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越南人权对话

人权观察意见

2016年8月

本组织以下意见是针对预定2016年8月在越南召开的第13次澳大利亚-越南人权对话。澳大利亚应以毫不含糊的方式提出各项迫切人权议题,设定清晰的改善基准,并将讨论结果公诸于众。

越南政府仍持续系统性打压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独立作家、博客和维权人士,凡是批评政府政策、揭发官员贪腐或呼吁用民主取代一党统治的,照例受到警察的侵扰性监控。批评者面对警察多重形式的骚扰,包括威胁家属、任意限制国内外旅行、肉体攻击和罚款。当局还会任意拘押批评者,长时间断绝其与外界联系,并禁止律师或亲属会见。许多人被依模糊的国家安全罪或其他严酷法律判处重刑。警察经常对犯罪嫌疑人刑讯逼供,有时对群众抗议滥施武力。

人权观察建议,澳大利亚应集中关注下列议题:定罪及未定罪的政治犯;对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的骚扰、暴力和限制;对宗教自由的压迫;警察粗暴执法;以及越南船只的遣返。

1. 定罪及未定罪政治犯

越南素有对和平行使基本权利的博客与维权人士判处重刑的纪录。已知有百馀名政治犯正在狱中服刑,实际人数可能更多。本意见结尾处列有已知个案名单。被控触犯国家安全罪名的人士常遭当局长期拘押,无法会见律师或家属,且缺乏适足医疗照护。

2015年11月,时任公安部长的陈大光将军向国民大会报告,从2012年6月到2015年11月,“警方获报、逮捕和侦办违反国家安全案件1,410件,涉案人数2,680人。”他并表示,“同一期间,反对派人士非法成立逾60个打著民主、人权旗号的团体,参加者达350人,来自全国50个省市。”

越南经常利用该国刑法及其他法律中含糊笼统的法条,将和平的政治和宗教异见人士判刑入狱。在2015年修订并即将生效的刑法中,此类条文包括:“阴谋颠覆人民政府罪”(刑法109条,最重可处死刑);“破坏团结政策罪”(116条,最重可处15年徒刑);“煽动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罪”(117条,最重可处20年徒刑);“扰乱安全罪”(118条,最重可处15年徒刑);以及“附加刑”,即对曾犯各项“国家安全”犯罪的前政治犯剥夺其特定权利,宣告五年以下缓刑,并可没收其部分或全部财产(122条)。越南并利用其他刑法条文对付和平异议者,包括:“利用自由民主权利侵犯国家、社会团体或公民利益罪”(331条,原256条);“扰乱公共秩序罪”(318条,原245条);以及偷漏税等罪名。

新刑法在数处增订加重刑罚条款,例如第109条(原79条)、第117条(原88条)和第118条(原89条)。以上各条均含有如下条文:“为实施本条犯罪而进行犯罪预备的,处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2016年前五个月,至少12名批评者和维权人士因和平行使言论自由被定罪并判处三年到九年的徒刑,包括著名博客阮友荣(Nguyen Huu Vinh)(别名Ba Sam)和阮庭玉(Nguyen Dinh Ngoc)(别名阮玉嘉,Nguyen Ngoc Gia)。另有12名维权人士和博客自2015年被拘押调查至今,包括著名律师阮文大(Nguyen Van Dai)、前政治犯陈英金(Tran Anh Kim)和黎青松(Le Thanh Tung)。

部分目前服刑或羁押的政治犯包括:

  • 著名律师阮文大及其维权伙伴黎秋和(Le Thu Ha)于2015年12月被拘捕。他们被控触犯刑法88条。阮文大被捕后,他的家属和律师据报均无法探视。
  • 劳工维权人士阮黄国雄(Nguyen Hoang Quoc Hung)和段辉彰(Doan Huy Chuong),因为在2010年协助组织茶荣省一家制鞋厂工人自发罢工,分别被判处九年和七年重刑,现正服刑。
  • 富影响力的博客陈黄维实(Tran Huynh Duy Thuc),因网络文章和企图组织民主运动团体被判刑16年,现正服刑。2016年5月,陈黄维实曾为抗议权利受侵害而在狱中绝食两星期。
  • 宗教维权人士吴浩(Ngo Hao)和阮公正(Nguyen Cong Chinh)因倡导宗教自由分别被判刑15年和11年。据报阮公正曾在警卫默许下遭其他囚犯攻击。他的家人受到警方侵扰性监控,经常面临骚扰与恐吓。
  • Rights activists Ho Duc Hoa, Dang Xuan Dieu and Nguyen Dang Minh Man are serving lengthy prison sentences ranging from 8 to 13 years for allegedly being involved with a non-communist party.

