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青少年睡在拘留室。在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设于亚利桑那州诺加利斯的诺加利斯收容中心,关押著数百名等候审查的移民儿童。摄于2014年6月18日。

© 2014 路透社

(华盛顿特区)-美国政府拘押无伴移民兒童──有时甚至長期拘押──的政策,以及不当的程序,使得这些孩子易受伤害。2014年6月24日,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Committee on Homeland Security)已针对无伴移民儿童──没有家长或监护人同行的儿童──进行听证。6月25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也将就此议题召开听证。

美国政府预估2014会计年度共有9万名无伴移民儿童跨过美国与墨西哥边界,超过2011年越境人数的十倍。还有成千上万儿童将在家长陪伴下越界,人数也较前几年增加。

“美国政府拘押大量儿童的政策伤害了孩子,也是对国际标准的藐视,”人权观察美国部研究员克拉拉・隆恩(Clara Long)说。“国会应参考其他面临大量越境问题的国家的成功经验,寻找其他方式取代拘押。”

美国国内法规定海关及边境保卫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简称境保局)拘押儿童最长不得超过72小时。在当前人数激增以前,儿童只会被拘押大约12小时,但最近的报告显示,境保局将儿童拘押近十天甚至两星期。之后,儿童会被移送到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难民安置局(Office for Refugee Resettlement),他们可能在那里继续遭到拘押。

根据国际人权标准,拘押只能做为最后手段且限于非常短暂的时间。联合国曾于2013年表示,儿童绝对不应以移民理由加以拘押,而且移民拘押绝对不应被视为符合儿童的“最佳利益”。

各方面研究均发现,移民拘押可能有碍儿童的精神卫生,包括拘押期间之后的持续性伤害。其中尤以无伴儿童最易受到负面影响。

“近来无伴移民儿童抵达美国的人数激增,但不能因此合理化拘押期间的延长,”隆恩说。“世界上同样面对大量移民的一些国家,不用拘押大多数孩童也能解决问题。”

根据2013年的立法,欧洲联盟成员国只能在“特殊情况”拘押无伴儿童。儿童绝对不能被关在监狱,且必须尽快释放。比利时在拘押之外还有各种不同的居住方案可供选择,包括个别和集体的接待设施,允许移民依其意愿自由出入。做为欧盟门户的马尔他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大量未成年移民,但该国已宣示将在2014年3月终结对儿童的移民拘押。

美国适用在越境者的现行政策也不符合国际标准,即必须考量儿童的最佳利益予以谨慎审查──他们都是人口贩运受害者或难民,一旦被遣返将面临人口贩运者或侵权者报复。这些儿童没有系统性地获得法庭指派辩护人──尽管有一个小型的先导方案提供某些律师协助──也没有获得指派监护人,而这两者都是国际标准所要求的。

根据美国现行政策,可能成为难民的无伴移民儿童必须通过初步政治庇护审查,以及由著制服的武装境保局官员所执行的部分人口贩运审查。相对地,根据国际标准,为了儿童的最佳利益,对儿童的这些审查应在友善且安全的环境中,由熟悉年龄及性别敏感性访谈技巧的合格专业人士来执行。

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的听证凸显出一道鸿沟,即美国立法者的观点,与公平对待无伴儿童并尽量避免使他们受到伤害的需要之间,距离愈来愈远。举例而言,阿拉巴马州众议员麦可・罗杰斯(Mike Rogers)说:“为何我们不把他们装上一辆巴士…送他们回去瓜地马拉?”其他人则主张政府应著重于将儿童驱逐出境。乔治亚州众议员保罗・布朗(Paul Broun)称这些儿童为“法律破坏者(lawbreakers)”,并质问政府为驱逐儿童及其家人做了哪些努力。

“许多无伴移民儿童一旦被遣回本国极易遭受迫害,”隆恩说。“让他们接受仅仅走过场的审查或不经任何审查,可能导致美国涉及违法遣返,并使这些儿童遭遇极大危险。”

人权观察呼吁美国政府:

  • 建立拘押以外的制度来处置所有无伴移民儿童,不论是将他们交给适当的审查监护人,或将他们安置在家庭式环境,并提供充分教育机会、适当营养及卫生、社会互动和休憩;
  • 确保只在极端少数的例外情形下,才会将无伴移民儿童送交移民拘押;
  • 若动用拘押,必须限于最短时间,且应在能够解决儿童需求而不致造成进一步身心伤害的适当场所;
  • 为无伴移民儿童提供完整公正的审查,指派儿童福利专家,以对儿童友善且考量年龄便利的方式,收集适时、相关的信息;
  • 确保无伴儿童,尤其寻求庇护者,得到法律援助和监护人,负责代表其最佳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