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撷取自2014年4月11日上传YouTube的一段视频,显示叙利亚科佛芝塔上空的爆炸云底部有大片黄色烟雾随之飘移,由颜色浓度看来,它在20秒内便迅速消散。

2014年5月13日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证据强烈显示叙利亚政府于2014年4月中旬派直升机在该国北方三个城镇抛下内有瓶装氯气的桶爆弹(Barrel Bombs)。这些攻击以工业用化学品做为武器,这是国际反化学武器条约所禁止的行为,叙利亚已在2013年10月加入该条约。叙利亚政府是冲突各方之中唯一拥有直升机和其他类型飞机的一方。

4月29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简称禁化武组织)秘书长宣布组成调查团,以便查明叙利亚政府在该国使用氯气的指控。该组织指出,叙利亚政府已同意调查团访问,并将在其控制区域提供安全保护。

“叙利亚显然使用氯气武器──而且针对平民──已公然违反国际法,”人权观察中东和北非部副主任纳迪姆・奥尔芮(Nadim Houry)说。“它使联合国安理会将叙利亚情势移送国际刑事法院又增添一项理由。”

人权观察访谈了十名目击者,包括五名医护人员在内,还掌握到攻击行动的视频和残骸照片,强烈显示政府军于4月11日到21日之间空袭叙国北方三城镇时,曾投下装有氯气瓶的桶爆弹。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親眼看见直㫒机抛掷桶爆弹,或在爆炸前听到直升机的声音,然後立刻聞到特殊氣味。目击者的描述全都符合受害者曝露于窒息性毒剂(或称肺损伤毒剂)的临床症状。

根据当时收治 受害者的医师事后告诉人权观察,这几次攻击杀害至少11人,并造成其他近500人出现氯气中毒症状。人权观察纪录的攻击事件如下:

科佛芝塔(Keferzita),位于哈玛省(Hama)哈玛市西北方的一个城镇,在4月11日和18日有2人丧命,约200人受害,其中5人情况严重,消息来自一名当地医师;

奥德曼纳(al-Teman’a),哈玛市北方伊德里布省(Idlib)境内的一座城镇,在4月13日和18日至少有6人丧命,近150人受害,消息来自当地野战医院医疗队成员及另一名目击者;以及

德曼斯(Telmans),伊德里布省伊德里布市东南方一座城镇,在4月21日有3人丧命,约133人受害,消息来自当地野战医院一名志愿者。

德曼斯位于政府控制的瓦地・阿代夫(Wadi al-Deif)军事基地以东3公里,距离目击者指称的最近前线阿哈米得(al-Hamid)则有11公里。奥德曼纳与目击者指称的最近前线冈协康(Khan Sheikhoun)相距7公里;科佛芝塔距冈协康10公里。 在4月11日对科佛芝塔的攻击中,目击者说有非政府武装部队战士在该镇500公尺外占领据点。

此外,据视频证据和当地维权人士发布的信息指出,氯气桶爆弹曾在4月12日在科佛芝塔被使用。但人权观察无法依据目击者的说法加以证实。

人权观察访问的十人中有七人说,曾在桶爆弹攻击目标附近闻到特殊气味。他们说那种气味很像家中常用的清洁剂。目击者指的可能是漂白水,其中含有以次氯酸为主的数种含氯化合物。当氯气遇到水份,例如大气中的水蒸汽或鼻腔黏膜分泌的液体,将会溶解产生大量次氯酸。因此,闻到近似家用清洁剂气味的说法,符合氯气的特徵。

数名受访者报告,该气味弥漫数小时才消散。尽管氯气本身并无持久性,但这种说法符合次氯酸化合物在环境中持续存在的特徵,这些化合物是氯气混合大气中水蒸汽或鼻腔黏液的产物。

