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群流离失所的难民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基城外的机场领取人道救济,2014年1月7日。

© 2014 路透社

直到最近,数千名逃离暴乱的中非共和国人民至少能在首都班基(Bangui)找到庇护所。我曾是其中之一。我曾在该国北方城镇包卡(Bouca)目睹一群在教堂避难的平民,因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部队及时抵达而在惊险中免于屠杀。因此我万分庆幸, 终于在几天后来到相对安全的班基。

现在暴乱已蔓延到首都,使当地陷入骇人的险境。大约35万人,相当该市人口半数,因为宗派战斗而流离失所,冲突一方是2013年通过政变夺得政权、成员多为穆斯林的塞雷卡(Seleka)联军,另一方是该国占多数的基督教徒组成、得到前政府军人支持的反巴拉卡(anti-balaka,意为“反弯刀”)准军事团体。攻击行为日益残酷,经常以平民为目标。

全国各地民众都在艰苦中求生,住著临时帐蓬,连最基本的房屋、食物、饮水和医药用品均告阙如。数十万人躲进树林,不知多少人因可预防的疾病和饥寒交迫而命悬一线。救援机构根本无法触及许多这样濒临绝境的人民。

非洲联盟和法国的维持和平部队勉强压制著混乱的局势,但不足以充分应付如此的人权和人道灾难。在缺乏能够重建稳定政府的政治程序之下,联合国实在应该介入。

2007年末尾即进驻中非共和国的非洲联盟部队,在新的暴力冲突爆发后已增兵至4千人,并且计划再增兵至6千人。他们保卫了一些人口聚居点,但缺乏遏阻该国全面崩溃所必需的装备和兵员。此外,他们的中立性也因含有查德士兵而大打折扣──塞雷卡部队中也有大量的查德成员。

法国于12月派兵增援班基是可喜的进展,但他们的角色也凸显出恢复稳定的困难所在。在试图将塞雷卡部队解除武装的同时,为数1,600人的法国维和部队冒著让反巴拉卡部队取得军事优势的风险,要解除后者的武装更不容易,因为他们采用游击战术而且混入平民之中。
解决中非共和国挑战的最佳选择,是采纳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方案,将非洲联盟部队转化为货真价实的联合国代表团,配属6千到9千名维和部队。这样一支部队将更能保护平民,并创造一个有利输送人道援助的环境。

凭藉联合国的稳固财源,并在联合国宪章明定的维和标准下运作,这支部队将比仰赖捐助国自愿捐献的非洲联盟部队更具专业水平。

联合国部队拥有更精良的武器和装备,以及更强大的后勤与通讯能力──也较不至于像去年12月在班基那样,查德和布隆迪维的非洲联盟部队士兵之间发生驳火意外。它将具有保护机制,可以汰除有侵权前科的士兵。

联合国维和部队可以保证长期驻军,这是法军没有的条件,足以使它在解除反巴拉卡部队武装上占有优势,因为执行这项工作必先摸清这支准军事团体的指挥结构。

联合国代表团同时也将配有文职专家,能协助该国重建,这是非洲联盟所欠缺的。法军最近恢复了马里(Mali)的稳定,但他们在中非共和国并没有足够的授权、经费或政治资本以便同时应付眼前的紧急情势和长期的重建任务。他们必需得到支持,才能挽救这个即将失去功能的国家。

联合国专家有能力监测和报告人权侵犯,协助重建司法系统,将战斗人员解除武装并复员,以及重新组织安全部队。中非共和国的文人政府已然完全摧毁。若没有联合国协助建立某种程度的政府权威,则联合国建议在2015年初举行全国大选的想法将不可能实现。

联合国维持和平代表团并非完美的解决方案。他们过去的纪录时好时坏,成本远远高于非洲联盟部队,而且有时持续超过必要的时间。但他们最近取得不少成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他们协助在该国东部消灭以卢旺达做靠山的暴虐叛军。在科特迪瓦(象牙海岸),他们协助结束了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的高压统治,并产生民主选出的总统。在中非共和国,他们最有机会把该国由深渊边缘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