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俄罗斯身心障碍儿童获取优质教育严重受阻。俄罗斯政府应当在既有成就基础上,确保身心障碍儿童在各级教育体系均能获得优质的全纳教育。

一名男孩坐在俄罗斯西部一所国立视障及听障儿童寄宿学校的教室。

 

这份45页的报告,《求教无门?俄罗斯身心障碍人群的教育阻碍》,发现身心障碍儿童因为许多阻碍而无法就读普通学校。例如缺乏升降设备协助儿童在校舍内移动,缺乏供视力缺损儿童阅读的大字课本、科技辅具和教师助理等等。基础设施的阻碍和交通可及性不足,使部分儿童无法离家或到达学校。

 “和今天开学的俄罗斯全国数百万儿童一样,身心障碍儿童也有权利在教室里与同龄者一起学习,而非被排斥在优质教育门外,”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部副主任简・布坎南(Jane Buchanan)说。“俄罗斯政府既然将身心障碍人群的教育列入施政重点,就应当立即履行承诺,让身心障碍儿童在自己社区的学校就读。”

全纳教育确保身心障碍者和非身心障碍者共同在教室中进行平等、无阻碍的学习,并确保身心障碍者在学习时得到适当协助。人权观察指出,全纳教育对于身心障碍者充分参与社区、打破孤立与隔离非常重要。

人权观察在俄罗斯研究发现,有些学校的行政人员拒绝身心障碍儿童入学,认为他们缺乏学习能力,与普通儿童在一起不安全,或不守规矩。俄罗斯法律保障人人享有教育权,并已通过法律修正案,自2016年1月1日起禁止一切生活领域对身心障碍者的歧视。

许多身心障碍儿童仍被隔离在专门招收某类障碍儿童的特殊学校。这些学校通常离家较远,教学科目有限。其他身心障碍儿童则留在家中,与同龄者互动机会不多,教师仅每周来访几次。

弱视少女尤里安娜(Yuliana G.)说,她更愿意到离家较近的普通学校读书,但因为当地学校无法按她的需求提供便利设施,只好到特殊寄宿学校上学。“我在家乡有很多玩伴,每到开学 [离家] 我就很想念他们,”她说。“如果你不能住在同个社区,怎么维持友谊?还有,我也很想念我的家人。”

由公立育幼院收容的数万身心障碍儿童只能得到质量很差或很少的教育,许多甚至没有得到任何教育。人权观察研究员在2013到2014年访问了俄罗斯10家专收身心障碍儿童的公立育幼院,发现许多儿童遭到机构工作人员严重虐待和忽视。

由于得不到优质教育,身心障碍者成年之后通常无法上大学或习得就业所需的专业技能。

《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已于2012年获俄罗斯批准。该公约要求,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为身心障碍者提供本地、优质的全纳教育,包括初等、中等和高等教育,职业训练,以及成人教育。俄罗斯政府还应确保身心障碍者获得充分发展其潜力所需的其他服务。

 “数十年来,身心障碍儿童依据障碍和学习能力而被分类、隔离,”布坎南说。“至关重要的是,政府必须关注每一个学生的个别需要,决定政府该如何支持每一个孩子,在她或他自己的社区中,充分实现他们的学术和社交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