接受人权观察访问者中,半数指出桶爆弹爆炸后产生“黄色烟雾”或“橙黄色烟雾”,加上一般炸弹爆炸产生的烟雾。根据摄于科佛芝塔西区边缘且已于4月11日上传YouTube的一段视频,画面中不明弹药近乎垂直下降及其爆炸声响,完全符合直升机投掷桶爆弹的特徵。爆炸后几秒钟,在向东飘散的大片烟尘底部出现一片特殊的黄色斑点(见下图第4张)。纯氯的颜色是淡黄绿色。有关报告指称在攻击地点出现不寻常的“黄色烟雾”,与工业用高压钢瓶破裂释出氯气的状况相符。

所有受访的医疗人员都说在桶爆弹爆炸后看到曝露于氯气的临床症状。轻微曝露可导致眼部泛红、发痒和视觉困难。较严重曝露可引起呼吸困难和呼吸急促症状。更高度曝露则可导致呕吐、严重呼吸宭迫、咳嗽不止甚至窒息,其原因是氯气在支气管中溶解产生氢氯酸和次氯酸造成化学伤害导致肺部大量积水。据受访者报告,他们曾看到上述三种不同程度的曝露受害者。

化武毒剂侦测及危害专家基思・B・瓦德(Keith B. Ward)检视了目击者向人权观察报导的临床症状以及这几次攻击的视频纪录。瓦德说,访谈和视频强烈支持我们的论断,即上述攻击行动涉及使用氯气,这些氯气极可能是由破裂的商用高压钢瓶泄出。

视频显示,在科佛芝塔4月11日和18日遇袭和德曼斯4月21日遇袭后找到的桶爆弹残骸附近,都发现黄色的钢瓶或弹筒。这些弹筒上标有代号“CL2”──即氯气──和“NORINCO”,表示这些钢瓶是由中国国营的北方工业公司制造。黄色在工业气体标准色标中代表氯气。

在其中一例,据称摄于4月18日科佛芝塔遇袭后并于当天上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群人正在拆解一具看来完好的桶爆弹,里面装著漆有红黄两色的气瓶以及显然用来引爆的装置,在旁口述者称这个桶子是化武攻击所用。在视频中仅闻其声的该名男子指认其中的化学品是氯气。这些炸弹残骸亦可见于一名国际媒体记者交给人权观察的一批科佛芝塔残骸照片(见上图第5至8张)中,摄于5月5日,即空袭逾两周以后。人权观察无法独立证实该具桶爆弹是否用于该次攻击,及其中的红黄钢瓶是否装有氯气。

人权观察无法独立证实影片中的氯气钢瓶是否全都装载于直升机投下的桶爆弹中。但据目击者和医师报告,在三个城镇、五次攻击中,直升机投下桶爆弹后随即发生符合氯气曝露征候的事实足以佐证,这些攻击现场视频不可能是捏造的,那些氯气钢瓶也不可能是事后放进桶爆弹的。

人权观察纪录的简陋桶爆弹通常由大型油筒、各种型式的金属气瓶和水箱构成,里头装满炸药和金属片以提升杀伤力,然后由直升机投掷。桶爆弹爆炸产生的高热会破坏大部分氯气,残馀气体则会因爆炸而扩散于空气中,使氯气浓度迅速降低至非致命程度。

但氯气及其化合物的气味非常特殊,且仅仅低浓度曝露即足以导致持续一段时间的严重呼吸宭迫症状。人权观察指出,由此可见在桶爆弹中添加氯气的目的是让人产生遭毒气攻击的恐惧。

尽管氯气是一种常见的工业化学原料,但将其做为武器使用已遭1993年《反化学武器公约》所禁止,该公约不允许利用化学品的毒性成分杀伤人员。公约中对化学武器的定义以“有毒化学品”为核心,即“通过其对生命过程的化学作用而能够对人类或动物造成死亡、暂时失能或永久伤害的任何化学品。其中包括所有这类化学品,无论其来源或其生产方法如何,也无论其是否在设施中、弹药中或其他地方生产出来。”

叙利亚已于2013年10月14日成为《反化学武器公约》的第190个缔约国,因此该公约应无条件适用于叙利亚国内所有行动者。此外,所有《反化学武器公约》的缔约国,包括叙利亚政府,均应采取行动预防和制止任何被公约禁止的活动,包括将化学品当做武器使用。

