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一名东京惠比寿地方政治人物谴责媒体报导有关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人权议题,并在推特上称同性恋者“变态”,令人恍如回到昨日。就在四年前,当时的东京都知事也曾说同性恋者“有缺陷”。

东京彩虹骄傲大游行,2015年4月26日。

 

© 2015 路透社

然而从2011年至今,情况已经改变,包括东京都部分地区已承认同性伴侣关系,IBM日本分公司等大企业开始为同性伴侣提供某些员工福利,大阪市淀川区和冲绳县首府那霸市先后在2013年和2015年7月宣布成为“LGBT友善城市”。

不论世界各地,只要LGBT权利有所推进,必然引起反弹,这名惠比寿议员的恐同言论便是一例。但该政治人物的同僚立刻对他表示批评,甚至要求他尽快辞职、道歉,足见这种言论伤害之深,让人更加感到日本LGBT群体仍然遭受四面八方的压力──尤其对那些最易受到当局仇恨言论影响的人群而言。

人权观察长期研究日本LGBT年轻人在校园遭受霸凌和骚扰的问题,我们一再得知,许多校园霸凌受害者因为政府官员和校方行政人员的恐同言论而不敢提出举报。

处置这类案件的关键在于,政府既要谴责这种言论,也要采取实际措施保护LGBT群体──包括正在学习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未成年人。日本政府有责任确保伤害同性恋者的言论不至肆无忌惮。保护所有公民的权利,包括人身安全、隐私以及信息与言论自由,是日本政府的义务。

日本近年来在联合国扮演领导角色,并曾在2011年和2014年两度投票支持人权理事会决议,呼吁终止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与歧视。将这些原则带回日本,保护国内的LGBT人士,此其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