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奥巴马政府说法,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是一个创造双赢的万灵丹。该政府表示,它可以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改善对劳工和环境的保护,促进国际商业透明度,并有助进一步落实与亚洲的友好关系。

然而,许多美国国会议员并不买帐。行政部门急需获得“快轨”授权以完成TPP谈判,参议院可能在本周对此进行关键表决。但反对该议案的力量正在迅速膨胀,而且横跨华府的政治和意识型态光谱。奇特的是,反对阵营超越了党派立场。共和党的参院领袖及大部分参议员都支持快轨,反倒是民主党领袖站在反方。两党都有参议员不同意这项方案。

TPP伙伴国家将包括像越南和汶莱这些压迫性的非民主国家,以及其他人权纪录不佳的国家,例如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墨西哥。关注宗教自由的议员,可能会对越南监禁地下教会领袖的问题感到忧虑。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权利的倡导者,则为马来西亚和汶莱的反LGBT法律惴惴不安。

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安的是,汶莱苏丹宣布将实施某种形式的伊斯兰宗教法规(Sharia),可以对同性恋者施以鞭刑,涉及婚外性行为者更可能被石头活活砸死。另一方面,健康权倡导者关心的是协定草案中的专利权条款,为了延展制药厂商的获利,牺牲为公共卫生而让患者更容易取得救命所需的学名药的努力。

还有其他团体忧心协定中有关投资争端解决的条款,当政府制定或实施卫生、安全或环境等法律或政策而影响企业盈利时,相关公司可以起诉政府请求赔偿。举例而言,这种机制曾被一家菸草公司用来控告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反菸法律,以及被一家金属冶炼公司用来控告秘鲁政府,因为该国政府采取行动强迫该公司清除它所造成的大量污染。

面对这种种证据,奥巴马政府仍然坚持该协定刻不容缓。政府表示,TPP将使像越南这样的国家负上义务,提升对人权和劳工权利的尊重。它表示,该协定的劳动专章将纳入各项标准,要求各国保护工人权利、取消政府对工会的控制、并捍卫工人自我组织的权利。关于投资争端的条款则将遏阻过去曾经发生的各种恶劣情况。

然而,外界无从得知该协定的实际内容,因为谈判文本被列为机密。行政机关只让达到一定机密层级的国会议员及其助理分享文本内容。

帮政府说句公道话,美国贸易代表署曾设法改善协定部分重要内容,例如劳动专章,行政部门也试图利用整体谈判做为施压各国改善人权纪录的杠杆。由贸易代表署的声明,以及曾看过文本内容的人士所透露的讯息看来,目前的TPP劳动专章似乎规定成员国必须接受某些核心劳动标准,包括组织工会的权利。

不过,问题是这些条文对真实世界不会产生多大影响。

行政部门的官员,包括奥巴马总统自己,几乎在每一次谈到TPP劳动条款时都不忘提到“可执行”一词。然而真相是,TPP的劳动专章实际上是无法执行的。行政机关利用该协定为杠捍,敦促有问题的国家─例如越南、马来西亚和汶莱─在更广泛层面改善人权纪录的努力,目前为止都成效不佳。

越南的情况最能说明问题。美国已花了将近四年时间,施压越南改善其人权纪录,特别是劳工权利,所用的杠杆不仅是TPP,还包括更紧密的军事关系。美国得到的回应,不过是少许承诺,小小进展,外加几名政治犯的释放。(如果这也能叫释放的话:一名获释囚犯已病入膏盲,释放后几星期就过世;另外两人只是假释,被流放到美国。)

越南政府依旧利用该国刑法限制言论与结社自由的条文,监禁异议人士和批评者。过去四年,在美国与越南进行TPP谈判的同一时期,共有超过150人被判刑。

在此同时,越南的劳工权利纪录仍在谷底。法律不允许在官方控制的越南劳工总联盟(Vietnam General Confederation of Labor)之外存在独立的工会,并将企图组织独立工会的行为视同颠覆国家的犯罪。多名工运人士,例如阮黄国雄、段辉彰,至今仍在狱中。成千上万被行政拘留的毒品犯罪嫌疑人则被强迫从事无偿或几近无偿的劳动。只要知道这种以“毒瘾戒治”为名的强迫劳动项目竟是由越南劳动部主管,即可见微知着。

行政部门坚持认为TPP劳动专章可以迫使越南改善劳动权纪录,因为河内必须修改法律容许成立独立工会─附带说明,这仅限于厂级工会,不包括行业性工会或工会联盟。

然而,既没有运作良好且立场超然的劳动争议制度,又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实在很难想像这些纸面上的改革如何成为现实。

更糟的是,如果不同时改革法律体系中的其他问题,越南劳工组织者依旧很容易被套上反党或反政府活动等罪名遭到检控─按政府观点,包括散发文宣或在公园一边野餐一边读《世界人权宣言》都足以构成犯罪。

行政部门宣称劳动专章具有可执行性,但我们看不出它将如何执行。倘若TPP生效以后,越南仍旧践踏劳工权利,有何救济途径?难道不存在的工会可以利用不存在的劳动争议机制,向越南不存在的独立司法体系提出劳工的控诉吗?

顶多,国际或美国劳工团体可以向美国政府请愿,要求它向某个贸易法庭控告越南政府,但这项机制只能适用于一般性的侵权行为,不适用于个案。

该协定付之阙如的,是一种强制成员国政府履行其劳动权承诺的具体机制。一旦越南取得TPP成员国的优惠后,还有什么能逼迫它进一步改革呢?比较好的做法是谈出这样一种协定:只要越南或其他国家未能落实本身的承诺,就暂停关键性的优惠待遇。

奥巴马政府在说明TPP的预期效益时,必须实事求是。为自由贸易牺牲人权保障已经够糟了,如果还想拿根本不存在的人权保障来推销这个协定,那就更不可原谅了。

奥巴马政府必须更加努力施压TPP成员国,使其真正改善人权纪录而非空口白話。美国不该让TPP向前推进,除非它能作出更严肃的承诺,促成真正可执行的劳工权利保障条款,并使一般性的人权问题得到更妥善的处理。当前,国会应当更加着重于协议的具体细节,予以强力监督。匆忙上路是没有必要的,何况问题如此严重,代价如此高昂。

约翰・席夫顿(@johnsifton)是人权观察亚洲倡导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