 

建议

澳大利亚应在公开和私下呼吁越南政府:

  • 释放所有正在服刑和被羁押的政治犯,包括为行使其言论、集会、迁徙或政治、宗教结社自由权而被监禁或拘押者,同时停止以此为由逮捕和拘押其他人。健康不佳者应予释放,以便其获得适当治疗。病情危急必须立即释放的包括博客陈黄维实、邓春耀和阮友荣(别名Ba Sam),以及宗教维权人士吴浩、阮公正。
  • 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因和平推动下列劳工自由结社权利而被拘押的人士,包括:依本人意志组织和加入工会;为维护和促进本身权利举行和平集会;以及代表劳工及其关切事务行使言论自由权。
  • 修正或废除刑法和其他法律中,基于未精确定义的“国家安全”犯罪,将和平异议罪刑化的条款。
  • 立即承认独立工会。
  • 批准国际劳工组织第87号(结社自由和保护组织权利)公约和第98号(组织和集体谈判权)公约。
  • 做为立即建立信心的措施,允许囚犯或在押人员会见家属、律师以及来自澳大利亚及国际上人道主义和人权团体的外部观察员。

 

2.  对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的骚扰、暴力和限制

越南持续打压和平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的不同意见,并惩罚他们成立组织的行为,这些组织被视为与政府利益为敌。政府查禁一切独立于政府或共党之外的政党、工会和人权组织。

越南异见人士表示,便衣警察恶棍的暴力或骚扰已成为新的常态。这些恶棍显然是披上平民服装的政府特务,攻击异见人士的频率愈来愈高,经常在大庭广众下动手,完全不受追究。制服警员不会加以干涉,最可能的原因即是他们认为打人者是国家干员。当局并利用代理人在社交媒体上抨击诋毁博客与维权人士。

2015年,人权观察记录至少45件攻击异见人士和人权维护者的案件,包括殴打、威胁和破坏财物。这些案件的攻击对象包括:范端庄(Pham Doan Trang)、阮友荣(J.B Nguyen Huu Vinh)、陈氏娥(Tran Thi Nga)、阮志全(Nguyen Chi Tuyen)、 郑英俊(Trinh Anh Tuan)、丁光宣(Dinh Quang Tuyen)、阮玉如琼(Nguyen Ngoc Nhu Quynh)、 周孟山(Chu Manh Son)、丁氏芳草(Dinh Thi Phuong Thao)和陈明日(Tran Minh Nhat)。2015年11月22日,同奈省警察拘押并攻击前政治犯和劳工维权人士杜氏明杏(Do Thi Minh Hanh),因为她协助 Yupoong公司劳工维权。该案加害人无一被追究责任。

骚扰和暴力在2016年持续发生。2月,一名流氓在林同省前政治犯陈明日住处前向他扔掷石块,致其头部重创。6月,岘港市一名便衣男子光天化日之下在餐馆攻击维权人士阮文成(Nguyen Van Thanh)。这些攻击事件显然受到官方指使或默许,因为政府一直在寻求不同的方式压制异议,避免公开审判招致各方谴责。

越南政府并且对愈来愈多的异见人士和人权维护者执行边控。众多维权人士和博客,例如阮光阿(Nguyen Quang A)、范端庄、黄玉差(Huynh Ngoc Chenh)、阮玉如琼、阮金芝(Nguyen Kim Chi)、陈邦(Tran Bang)等人,都曾遭到软禁或短暂拘留,阻止他们出席某些会议或活动。

