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越南正利用模糊的国家安全法规压制异议并逮捕批评人士。美国和其他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签署国应当施压越南撤回修法草案,勿使该国原已极为落伍的刑事法典增添更多侵犯人权的刑罚条款。

越南公安部长陈大光将军在国家会议中心,河内,2015年8月18日。

 

© 2015 路透社

2015年11月,越南公安部长陈大光将军向国会报告,从2012年6月到2015年11月,“警方获报、逮捕和处理的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共计1,410起,涉案人员2,680人。”他说,“同一期间,在野人士借民主、人权之名非法成立逾60个团体和组织,参与者约350名,分布于50省市。”

 “越南政府公开宣布逮捕数千人,并坦言以民主和人权团体为目标,令人深感忧虑,”亚洲部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情况显示,越南政府正大肆滥用该国压迫性的国家安全法律,将和平言论罪刑化,迫害异见人士。”

越南国会正就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进行审议,本会期将于11月28日告终。该修正案内容显然针对维权人士和异见分子。政府非但不欲废除原有的落伍法规,反而建议对博客和维权人士处以更严厉的刑罚。

据过去纪录,越南经常利用国安罪名长期羁押囚犯,不准其会见律师或家属且不予适当医疗。陈将军提到的2,680名在押人士的现况,应当尽快获得澄清。越南政府应该公布每一案件的信息,包括人名、被控罪名(若有)、是否已被定罪、每人曾经或正被拘押的时间以及其他相关详情。

越南经常利用刑法或其他法律中字义模糊、解释笼统的条文,监禁和平的政治或宗教异见人士。例如:“阴谋颠覆人民政府罪”(刑法79条,最高可判处死刑),“背叛祖国罪”(87条,最高刑期15年),以反对人民政权为目的逃往国外或滞留国外罪”(91条,最高可判无期徒刑)以及各种“附加刑”,包括“国家安全罪”刑满出狱后继续剥夺部分权利,处以最长达五年的缓刑,以及没收部分或全部个人财产(92条)等等。

现行法律条文已经够糟,而且经常被政府滥用压制批评人士。但若仅因政府认为某些人可能发表意见或组织抗议,就可以把他们抓起来关上五年,那实在太荒谬了。

布莱德・亚当斯

亚洲区主任

越南还利用刑法其他条文对付和平异见人士,包括:“利用...自由民主权利侵犯国家、社会团体或公民的利益”(258条)、“扰乱公共秩序”(245条)以及偷漏税等罪名。

修正案变本加厉的新增条款包括在第109条(原79条)、117条(原88条)和118条(原89条)增订“为实施本条犯罪而进行犯罪预备的,处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现行法律条文已经够糟,而且经常被政府滥用压制批评人士,”亚当斯说。“但仅因政府认为某些人可能发表意见或组织抗议,就可以把他们抓起来关上五年,那实在太荒谬了。”

2014到2015年,在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期间,越南在美国压力下释放了14名博客和维权人士。然而,其他人仍被警方拘押,有些迄今未被移送法院审理。已在服刑者包括:博客陈黄维实(Tran Huynh Duy Thuc)、裴氏明姮(Bui Thi Minh Hang)、阮文理神父(Father Nguyen Van Ly);音乐家陈武映平(Tran Vu Anh Binh)和温明庭(Vo Minh Tri);维权人士邓春耀(Dang Xuan Dieu)、胡德和(Ho Duc Hoa)和阮邓明曼(Nguyen Dang Minh Man);以及土地维权人士何氏碧羌(Ho Thi Bich Khuong)。其他2014年被捕尚未受审的包括:博客阮友荣(Nguyen Huu Vinh,别名Anh Ba Sam,意为“流言传播者”)、阮氏明水(Nguyen Thi Minh Thuy)和阮庭玉(Nguyen Dinh Ngoc ,别名Nguyen Ngoc Gia ,音:阮玉嘉)。

由于劳工权利成为关注焦点,越南在2014年6月释放了工运人士杜氏明杏(Do Thi Minh Hanh),她在2010年因协助组织自发罢工而被以刑法89条逮捕。杜氏的工运伙伴阮黄国雄(Nguyen Hoang Quoc Hung)和段辉彰(Doan Huy Chuong)则仍在押。如果此次刑法修正案通过,当局只要怀疑他们可能协助组织罢工,就可以逮捕杜、黄、段三人。

根据陈将军的报告,警方“及时阻止国内反对人士挑拨、煽动民众进行反党、反国家的集会、游行和抗议活动。[警方] 积极打击政治 [反对团体],分化、孤立其领导人物,以防他们借着‘公民社会组织’的形式集结势力。”陈将军坚称警察的职责包括“防范任何组织、宣传国内政治反对组织的图谋,以及利用互联网组织、宣传非法团体和组织的活动。”

 “越南政府在TPP谈判时看来中规中矩,但现在协定既已签署,政府又开始逐步收紧对批评人士的钳制,”亚当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