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前斯普斯卡共和国(Republic of Srpska)总统拉多万・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因涉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种族屠杀及其他重大犯罪而被定罪,证明坚持终能求得正义。

波斯尼亚战争期间的塞族军事领袖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在前南联国际刑事法庭出庭聆听二审宣判,海牙,2013年7月11日。

 

© 2013 路透社

卡拉季奇被控11项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前南斯拉夫联邦国际刑事法庭判决其中10项罪名成立,并将他判处40年徒刑。卡拉季奇被控的其中一项种族灭绝罪未成立,法官认为检方未能超越合理怀疑,证明卡拉季奇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波黑)七个城市所犯的罪行含有种族灭绝的意图。卡拉季奇是波黑塞族民主党的创始成员,并曾担任斯普斯卡共和国总统,该国是1992到1995年波斯尼亚战争期间的波斯尼亚塞族政治实体。

 “死难者及其家属已等待二十年,就为看到卡拉季奇遭到报应的一天”,人权观察国际司法部高级法律顾问芭兰-普利特・辛(Param-Preet Singh)说。“对卡拉季奇的判决送出了一项强有力的讯息,即下令屠杀者想逃避正义没那么容易。”

一名妇女抱着失踪儿子的照片,她和其他波斯尼亚穆斯林做为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屠杀的死难者家属及幸存者与荷兰前维和部队见面。

 

© 2007 路透社

前南联国际法庭首先在1995年7月起诉卡拉季奇及其波斯尼亚塞族军事指挥官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ladic),指控其在波黑数个城市触犯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1995年11月,法庭又以另案起诉卡拉季奇和姆拉迪奇,基于斯雷布雷尼察沦陷后至少7,000名波斯尼亚穆斯林男性及男童遭波斯尼亚塞族军队集体处决的事实,指控两人涉嫌种族灭绝、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前南联法庭和国际法院已经认定斯雷布雷尼察事件构成种族灭绝罪,该次事件是二次大战结束以来欧洲土地上发生最严重的罪行。

遭到起诉后,这两人便藏匿行踪。2008年7月,卡拉季奇在贝尔格莱德被塞尔维亚当局逮捕;2011年5月,姆拉迪奇也遭塞国警察逮捕。姆拉迪奇的审判目前尚在进行中,估计将于2017年底前审结。

卡拉季奇案从2009年开始审理。但从头到尾未委托律师代理的卡拉季奇当时抵制开庭,声称需要更多时间准备辩护。尽管初审庭和上诉庭法官一致认为已经给他充分时间进行准备,法官最终仍决定休庭到2010年三月。

2012年6月,检方完成证据提示后,卡拉季奇请求法官驳回对他的11项检控。初审法庭驳回一项对卡拉季奇涉嫌在波黑国内七个城市触犯种族灭绝罪的指控,但维持其他控罪,检方对此提出上诉。2013年11月,上诉法庭将该项指控恢复。初审进行到2014年10月结束。

人权观察指出,卡拉季奇和姆拉迪奇的被捕,证明长期坚持原则要求欧洲联盟追究战争罪责是有价值的。欧盟以塞尔维亚与前南联国际法庭充分合作为加强双边关系的前提,包括逮捕仍在逃嫌犯并移交给该法庭。前述两人的逮捕和移交应当让其他各国了解到,国际司法唯有在各国坚定支持下才能伸张正义。被该法庭起诉的161名嫌犯,目前无一在逃。

尽管前南联法庭相当成功,但波斯尼亚战争期间重大暴行案件尚有数千宗等待处理。其中大部分案件将由波黑当局审判,但另一些案件则由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法院审理,或由该区域之外的其它法院依据普遍管辖原则加以审理。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国家法院(the State Court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已经审结逾250宗战争罪案件,另有逾1,000宗积压案件。波黑当局在实施旨在集中处理最重大案件的国家战争罪策略方面进度缓慢,尤其是在地区和乡镇层级。有些高级官员阻挠伸张正义,公开质疑国家法院及其检察署的正当性。

 “为使其他许多波斯尼亚战争暴行责任者受到追究,国内审判仍然是关键,”辛说。“波黑官员应当改变为削弱究责而尖声指责的做法,尽更大的努力将战争罪犯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