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克・奥巴马总统

美国华盛顿特区20500

宾夕法尼亚大道西北1600号

白宫

 

尊敬的奥巴马总统:

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2015年9月24─25日赴美进行国事访问,谨此致函。我等组织数十年来致力于促进并捍卫中国人权,并深切关注习主席上任后人权严重倒退的情况。

我们十分感谢您的政府对中国人权环境恶化所表达的关切。然而我们相信,鉴于习主席即将获得高规格接待,而他所领导的政府对当前的人权危机负有责任,此时邀请受压迫的中国维权人士代表访问白宫仍是至关重要且切合时宜的。

中国政府敌视的一个主要对象,正是该国近年来最伟大的人权成功事迹之一:一个日益独立且勇于发声的公民社会。虽然面临着任意拘押、酷刑虐待、骚扰家属和被迫失踪等各种风险,公民社会人士仍为争取政府公开透明而持续倡导全国性和地方性的改革。正是这群人不停努力纠举官方错误;也正是这群人为社会各界──从少数民族、宗教弱势群体到身心障碍人士──提供法律援助和公共卫生服务,带头反对歧视、捍卫人权。

换言之,他们不仅和您的政府同样追求中国的正面变革,也和您本人共享许多类似经验:他们之中包括社区组织者、法学教授和执业律师、虔诚的宗教信徒、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以及带来正面变革的和平社会运动人士。然而,习主席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对这个体群发动了二十年来前所未见的严厉打压,将他们的努力视为国家安全的根本威胁。从7月中到8月中,中国刚刚形成的人权律师群体中,超过250名人士成为警方全国扫荡行动的目标。虽然大多迅速获释,该群体现在显然较前沉默许多。最危险的是仍然在押的22名律师或法律维权人士,其中15人遭到刑事拘留或“监视居住”于不明地点,另7人则被警方带走失踪。数个非政府组织遭到当局毫无法律依据的骚扰,被迫关门。作家和记者被罗织罪名检控,噤若寒蝉。宗教信仰者持续遭关押,许多敬拜场所被查封或拆除。我们相信,当局草拟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的目的之一,正是为了断绝公民社会赖以运作的境外资金来源。其他近期草拟或制定的多项法律,包括国家安全法、反恐怖主义法草案和网络安全法,也将批评政府的和平表达行为视为威胁国家安全。公民社会人士大多不认为上述情况可能在习近平任内得到改善,他的任期至少将延续到2022年。

我们感谢您的政府已设法为其中部分个案发声并伸出援手,要求中国政府撤回侵犯人权的立法,并由较低阶层官员会见中国独立民间人士。然而,由于既有作为尚不足以迫使北京改弦更张,我们相信您有必要在习近平访美之前,公开邀请中国公民社会人士到白宫会晤。我们相信通过您公开表达的支持与声援,可能使中国公民社会人士及组织所受的压迫减轻,从而保护他们推动司法改革、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其他有助美中关系良性发展的重要议题。

我们认为,您必须在习主席离开华府前给予明确、公开的信息,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压迫公民社会。为达此一目标,我们敦促您在习主席访问前邀请和平表达异议的律师、作家、维权人士和宗教领袖进入白宫,共同抵制北京的压迫。我们期待与您商讨此一问题。

 

索菲・理查森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

敬上

 

谛・库马尔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国际倡导主任

 

谭竞娥

中国人权/执行董事

 

戴尔芬・郝尔冈

无国界记者/美国分部主任

 

傅希秋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

 

杨建利

公民力量/主席兼创办人

 

阿里木・斯伊托夫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

 

马克・P・拉贡

自由之家/主席

 

玛提奥・梅卡奇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