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在中国维权人士曹顺利于北京遭任意拘押两周年的今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成员国应要求中国说明其对曹顺利被拘及死亡一事的处置。人权理事会今天在日内瓦召开第30届会议。

曹顺利。 openDemocracy提供。

 “曹顺利为争取参与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的审议,付出了最高代价,”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在她被拘致死两周年的今天,该案责任竟仍未受到任何追究,也没有任何调查迹象,令人震惊。”

2013年,长年从事维权活动的曹女士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政府允许独立的民间组织参与起草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的国家报告。根据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各国政府应该谘询公民社会的意见。曹顺利为此发表公开信,并组织在中国外交部前的和平抗议,要求政府在准备审议文件时提升透明度。

人权理事会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让所有成员国负起责任,包括像中国这样的强国。凡是为参与联合国机制而遭国家报复的案件,人权理事会在制度上均有责任加以追究。中国迟未对本身行为负责,已使人权理事会的公信力受到考验。

索菲・理查森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

她被拘捕后下落不明长达五周,直到2013年10月21日,中国在日内瓦接受普遍定期审议前夕,外界才得知她已因“非法集会”罪名遭刑事拘留。

曹顺利的律师和家属一再呼吁关注她在看守所中健康恶化的状况。2013年11月,驻所医师诊断她患有肺炎等多种疾病。

她的家属不断为她申请取保候审就医,但直到2014年2月她陷入昏迷后,看守所官员才将她转送北京一所医院。警方此时转而催促家属办理取保就医,以免她在拘押中死亡。警方还拘留了至少五位公民,因为他们赶到医院探视病危的曹顺利。

曹顺利于2014年3月病故,就在人权理事会春季会期开始前夕。

关于曹顺利被拘押和死亡一案,中国当局仅以三言两语带过。事发当时,官员宣称“没有人因为参加合法活动或国际机制受到报复。”近来则有官员说曹顺利是因涉嫌犯罪被依法起诉,或质疑她称不上是人权捍卫者。

在曹顺利甫过世后召开的人权理事会上,中国外交官运用议事程序阻挠大会为曹顺利默哀。许多日内瓦在场人士说,这个国家不但不让国内最着名的人权捍卫者发声,还企图阻止其他人权捍卫者用沉默来纪念她。

两年来,北京加大力度打压公民社会,众多维权人士、作家和律师遭到拘押、判刑。这一波国內打压加上曹顺利被拘致死案,已对中国维权人士产生寒蝉效应,无法为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的工作提供坚实有效的信息,包括即将在2015年11月进行的反酷刑公约审议。

 “人权理事会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让所有成员国负起责任,包括像中国这样的强国,”理查森说。“凡是为参与联合国机制而遭国家报复的案件,人权理事会在制度上均有责任加以追究。中国迟未对本身行为负责,已使人权理事会的公信力受到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