据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公布,叙利亚申报约1,300公吨化学物质和前体,其中86.5%已于4月22日运出叙利亚以便销毁。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指出,氯气并不包含在叙利亚向禁化武组织申报化武库存的优先一级或二级化学品之列。

叙利亚政府曾指控恐怖组织持有氯气并应为攻击科佛芝塔负责。尽管媒体报导指出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武装团体能够取得氯气,但所有可取得证据均显示这些攻击是由直升机执行,而且只有政府军拥有直升机。2013年4月,《时代(Time)》杂志报导努斯拉阵线战士曾在2012年8月攻占距阿勒坡30公里的叙利亚唯一氯气生产设施。报导称该施设贮有近400个储气槽,各可储存一公吨氯气。

人权观察表示,鉴于叙利亚政府不断违反国际规范,包括显然不能履行其《反化学武器公约》下的义务,联合国安理会应对叙利亚政府及任何涉及广泛或系统性人权侵害的团体实施武器禁运。这种禁运将限缩叙利亚政府违反国际法进行空袭行动的能力,包括确保叙利亚无法获得新的直升机以及由海外维修其现有直升机。另人权观察也表示,安理会还应对据信涉嫌重大侵权的个人加以禁止旅行和资产冻结,并将叙利亚情势移送国际刑事法院。

“只要安理会无法制裁叙利亚公然违反《反化武公约》的行为,这种本质上无区别和恶性重大的攻击就会持续发生,”奥尔芮说。“国际社会若要预防和制止进一步的违法行为,就必须尽速采取坚定的集体行动。”

科佛芝塔攻击事件

人权观察访问了科佛芝塔于2014年4月11日两度遇袭的4名目击者,据当地一名医师报告,这两次攻击共造成2人死亡和大约107人受伤,其中5人伤势严重。据报至少有一枚桶爆弹释出氯气。这名医师告诉人权观察,科佛芝塔于4月18日又遭两枚氯气桶爆弹攻击,导致其他近百人受害。

一名目击者描述科佛芝塔在4月11日下午6时许遭一枚桶爆弹攻击的情形:

我当时在攻击地点一公里外的办公室里。我听到直升机飞过,于是跑出去〔之后〕看到桶爆弹落下。我知道它是桶爆弹,因为它下坠速度较慢。然后我看到爆炸。桶爆弹掉在一个居民区的西侧,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 Army)距离该处至少500公尺〔而且〕位置并不在居民区内。我看见同一架直升机投下两枚桶爆弹,但不是同时投下。第二枚桶爆弹比第一枚晚了几分钟落下。

当我到达桶爆弹的落点,我看到其中一枚并未爆炸。那里有一股浓烈的气味,但我不知是什么东西。我开始不停咳嗽了几分钟,我觉得是因为那个气味有问题。我看到至少有50人受伤,他们倒在地上呼吸困难,有些人止不住地咳嗽。

爆炸的那枚桶爆弹炸毁了三栋民房。我看到一名男子头部被弹片打伤,就这样。伤者中包括小孩和妇女。在野战医院里,我看到那个被弹片打到头的男子已经死亡。他名叫莫斯塔法・阿合马德・穆哈马德(Mostafa Ahmad al-Mohamad)。有个7岁女孩也死了,是因为房子倒塌或弹片,我不确定。有些伤者被转送土耳其。他们严重窒息、眼部红肿,非常痛苦。

另一位该次攻击的目击者说:

第一枚桶爆弹落在居民区西半部,距离野战医院300公尺。我当时在一公里外。桶爆弹在下午6点左右落下。有两枚桶爆弹落下。我看到直升机投下其中一枚。有一枚爆炸,另一枚没有。我走向攻击现场,但他们叫我别靠近。他们告诉我,桶爆弹可能放出某种有毒化学品。我闻到氯气,出乎我意料。我知道那种味道,因为我曾用它清洁家中物品。