建议

澳大利亚应在公开和私下呼吁越南政府:

  • 立即停止政府支持的私刑。
  • 调查所有暴力攻击博客和维权人士的案件,将行凶者移送法办。
  • 允许个人有权自由、和平地与志同道合者结社,无论他们的思想是否违背党国认可的政治观点或意识形态。
  • 允许维权人士在国内外自由旅行。

 

3. 对宗教自由的压迫

越南政府透过立法、对“非正式”宗教团体注册的繁琐规定、骚扰和监控,限制宗教活动。宗教团体必须得到政府许可并完成注册才能成立,还要在政府控制的管理委员会之下运营。许多亲政府的教会和寺院获当局允许举办敬拜仪式,但被政府视为违反“国家利益”、“公共秩序”或“全民族大团结”的宗教活动则被禁止。未获当局认可而经常受到干预的宗教团体包括:高台教、和好教、分布在中部山地及其他地区的独立基督教与天主教家庭教会、高棉克罗姆人(Khmer Krom)佛寺和越南统一佛教会。

2015年1月,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纳・比勒费尔(Belief Heiner Bielefeldt )发布报告指出,越南的宗教政策存在“严重问题”,特别是“部分法律条文留下宽泛解释空间,可用来规管、限制或禁止宗教信仰自由的行使。”

2015年11月,内政部长向国民大会提出《信仰和宗教法(草案)》。这部新法草案维持原有机制,容许当局迫害不受其欢迎的宗教团体。例如,第6条第5款规定不得“滥用宗教信仰自由...破坏全民族大团结、危害国防、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

“全民族大团结”、“国家安全”和“善良风俗”都是模糊词语,被当局任意解释,惩罚数以百计和平的博客与维权人士。该法草案规定宗教团体必须“获国家主管机关许可办理宗教活动登记,并定期举办宗教活动十年以上”,才能申请国家认证(第18条)。

该新法草案干涉宗教团体内部事务,例如规定宗教领袖的任命须符合一定条件(例如相关人员必须“具备民族统一与和谐意识”─第32条),或规定宗教机构所实施的宗教教育必须纳入“越南历史和越南法律为核心课程”(第22条)。如同现行条例对宗教信仰自由的限制,该法草案规定宗教团体的任何活动,包括年度活动、节庆、研讨会、大会、教职任命等等,都必须向政府登记,主管机关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做出答复。然而,该法草案并未规定主管机关不予答复有何后果。

人权观察也曾凸显越南政府对中部山地民族(Montagnard)基督徒的持续迫害,此为该国侵犯宗教少数权利的更广泛模式的面向之一。信奉德加派(De Ga)和哈蒙派(Ha Mon)基督教的山地民族,被指为“邪教”,由于政府高层的政策而受到迫害。他们遭到持续性监控和其他形式的恐吓,任意逮捕,以及安全部队拘押时的虐待。被拘留期间,当局讯问他们的宗教及政治活动,以及是否计划逃离越南。过去两年,有数百人逃往柬埔寨和其他东南亚国家。越南当局为防止山地民族逃向柬埔寨,施压柬埔寨当局阻止人员跨越边境,并且剥夺已过边境者寻求庇护的权利;柬埔寨当局应其要求,只让极少数的寻求庇护者办理登记。

建议

澳大利亚应在公开和私下呼吁越南政府:

  • 允许所有独立宗教团体自由举办宗教活动,以及自我管理。教会或宗派若选择不加入官方认证并接受政府领导的宗教组织,应获准独立运作。
  • 停止骚扰、逮捕、起诉、监禁和虐待不受官方认可的宗教追随者,并释放所有因和平行使宗教、信仰、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权而正在被关押的人士。
  • 终止一切防范山地民族及其他越南公民出国的措施,对返国人士也不予处罚。
  • 确保所有关于宗教事务的国内法律均朝符合国际人权法──包括《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政公约)──的方向调整。修正所有违反公政公约,妨害宗教信仰、言论、结社或和平集会自由的国内法律。
  • 允许外部观察者,包括联合国机构、人权非政府组织和各国外交人员,在不受阻碍、毋须人员陪同之下访问中部山地,包括近期曾有居民到海外寻求庇护的山地民族公社和村庄。确保所有与外部观察者谈话或以其他方式沟通的人士,绝不因此受到惩罚或报复。

