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UNMISS)取水区前排队的妇女,通常要等上好几小时,有时在清晨前就得开始排队 

 

© 2015 Samer Muscati/人权观察

(内罗毕)-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南苏丹政府军及其同盟部队在进攻团结州时对平民广泛烧杀掳掠,强迫民众迁徙。在2015年4月到6月的攻势中,故意攻击平民及其财产应成立战争罪,杀人和强暴则可能成立危害人类罪。

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UNMISS)成员于今年5月视察时发现,路博卡纳县(Rubkona)尼亚尔迪乌镇(Nhialdiu)遭部分焚毁,包括图中简陋民房。

© 2015 私人提供

这份42页的报告,《尽成焦土:南苏丹团结州的毁村、杀戮和性暴力(They Burned it All: Destruction of Villages, Killings, and Sexual Violence in South Sudan’s Unity State)》,基于今年6月到7月对170馀名幸存者和目击者的访谈纪录。其中逾125名受访者,或因战乱,或因村庄遭政府军或亲政府的布尔-努尔族(Bul Nuer)民兵攻击,被迫逃离家园。人权观察纪录到大约60起骇人事件,不分男女老幼的平民遭到非法杀害。他们有些被吊死,有些被枪杀,还有人被活活烧死。受访者经随机选样,几可确定人权观察所纪录的案件仅为其中部分案例。

 “政府同盟部队在对团结州大部分地区进行扫荡时实施恐怖残杀,并四处强暴妇女、焚毁无数民房,”人权观察非洲部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此次对团结州的焦土攻势,是整个罔顾平民生命的冲突之最新发展。”

杀戮首先发生在城镇和村庄中,但与政府军协同作战的布尔-努尔族战斗员继续深入树林和沼泽,射杀惊慌逃窜的平民。“他们把民众和牲口当做猎物,”一名妇女说。她和许多人一样在芦苇和草丛中躲藏了好几天。

人权观察访问了来自25个以上村庄或避难所的民众,他们说政府军和民兵恣意纵火,导致他们居住的村庄全毁或半毁。士兵和民兵还故意破坏粮仓和准备耕种的种子。

南苏丹冲突始于2013年12月,起因是分别効忠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和副总统里克・马查尔(Riek Machar)的两派部队交火。这场冲突充斥战争罪行,包括基于族群或政治立场而普遍杀戮平民。已有两百万人被迫逃离家园。

政府同盟部队在对团结州大部分地区进行扫荡时实施恐怖残杀,并四处强暴妇女、焚毁无数民房。此次对团结州的焦土攻势,是整个罔顾平民生命的冲突之最新发展。 丹尼尔・贝克勒 非洲部主任

2015年4月,政府兵分多路发动攻击,试图夺回被反对派占领的团结州领土。据联合国统计,苏丹人民解放军(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Army,简称SPLA)和同盟民兵的这次进攻造成至少十万人被迫迁徙。失去粮食、牲口和住屋而沦为赤贫的成千上万民众,纷纷逃向设于该国首都的联合国基地,许多人在拥挤不堪、毫无卫生的环境中栖身,其他人则逃进援助机构难以抵达的沼泽地区。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应当扩大个人制裁的对象,纳入在团结州攻势中犯下严重罪行的军官和其他相关人士,并应对冲突各方实施武器禁运,以阻止攻击平民的事件继续发生。人权观察并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年7月下旬到埃塞俄比亚首都亚迪斯亚贝巴访问非洲联盟时,应当公开承诺推动武器禁运。

安理会还应当设法加强问责,例如成立由南苏丹和国际律师及法官共同组成的混合法庭对最严重犯罪进行调查起诉,或者提交国际刑事法院进行调查,或者双管齐下。非洲联盟、区域内各国政府和南苏丹各主要伙伴国,例如美国,均应支持上述各项措施。

人权观察纪录的部分攻击行为,也涉及反对派及其同盟武力的士兵,特别是在团结州南部的马耶迪特县(Mayendit)和潘尼加尔县(Panyijiar)。但对团结州中部路博卡纳县、古伊特县(Guit)和科曲县(Koch)等地的攻击常常没有遭遇抵抗,因为当地反对派士兵和其他男性大都已为保护牲口或避免攻击而逃走。留下来照顾小孩的妇女则面临进攻部队的残暴对待。

人权观察纪录到63起强暴案,包括集体轮奸和同一名妇女遭到多名士兵强暴的案例。政府军士兵和布尔-努尔族民兵经常殴打妇女,有时反覆殴打并威胁杀死她们。许多妇女和儿童被迫搬运战利品回到布尔-努尔族领地,有时路程耗时数天。另有些妇女和女童被视同财产遭到绑架。

在人权观察的受访者中,只有一名妇女在遭受性暴力后获得医疗或其他服务。

人权观察也访问了近50名因团结州南部战事而被迫迁徙的民众,他们遭到政府军攻击,以及同时另一攻势中政府军与同盟部队和部分反对派战士参加的武装民间组织之间的战斗波及。政府军夷平泰耶尔(Taiyer)的港口,烧毁部分其他城镇和村庄。士兵强暴并绑架平民,射杀逃跑民众,有些人遭坦克冲撞辗压。

相关调查必须包括实施暴行部队的指挥官所扮演的角色。举例而言,应该调查团结州SPLA第四师副师长马修・普江(Matthew Puljang)和指挥官提亚伯・盖卢亚科・泰泰(Thiab Gatluak Taitai)是否应负刑责,包括他们个人的直接责任以及做为指挥官的责任。第四师参与对团结州中部的攻势。同时,今年5月进攻团结州南部的各部队指挥官也应受到调查,以厘清总参谋长保罗・马龙(Paul Malong)在作战计划中的角色,以及他是否及应否知道军方犯下的暴行。

 “在这场残酷冲突中,妇女和女童首当其冲,沦为士兵强暴、绑架、殴打和强迫劳动的目标,”贝克勒说。“对逃难平民的残暴攻击,加上四处焚毁村庄、粮食和其他民众赖以维生物品,显见该国政府的目的就是强迫民众迁离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