当我到达攻击现场,我看到地上躺著大约40人。他们都在咳嗽。我没想到野战医院里还有更多人,当我到达野战医院,看到大约160人都有同样症状:咳嗽、呼吸急促、眼睛红肿且不停发抖。其中包括妇女和孩童。

这位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他认为政府军应为使用氯气负责,他强调:“氯气的味道正是在桶爆弹落下后才出现的 。”

来自科佛芝塔的另一位目击者描述这次攻击说:

攻击发生在下午7点左右。我当时在一公里外。我看到爆炸,〔烟雾〕是黄色的。我马上跑到现场,但后来大家被迫撤离。我到达时看到医务员〔在现场〕受伤。他们都在咳嗽,而且眼睛无法直视。有四栋房屋半毁。两枚桶爆弹落下,一枚没有爆炸。两枚炸弹接连落下。现场有氯的气味。我们认得这种气味,因为我们在家有用过〔所以〕我们认得。有四个人被弹片打伤。我看到有人窒息、红肿,大约100人受到氯的影响。我在野战医院看到伤者。

4月30日,人权观察访问了一位科佛芝塔当地医师,他曾在4月11日科佛芝塔被桶爆弹攻击后救治伤者:

第一次攻击是在4月11日下午6点。我听到直升机飞过,但我们早已习惯了。当第一枚桶爆弹在300公尺外爆炸时,我就在医院里。我出去看到不寻常的橙黄色烟雾。我派医务员过去。我出去时闻到氯气,但气味不是很浓。我没想到真的会有氯气。那种味道很常见,家里常会用到。

我派出的医务员受到烟雾伤害,他们告诉我有更多严重咳嗽和呼吸急促的伤者会被 送来。我们收治了大约107人,症状相同但程度不一。他们都发生呼吸急促、咳嗽、眼部红肿和不停颤抖。我们有五名重伤患。我们将其中四人转送土耳其,包括一名妇女。一位名叫莫斯塔法・阿合马德〔・穆哈马德〕的老人因头部受伤死亡,一个小女孩死于呼吸急促。

这位医师说,野战医院没有收到任何受伤的战斗人员,因为前线远在数公里外,没有武装团体出现在科佛芝塔镇中心。

据当地人权团体侵权档案中心(Violations Documentation Center)纪录,有一人在4月11日于科佛芝塔遭“战斗机轰炸”死亡:莫斯塔法・阿合马德・穆哈马德,来自莫列克(Morek)的70岁男性。

侵权档案中心4月14日发表报告,详细记载科佛芝塔镇西半部在4月11日下午6时和11时显然遭到装载有毒化学品的桶爆弹攻击。4月12日,侵权档案中心访问了领导哈马(Hama)卫生部门的医师,并引述他的说法:

〔4月11日〕星期五下午大约6点,一架直升机在科佛芝塔投下几个桶子,主要在该城西部。其中一个桶子很大,造成很大的爆炸和黄色烟雾,救护车随即到赶到现场,有些人受伤,大约100人,发生罕见症状包括窒息、乾咳、咳血、口吐白沫和呕吐。

那种气体的味道很像氯,类似家用清洁剂的成分。当天气候凉爽而且有点风,使得气味在飘离爆炸现场500公尺后消失。

该医师告诉侵权档案中心,没有人直接因有毒化学品死亡,但有一名女孩和一名成年男性因头部受伤致死。

侵权档案中心报告中说,另有四枚桶爆弹,有些装载有毒化学品,于4月12日落在科佛芝塔东半部,造成数十位居民发生类似前述症状。

一段据称于4月13日于科佛芝塔拍摄并上传的视频显示,一支黄色钢瓶光天化日下躺在空地上,但不确定这支弹筒是原本落在该处或由其他地点被搬过来。摄像机操作者说,这支弹筒装有氯气,且瓶身印有“NORINCO”和“CL2”字样。他还说这具武器是在4月12日落在该镇。