 

4. 警察粗暴执法:残忍、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待遇和酷刑

越南全国各地警察都经常虐待被拘留者,有时导致死亡。在许多这类案件中,死者被拘留的原因仅是轻微违法。多名幸存者说,警察殴打他们逼取口供,即便他们坚持自己无辜。虽然政府在人权观察发布警察粗暴执法的报告后已承诺改善,但目前看来,即使是触犯重大乃至致命违失的官员,绝大多数仍不必面对法律明定的严重后果。

建议

澳大利亚应在公开和私下呼吁越南政府:

  • 就警察施暴向越南官员表达强烈关切,强调这种行为既违反越南国内法,也违反国际法,应对加害者给予惩罚,对被害人给予救济和赔偿。
  • 敦促越南政府设立有效的究责机制。例如,越南应设置独立的警察投诉委员会,受理公众投诉,并监督警察“内部事务”或“职业责任”单位。该委员会应为法定机关,并具有司法权限,当收到可靠指控而警方内务或职责单位未予处理时,有权加以起诉或惩戒。
  • 修正《刑事诉讼法》,使律师或法律顾问可在逮捕或拘押后立即到场:
    • 律师或法律顾问只需出示身分证及合格的执业证,即可会见当事人。
    • 律师或法律顾问会见当事人时可不受监视监听,时间可依必要延长。
    • 律师或法律顾问在所有警察侦讯在押人员的场合皆可在场。

 

5. 越南船只的遣返

2015年4月和7月,澳大利亚海军分别在海上拦截到两艘航向澳大利亚的船只,并将所有乘客送回越南。在这两起事件中,越南均向澳大利亚政府保证,不处罚这些非法出境人员。

然而,在这两艘船上共有八个人被控越南刑法第275条“组织他人非法出境罪”,现已定罪。各被告分别被判处两年到三年徒刑。

澳大利亚政府对此表示,“任何因人口走私犯罪而可能导致的刑事调查或诉讼,均属越南政府事务。”

但这些人被定罪并不是因为他们藉著非法带人出国赚取利益──即人口走私的国际法定义。他们是因为帮助其他人离开一个压迫性的国家而被判罪,而离开自己国家的权利是国际法上最基本的权利之一。

建议

澳大利亚应在公开和私下呼吁越南政府:

  • 确保所有被遣返的越南移民与寻求庇护者安全无虞。
  • 释放以275条被定罪的八个人,并撤销对他们的定罪。

 

