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谈判代表上桌寻求终结叙利亚血战。然而,当他们周六齐聚维也纳展开多方会谈时,必须面对巨大的政治障碍:谁来代表各武装团体,哪些团体会被摒于门外?阿萨德总统的命运应由谁决定,何时决定?叙利亚能否维持领土完整,或者终将被瓜分为几个小国?伊朗和沙特两国能够被说服合作吗?

2014年3月7日, 民众检视疑似遭到效忠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军队攻击的地点。

© 2014路透社

不限于上述的各种重大变数,恐将耗费谈判各方漫长时间。同时,杀戮仍在继续,估计已夺走百万条人命,造成四百万难民(许多逃向欧洲),另有六百万到八百万人在境内流徙,数十万平民遭到围困,更多平民身陷囹圄,他们的苦难还看不到尽头。

面对无边惨祸,国际社会迄今仅仅回应说:我们将安排和谈,然后一切都会好转。但叙利亚人民已为这种苍白无力的答复付出五年惨重代价。

难以承受的现实是,短期内达成和平协议的希望极为渺茫。即便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表面迎战伊斯兰国实则为阿萨德撑腰──也未能如普亭总统所期待地翻转局面。

与其全力投注于无望的和平,何不将谈判焦点移向保护平民?终结战争其实不是保护无辜男女老幼的唯一途径。

让士兵继续互相残杀但不波及平民百姓是可能做到的。日内瓦公约和国际人道主义法主要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

这场战争变得如此致命,正因为许多交战方──尤其是阿萨德部队──以藐视日内瓦公约为主要战略。

与其全力投注于无望的和平,何不将谈判焦点移向保护平民?终结战争其实不是保护无辜男女老幼的唯一途径。

肯尼思・罗斯

人权观察执行董事

许多武装团体──尤以伊斯兰国为最,但也包括努斯拉阵线(Al Nusra Front)和叙利亚自由军(Ahrar al Sham)等其他极端主义团体──必须为屠戮平民负责。但迄今叙利亚平民最严重的死伤──及其造成的难民潮──起因于阿萨德政府决定将反对派占领区的平民和非军事机构列为军事目标。

叙利亚军队以飞机大炮轰炸医院、学校、餐馆、商场等一切平民生活或聚集的地点。其目的显然是要赶跑反对派占领区的人口,并让邻近地区民众看到接纳反对势力的下场,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这种冷血且非法的战略不仅让叙利亚人民付出生命损失和流离失所的代价,更是和平的一大阻碍。

当战士们眼看家人惨遭攻击,家园毁于一旦,邻里家破人亡,只会逼他们走上极端。当敌人还在向你的同袍开火,寻求共识原已十分不易。何况当政权把屠刀伸向你的家人,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将让和平的希望显得更加渺茫。

尝试在维也纳谈判永久和平没什么不好;只是我们几乎无法相信这次会谈能比前面许多次获得更大成果。既然如此,谈判各方应着力于可能达成的协议,尽速为那些还留在叙利亚的人民带来真正的改善。

即便在维也纳正襟危坐的这群人无力从此消弭一切暴行,但他们确有足够的影响力,可以建立一个记录并审查战争犯罪的机制。阿萨德政府日益仰赖俄罗斯与伊朗的支撑。美国、欧盟、土耳其和波斯湾诸国则可以影响反对阵营的不同派系。

维也纳应该没有人会公然容许攻击平民。但也还没有人积极向盟邦施压阻止这种行径。维也纳会谈可以获致丰硕成果,只要与会各方停止对日内瓦公约的空谈,开始坚持叙利亚所有交战方均须尊重公约规范。

肯尼思・罗斯是人权观察执行董事。

请关注他的推特:@KenR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