另一段摄于白天的视频,据称是在4月13日于科佛芝塔拍摄上传,显示另一枚炸弹残骸,拍摄者说里面装有氯气。不确定该炸弹何时落在该镇。

另一段视频据称于4月16日在科佛芝塔拍摄上传,显示一支漆成黄色并有“CL2”和“NORINCO”标记的生锈弹筒躺在地面。该弹筒旁边还有一支长弹舱,影片中出现的一名男子说它就是用来运送该弹筒的桶爆弹。在另一地点,同一名男子站在看来不同的另一堆残骸旁边,特写镜头显示弹筒上印有“CL2”和“NORINCO”标记。这堆残骸显然是由原落点被搬到这里。不确定这些武器何时落在该镇。

前述科佛芝塔医师说,有另两枚桶爆弹于4月18日晚上11点落下:

这两枚炸弹没有爆炸,但释出了氯气。弹著点在村子中心的野战医院旁,距离我管理的那一间约500公尺。我们共收治100人。受伤最严重的是医疗队员和医院里的病患。所有受害者都出现同样症状。我用纯氧、神经系统可的松〔和〕呼吸喷雾器治疗他们。大部分受害者留院两三个小时后出院。只有最严重的病例被转 送土耳其。

一段据称4月18日于科佛芝塔拍摄并于当天上传的视频显示,一群人正在拆解一具看来完好的桶爆弹,里面装著漆有红黄两色的气瓶以及显然用来引爆的装置,在旁口述者称这个桶子是化武攻击所用。另一名仅闻其声的男子,指认其中的化学品是氯气。

德曼斯攻击事件

人权观察访问了四名目击者,他们或者看到两枚桶爆弹4月21日落在德曼斯、或者曾治疗该次攻击受害者。据当地野战医院志愿者表示,该攻击造成3位平民死亡,约133人受伤。据报至少一枚炸弹装有氯气。

一名德曼斯维权人士描述该次攻击:

我当时在不到一公里外,看到直升机飞过并投下炸弹。所以我知道攻击发生在哪里。我朝著橙黄烟雾走过去。我第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烟雾〕。两颗桶爆弹掉下来,两颗都爆炸了。

我一到现场就闻到一种可怕、浓烈的气味。我开始咳嗽、泪流不止。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四周的人都感到呼吸困难。攻击发生在野战医院附近,所以我们开始疏散伤患。虽有救护车,但〔医务员〕没有防毒面具。他们自己也受到影响,痛苦地移动伤患。当天的问题是我们那里吹著南风,使得气味更加速扩散。

到了医院以后,我看到至少100人发生呼吸急促、咳嗽和颤抖等症状。人数是估计的,因为野战医院的病房平常总共可容纳50到60人,但那天连走廊和院子都挤满了伤患。我没看到任何人被弹片炸伤。伤患中有妇女和小孩,但我没有统计数字。

这位目击者说,第二枚桶爆弹的落点距第一枚只有几公尺,掉在德曼斯旧清真寺旁边。他说两枚炸弹都打到居民区的房屋。该目击者说德曼斯没有驻扎武装团体,战斗员都在3公里外瓦迪代夫(Wadi al-Deif)和哈密德(al-Hamid)的前线。

该目击者由医师处得知,有15名重伤患被转送到土耳其,包括两名儿童在内共有三人伤重不治:马哈木德・阿布岱・拉扎克・赫夏希(Mahmoud Abdel al-Razaq al-Heshash),4岁;麻悠玛・阿布岱・拉扎克・赫夏希(Maryouma Abdel Razaq al-Heshash),15岁;以及卡第加・默哈马德・巴拉卡特(Khadija Mohamad Barakat)。

人权观察还访问到一名在德曼斯野战医院担任志愿者的男子,他在攻击后30分钟到达医院。他说桶爆弹落点距离野战医院200公尺。他说医院收治了133名伤患,症状包括呼吸急促、咳嗽和眼部及皮肤红肿。他说德曼斯医院近九成伤患在一小时后都已离开,其馀人则在第二天离开。4月21日到25日之间有三名伤患死亡,包括一个症状较严重的男孩在转送巴布哈瓦(Bab Hawa)医疗机构以便进一步救治时,于途中不治。