人权观察记录狱中政治犯名单

下列名单仅限于已被定罪的囚犯,不包括大量被捕候审的在押人员,也不包括尚未为公众所知的被捕或定罪个案。

  1. A Jen, born 1984
  2. A Tik, born 1952
  3. Đinh Kữ, born 1972
  4. Thin, born 1979
  5. Gyưn, born 1980
  6. Nguyễn Đình Ngọc (a.k.a Nguyễn Ngọc Già), born 1966
  7. Ngô Thị Minh Ước, born 1959
  8. Nguyễn Thị Bé Hai, born 1958
  9. Nguyễn Thị Trí, born 1958
  10. Nguyễn Hữu Vinh (a.k.a Ba Sàm), born 1956
  11. Nguyễn Thị Minh Thúy, born 1980
  12. Nguyễn Văn Thông, born 1965
  13. Đỗ Đình Dũ, born 1959
  14. Kpuih Khuông
  15. Rmah Khil
  16. Rmah Bloanh
  17. A Kuin (a.k.a Bă Chăn), born 1974
  18. Ngư (a.k.a Bă Săn), born 1972
  19. Bùi Thị Minh Hằng, born 1964
  20. Nguyễn Văn Minh, born 1980
  21. Điểu B’ré (a.k.a Bạp Bum), born 1969
  22. Điểu By Ơ, born 1967
  23. Điểu Đong, born 1966
  24. Lý Văn Hầu
  25. Đinh Yum, born 1963
  26. Rơ Mah Plă (a.k.a Rmah Blă; a.k.a Ama Em), born 1968
  27. Siu Tinh (a.k.a Ama Khâm), born 1978
  28. Rưn
  29. Chi
  30. Đinh Lý
  31. Đinh Ngo
  32. Thạch Thươl, born 1985
  33. Liêu Ny, born 1986
  34. Ngô Hào, born 1948
  35. A Tách (a.k.a Bă Hlôl), born 1959
  36. Rung, born 1979
  37. Jơnh (a.k.a Chình), born 1952
  38. A Hyum (a.k.a Bă Kôl), born 1940
  39. Byưk, born 1945
  40. Đinh Lứ, born 1976
  41. Đinh Hrôn, born 1981
  42. Đinh Nguyên Kha, born 1988
  43. Phan Văn Thu, born 1948
  44. Lê Duy Lộc, born 1956
  45. Vương Tấn Sơn, born 1953
  46. Đoàn Đình Nam, born 1951
  47. Nguyễn Kỳ Lạc, born 1951
  48. Tạ Khu, born 1947
  49. Từ Thiện Lương, born 1950
  50. Võ Ngọc Cư, born 1951
  51. Võ Thành Lê, born 1955
  52. Võ Tiết, born 1952
  53. Lê Phúc, born 1951
  54. Đoàn Văn Cư, born 1962
  55. Nguyễn Dinh, born 1968
  56. Phan Thanh Ý, born 1948
  57. Đỗ Thị Hồng, born 1957
  58. Trần Phi Dũng, born 1966
  59. Lê Đức Động, born 1983
  60. Lê Trọng Cư, born 1966
  61. Lương Nhật Quang, born 1987
  62. Nguyễn Thái Bình, born 1986
  63. Trần Quân, born 1984
  64. Phan Thanh Tường, born 1987
  65. Bùi Văn Trung, born 1964
  66. Hồ Đức Hòa, born 1974
  67. Đặng Xuân Diệu, born 1979
  68. Nguyễn Đặng Minh Mẫn, born 1985
  69. Tráng A Chớ, born 1985
  70. Trần Vũ Anh Bình, born 1974
  71. Nguyễn Kim Nhàn, born 1949
  72. Kpuil Mel
  73. Kpuil Lễ
  74. Phan Ngọc Tuấn, born 1959
  75. Nay Y Nga, born 1979
  76. Nguyễn Công Chính (a.k.a Nguyễn Thành Long), born 1969
  77. Siu Thái (a.k.a Ama Thương), born 1978
  78. Nguyễn Ngọc Cường, born 1956
  79. Phạm Thị Phượng, born 1945
  80. Trần Thị Thúy, born 1971
  81. Phạm Văn Thông, born 1962
  82. Siu Hlom, born 1967
  83. Siu Nheo, born 1955
  84. Siu Brơm, born 1967
  85. Rah Lan Mlih, born 1966
  86. Rơ Mah Pró, born 1964
  87. Rah Lan Blom, born 1976
  88. Kpă Sinh, born 1959
  89. Rơ Mah Klít, born 1946
  90. Phùng Lâm, born 1966
  91. Nguyễn Hoàng Quốc Hùng, born 1981
  92. Đoàn Huy Chương, born 1985
  93. Trần Huỳnh Duy Thức, born 1966
  94. Rmah Hlach (a.k.a Ama Blut), born 1968
  95. Siu Kơch (a.k.a Ama Liên), born 1985
  96. Nhi (a.k.a Bă Tiêm), born 1958
  97. AmLinh (a.k.a Bả Blưng), born 1943
  98.  Yưh (a.k.a Bă Nar), born 1962
  99.  Siu Ben (a.k.a Ama Yôn)
  100. Rơ Lan Jú (a.k.a Ama Suit)
  101. Nơh, born 1959
  102. Rôh, born 1962
  103. Pinh, born 1967
  104. Rơ Mah Then, born 1985
  105. Siu Wiu
  106. Brong, born 1964
  107. Y Kur BĐáp
  108. Y Jim Ê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