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军队与示威群众在仰光街头对峙,1988年8月9日。

© 1988 路透社

(纽约)-缅甸总统登盛(Thein Sein)应当承诺,对25年前屠杀民主运动示威者的事件展开独立调查,公正地追究政府官员与军事指挥官的责任。缅甸的友邦和捐助者应当表明,缅甸政府若要进行真正的改革,就必须确保1988大屠杀和其他重大人权侵害受害者都能得到正义。

1988年的示威和镇压是缅甸历史分水岭。从1988年3月到9月,对全国各地民主运动示威活动的压制,导致数千人遭军队或其他保安部队杀害。

“25年前发生在缅甸的大屠杀,如同一道未愈的伤口,质疑政府的改革说辞,”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缅甸政府应当表明与缅甸人民站在一起的立场,不再袒护当年的刽子手,藉此结束50年来对军方侵犯人权的抵赖。”

1988年8月8日,成千上万学生、佛教僧侣、公务员和一般市民参与全国大罢工,同时在缅甸各地大小城镇示威游行,呼吁启动民主转型、结束军方统治。这些抗争的规模和范围之大,出乎政府意料,政府于是下令军队以武力镇压。军队向和平示威群众开枪,造成数百人死伤。民众大多闻风而逃,但有些示威者展开反击,用自制汽油弹、刀剑、毒标枪和削尖的自行车铁杆等武器,杀死一些警察和官员。

8月10日,士兵四处开枪,并且闯进仰光总医院,打死正在治疗伤患的医护人员。8月12日,取代长期独裁的尼温,就任总统仅17天的盛伦(Sein Lwin)宣布辞职。士兵大部分退回营区,由貌貌(Maung Maung)博士领导的文人临时政府于8月19日上台。8月26日,估计上百万民众在仰光地标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前示威。后来在1991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正是当天在台上对抗军政府、呼吁终结威权统治的众多讲者之一。从8月直到9月,民众天天上街示威,并在各地成立地方行政委员会,由僧侣、学生和社区领袖共同维持治安。

军方于9月18日发动政变,成立国家恢复法律与治安委员会(State Law and Order Restoration Council, SLORC),由苏貌(Saw Maung)将军担任主席。1988年9月18日到19日,士兵重返街头,以实弹向和平示威者开火,数千人被杀。另有数千名维权人士被捕、数千人逃往邻国。站在示威前线的学生领袖和其他维权人士被判处重刑,并在狱中遭到酷刑和其他虐待。至今未有任何政府官员为镇压期间侵害人权的行为负责。

在镇压25周年的今天,人权观察重申呼吁缅甸政府立即释放仍在狱中的所有政治犯,并废除25年来防止或限制和平示威的法规。政府应当设立一个真正独立的机构,广邀社会各界参与,对1988年以来的重大镇压事件展开调查,并就如何提出检控做出建议。此外,缅甸政府应当鼓励各界就1988年民间示威及其后的官方镇压,讲出真相并加以记录。

“政府若能承认过去的屠杀惨剧,并且承诺承担责任,则8.8.88(1988年8月8日)纪念日将能成为解决数十年高压统治的关键时刻,”亚当斯说。“它甚至可以让缅甸跨进一个崭新时代,只要军方和政府能够由否认迈向承认、由有罪不罚迈向伸张正义。”

过去几个星期,登盛政府史无前例地批准了好几个公开纪念25周年的艺文活动。由前政治犯主办的一项三天纪念活动,预定在商业首都仰光举行,此地正是当年流血冲突最激烈之处。其他在缅甸各地乡间城镇举办的活动也得到允许,这些活动是由当年反政府示威的组织者主办,有些人是流亡25年之后首度被允许返国。以前被查禁的1988事件相关书籍,例如瑞典记者伯提尔・林特纳(Bertil Lintner)的先锋着作《义愤(Outrage)》,现在它的缅文和英文版本都可在缅甸国内公开贩售。

人权观察也要求缅甸政府,针对过去25年来暴力镇压和平示威的事件展开独立的调查,包括1996年12月仰光的学生运动,和2007年9月由佛教僧侣领导的示威行动。还有其他事件,例如2003年5月昂山素季及其支持者在上缅甸德帕因镇(Depayin)遭到攻击导致数十人伤亡,至今未曾获得独立调查。

“登盛政府准许公民社会举办纪念活动,是很重要的一步,但政府应该更进一步,承认军方的罪责,并且承诺终结军方在所有治理层面的角色,”亚当斯说。“1988年的残暴镇压,是过去25年制造恐惧、让军事统治得以长期持续的关键因素。处理这些人权侵害,对于缅甸社会向前迈进是绝对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