人权观察还访问了一名叙利亚外科医师,他曾目击4月21日德曼斯的桶爆弹攻击:

我正从伊德里布乡下开车去土耳其参加医师进修。当我在〔4月21日〕早上10点半走到德曼斯附近,城外路口的人们都抬头看著天空。现场气氛恐惧、惊慌,一听到镇中心传来爆炸巨响,大家纷纷逃命,两手捂著嘴巴。

这名外科医师告诉人权观察,有人跟他说他们看著一架直升机在附近盘旋了十分钟,然后就投下一枚桶爆弹。

我没看到直升机扔炸弹,但我听到爆炸声,也看到烟雾升起。有黄色的烟冒出来。那团烟雾看来有100公尺大小。空气中有股酸味。我坐在车里,距爆炸地点大约400到500公尺。

这名外科医师立刻奔往德曼斯医院:

那里一片混乱。里面挤满了人,大概有几百个。外面还有无数焦急家属。我想大约有60到70人受伤。我没看到有人死亡。症状各不相同,有些人只是轻伤,有些人呼吸急促,其他人则皮肤红肿。很多人眼部发红流泪,还有很多人呼吸困难。我们用纯氧治疗伤者,帮他们冲洗眼睛;更严重的病患就使用氢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我没看到任何人瞳孔收缩。轻微伤患大多吸过氧气就好多了。少数重伤患则是因为气体和爆炸受伤。我想大约有50到55人受到气体响影,其他人则是因爆炸或弹片受伤。

这位外科医师说,在治疗受害者时,他自己的眼睛也渐渐“发痒”,而且开始头痛“持续好几小时”。在医院助诊一小时后,这名外科医师继续上路前往土耳其。他说有些德曼斯的受害者被送到加里亚纳兹(Jarjanaz)、萨拉克布(Saraqeb)和马萨兰(Ma`saran)做进一步治疗。

另一位医师接受人权观察访问说,他在巴布哈瓦(Bab al-Hawa)的医疗站救治了四名来自德曼斯的桶爆弹受害者。这名医师说受害者“因曝露于气体而急需救护”。他诊疗的一名男孩最后伤重不治。

这名医师说,德曼斯镇居民约3.5万人,近来并无战事,但附近的瓦迪代夫最近曾有政府军和非政府武装团体交火。

一段据在4月21日在德曼斯拍摄上传的视频显示,一枚炸弹残骸上有黄色标记。画外音说那是一枚装有氯气的桶爆弹。同一场景的另一段视频则显示弹坑旁有一头死羊。

根据德国《明镜周刊》报导,叙利亚非政府武装团体宣称他们一直在窃听德曼斯附近的军事基地瓦迪代夫对外通讯,并在当天听到一段广播警报,要求士兵必须准备好防毒面具。几小时后,他们宣称政府军官兵在广播节目中庆祝德曼斯的“恐怖分子”正急需调派“许多救护车”。

侵权档案中心记载,4月21日对德曼斯的桶爆弹攻击共造成三位平民因“化学品和有毒气体”致死,包括两名儿童:

马合木德・阿布都・拉扎克・哈夏希“纳瓦斯”(Mahmoud Abdul Razaq Hashash “Nawas,”),7岁男童,死于4月21日;
马悠美・阿布都・拉扎克・哈夏希“纳瓦斯”(Maryomeh Abdul Razak al-Hashash “Nawas,”),14岁少女,死于4月25日;
卡第加・默哈马德・巴拉卡特(Khadija Mohamad Barakat),女性,死于4月25日。

德曼斯的攻击

人权观察访问了一名当地野战医院医疗队员,他曾救治4月13日和18日奥德曼纳遭桶爆弹攻击的受害者,当时有4位平民死亡,约150人受害。人权观察访问的第二位目击者看到奥德曼纳在那两天桶爆弹攻击造成的破坏,他估计至少有2位平民死亡,近162人受害。

该名医疗队员描述4月13日晚上10点半的攻击情况:

