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德满都)-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尼泊尔政府迄未采取充分有效措施消除童婚,导致全国各地女童与男童均遭深重伤害。2014年7月,尼泊尔政府宣称将在2020年之前消除童婚。2016年,该期限被延至2030年。但政府迄未采取必要的具体措施以达成任一目标。

这份118页报告,《我们的欢乐童年:尼泊尔童婚问题》,记录导致童婚的经济与社会压力,以及童婚的悲惨后果。尼泊尔的童婚率高居亚洲第三,百分之37的女童结婚时未满18岁,百分之10未满15岁,但尼泊尔法律规定的女男最低结婚年龄均为20岁。估计有百分之11的男孩结婚时未满18岁。尼泊尔政府为消除童婚做了些许努力,但承诺已久的国家计划却屡遭延宕。

(2016)尼泊尔:童婚危及女童人生前途

(2016)尼泊尔:童婚危及女童人生前途 

 “许多尼泊尔儿童──不分女男──因童婚被剥夺光明前途,”人权观察妇女权利高级研究员海瑟・巴尔(Heather Barr)说。“尼泊尔政府已承诺改革,但全国各地大城小镇仍一切如昨。”

人权观察在全国各地访谈149人,包括104名已婚儿童和结婚时尚未成年的青年。他们来自不同族群、宗教和种姓背景,但大多属于尼泊尔贱民阶级或原住民社群,反映童婚更多发生在弱势和底层社区。人权观察也访谈多名维权人士、服务提供者、医疗工作者、教育工作者、警察和学者专家。

尼泊尔自1963年即已立法禁止童婚,但人权观察发现,警察很少采取行动阻止童婚或提出控告,尤其当无人举报时几乎从不介入。政府官员通常允许童婚登记注册,即便童婚是犯罪行动。

人权观察发现,贫穷、缺乏教育机会、童工、社会压力和嫁妆习俗,都是导致童婚的因素。研究人员同时发现儿童自愿性“恋爱婚姻”增加的危险趋势,最小只有12到13岁,其中许多是因为贫困或家庭虐待、试图避免被强迫童婚而嫁给更差的伴侣、缺乏避孕的知识和管道、或者社会压力。童婚对儿童及其家属造成的伤害包括:剥夺教育机会;对健康的严重影响,例如过早怀孕致死;以及家庭虐待,如暴力、性暴力和遗弃。

许多尼泊尔儿童──不分女男──因童婚被剥夺光明前途。尼泊尔政府已承诺改革,但全国各地大城小镇仍一切如昨。

海瑟・巴尔

妇女权利高级研究员

由于政府执法不力,童婚成为贫穷家庭常见的纾困机制。当父母无力抚养孩子,可能就会设法把女儿嫁掉,只为让她们有口饭吃。即便有“免费”教育,许多穷人家的女孩辍学打工,因为家里付不起附带费用,或因为政府并未强制儿童上学。女童结婚常常是辍学的直接后果。

社会压力造成童婚在某些社区不仅被接受,而且是被期待的,包括许多社区期望女孩在初经之后,甚至之前,就该尽快成亲。缺乏有关性与生殖健康或有关避孕用品的信息,导致儿童可能因发生或担心发生婚前怀孕而匆忙结婚。

已婚女童经常迅速怀孕,而且被期待如此,但过早和频繁怀孕对她们的健康造成严重影响。新生儿夭折在幼龄怀孕的情况下更为常见。许多受访女童表示,她们遭受暴力和性暴力。

 “我被安排结婚,我不能有意见──我也不能决定何时怀孕,”现年21岁的努丹(Nutan C.)说。16岁就结婚的她,已是4岁女儿和1岁半儿子的母亲,接受人权观察访问时还怀著六个月身孕。

2014年在英国伦敦召开的国际“女童峰会”,尼泊尔妇幼与社会福利部长宣示将在2020年底前消除童婚现象。到了2016年3月,尼泊尔政府在加德满都主办自己国内的“女童峰会”时,期限被延到2030年,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结束日期相同。

尼国政府曾与联合国、非政府团体和其他伙伴研拟出一份《国家消除童婚策略》(National Strategy to End Child Marriage),并称其已为更详细且附带实施预算的《国家行动计划》奠下基础。然而,研拟《行动计划》的进度非常缓慢,而《策略》又缺乏足够细节说明在2030年之前消除童婚的具体步骤。

洛莉塔(Lalita B.)现年17岁。她12岁时被安排嫁给一名37岁男性。她婚后马上怀孕,但头两胎都夭折,只有第三胎活下来。洛莉塔的丈夫2015年将她遗弃,另娶新欢。2016年4月25日。

 

© 2016 Smita Sharma/人权观察

在村一级,几乎看不到政府为消除童婚或减轻童婚伤害采取的作为。少数提升民众意识的项目大都是非政府组织在做。就学率通常很低,尤其是女童,而且政府并未强制就学。许多青少年无法取得有关性与生殖健康等学校应该教导的信息。官方卫生机构虽提供免费的家庭计划服务,但许多年轻人──不论已婚与否──并不知道这种服务的存在,或因距离、污名或家庭压力而难以利用。

 “我们很惊讶,有那么多受访女童因为婴孩早夭而陷于哀恸,”巴尔说。“这些故事令人痛心──而且通常是可以预防的。尼泊尔若要消除童婚,必须进行下列改革:国内相关法律;警察和地方政府的应对;生育与结婚登记;学校;以及医疗照护。政府已经承诺改变,而改变必须从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