五项罪名中的三项,明显违反他的表意自由权。本盖思于2015年8月18日在阿布扎比被便衣安全官员逮捕,此前四天,他发出数则推特批评埃及当局。其他罪名则来自他在网上贴文带有“讽刺意图”,或是对国家或国家领导人构成“损害名誉”。当地信息源告诉人权观察,他因身患多种疾病需要医疗照护,但监所拒绝让他就医。

 “长达九个月,本盖思的家属都无法得知他的下落,当他们得知他被独居囚禁后,又忧虑度日”,人权观察中东区副主任裘・斯托克(Joe Stork)说。

当局指控本盖思的另一罪名是勾结改革党(Al-Islah)和民族党(Ummah),这两个团体在2014年被当局列为恐怖主义组织。检方从未找到改革党参与或提倡暴力的证据,即便该党已在阿联酋活跃多年。本盖思的家属否认他是民族党成员,他与该党的唯一关联是一次演讲,而当时民族党创办人引言时只说他是一位经济学家。

本盖思面对的言论指控之一,是他张贴信息“自称在以往因案受审时曾遭受酷刑和不当指控”,因而涉嫌“意图损害阿联酋”。2011年,本盖思等五人被判“公然侮辱”阿联酋官员罪名成立,与他们批评当时阿联酋的实质统治者穆罕默德王储(Crown Prince Mohamed bin Zayed Al-Nahyan)有关。2011年被捕时,本盖思是阿布扎比索邦大学(Sorbonne Abu Dhabi University)的讲师。本盖思于2011年11月被判处两年徒刑,宣判翌日却由法院减刑释放,但他已被羁押候审七个月。

另一言论指控和他在2015年8月17日张贴的一则推特有关,据当地媒体报导,他在推文中“嘲讽阿联酋拨配土地兴建印度教寺庙的决定”。本盖思还被控违反阿联酋2012年制定的网络犯罪防治法,该法第29条禁止在网上发表“含有讽刺意图”或对国家或国家领导人构成“妨害名誉”的内容,违者最重可处15年有期徒刑。

有关他批评埃及言论的指控,是依据阿联酋刑法第166条。该法规定,任何人对外国实行“敌对行动”而导致阿联酋面临战争危险或断绝外交关系,可处最重10年有期徒刑。

有关改革党和民族党的指控,显然是针对他的演说内容。据《海湾时报》(Khaleej Times)2016年5月3日报导,本盖思曾在演讲中“为这些团体宣传”。其中一次在伊斯坦布尔的演说中,根据可在网上浏览的录像纪录显示,民族党秘书长哈桑・迪奇(Hassan al-Diqqi)介绍本盖思是以学者身份上台讲话。依据2014年《第7号反恐怖主义法》(Terrorism Law No. 7 of 2014),阿联酋当局可以用恐怖主义罪名起诉以文字或口头形式表达和平反对政府言论的人士。

依据上述法律,任何经法院认定违抗国家、引发恐慌或妨害国家统一的行为,都可以被视为恐怖主义,判处长期监禁或死刑。该法第31条规定,任何人“明知其实情和宗旨而与恐怖主义组织合作”,最重得处无期徒刑。刑法第180条规定,凡“经营协会、公司、组织或其分支,意图颠覆国家政权”者,得处15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2016年5月5日由本盖思家属发出的一则推特,他们否认民族党数天前通过社交媒体宣称本盖思为该党主席的声明。

本盖思的案件于2016年4月4日由阿布扎比联邦最高法院首次开庭聆讯,但他直到5月2日第二次开庭时才见到律师。2016年12月,法官将该案发回联邦上诉法院重审。于是,他的案件实际上从2017年1月21日才开始审理,距离他起初被捕已超过17个月。

 “在阿联酋要变成恐怖份子非常容易,只要你说了不对的话或认识不对的人就够了”,斯托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