我当时在奥德曼纳的野战医院。〔我听到〕有架直升机丢下一枚桶爆弹,落在一间空置的学校,莫斯塔法・巴克利学校(Mostapha al-Bakri School),距我们的野战医院约100公尺。我和医疗队一同到达现场。刚到那里就闻到一种怪味,但我不知道那是氯气。我看黄色烟雾,我一到那里就看到,爆炸威力不大,没造成太多物质损失。学校有部分因爆炸受损,一栋空屋中的一个房间被炸毁。我到达时看到15到20人窒息、昏倒…咳嗽,大部分是妇女,也有些小孩。有两名医疗队员欲接近爆炸点时也受到影响。我也开始咳嗽,但我的同事们发生窒息症状,必须后送野战医院。

受害的人数共计112人。这个数字包括附近几间野战医院收治的伤患。没有人被弹片打伤。我送了25位平民到村子外的野战医院。他们都发生同样症状,程度轻重不一。有些病患被送往奥德曼纳和德曼斯一带的其他野战医院。我们被迫撤离我工作的这间野战医院,因为它被这次攻击摧毁了。

据这位医疗队员表示,没有人在这次攻击中丧生。“我们没有足够的药品,”他说,他们用“纯氧、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和氢化可的松”治疗“中度严重病例”,用“硫酸阿托品(atropine sulphate)”治疗较严重的呼吸急促和眼部红肿病患。中度严重病例留院将近三小时,重症病例则待了六小时。

第二位目击者说,4月13日晚上10时许,当一枚桶爆弹落在奥德曼纳时,他在一公里外:

这枚桶爆弹掉在学校旁边的居民区,就在村子中心。它造成学校半毁,这间学校已空置至少一年,而且没有叙利亚自由军占据。这是唯一造成的损坏。我到达那里时,医疗队已在工作,有些队员在咳嗽。他们劝我离开,因为桶爆弹释出了一种气味。我认出那是氯气的味道,因为它是种常见的气味。我看到弹著点附近有人呕吐、咳嗽。我看到大约35到40个人有同样症状。我看到伤患中有女人和小孩。我没看到任何被弹片击中受伤。没有人丧生。

该目击者说,他第二天早上回到攻击现场,发觉“气味还在那里”。

那位医疗队员说,对奥德曼纳的第二枚桶爆弹攻击发生在4月18日。他说在桶子落下前曾听到直升机飞过:

桶子落点距瑞德旺卡杜尔学校(Radwan Kaddour School)仅10公尺,该校两年前停课后便空置至今。我到达攻击现场,发现40到50人受害。这次的气味较浓烈,持续了4个半小时。有一家四口因氯气攻击身亡,不是被弹片杀伤,其中三人死于野战医院,一人被转送土耳其,但在途中不治。

第二位目击者也描述了4月18日的攻击,说它发生在晚上10点,距离4月13日的现场近500公尺:

桶爆弹造成三间相连房屋半毁。我去了攻击现场,但这次戴著口罩。我拆下口罩确定气味是否还在,发现味道还是一样。有两个人因呼吸急促死亡,〔他们是同一家庭的两个小孩〕…

他说他在4月18日攻击后到过当地野战医院,看到大约50名受伤居民。

那位医疗队员告诉人权观察,共有四人在4月18日奥德曼纳的桶爆弹攻击中丧生,包括同一家庭的两个孩子。他说这一家人是境内流徙者,来自冈协康:

阿布都・纳瑟・胡笙・苏西,41岁,两个孩子的父亲;
阿米娜・穆斯塔法・斯冈德,35岁女性;
莫哈马德・阿布都・纳瑟・苏西,11岁男孩;
珊米拉・阿布都・纳瑟・苏西,13岁。
侵权档案中心将前三位列为4月18日奥德曼纳的“化学品与有毒气体”受害者。

前述医疗队员和目击者都说,最近的前线在距此地7公里外的冈协康。医疗队员说,“我们分发宣传单张,告诉居民遭遇攻击时应该戴上口罩或用布料浸水捂住口鼻,朝逆风方向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