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

印度政府当局不应张冠李戴,将那些对主张反對压迫和社会不平等诉求的毛派团体展现同情的人士,视为暴力犯罪的共犯。印度政府应该确保和平维权人士可以自由发声,不必担心遭到反恐罪名起诉。

南亚部主任,米纳克希・甘古利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2013年6月27日更新 

孟买高等法院已裁定准许胥塔尔・萨蒂交保释放。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印度一个贱民(Dalit)文化团体的演员們遭到反恐罪名起诉,此案显然带有政治动机,印度有关当局应对此案进行独立审查。

卡比尔・卡拉・曼区(Kabir Kala Manch)的成员,在2011年遭印度政府指控支持毛派好战团体,而以严苛的反恐怖主义罪名将他们起诉。他们其中一人怀有八个月身孕,在声请保释遭驳回后,已提出抗告,但必须等到6月27日,法院才会做出裁定。印度法院过去已一再裁定,不应将意识形态上的同情解释为积极参加被查禁的组织。

“印度政府当局不应张冠李戴,将那些对主张反對压迫和社会不平等诉求的毛派团体展现同情的人士,视为暴力犯罪的共犯,”人权观察组织南亚部主任米纳克希・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说。“印度政府应该确保和平维权人士可以自由发声,不必担心遭到反恐罪名起诉。”

印度的反恐法和叛国法一向被广泛滥用,对付政治反对者、部落组织、少数宗派及族群和贱民群體。《非法活动(防治)法》(Unlawful Activities (Prevention) Act)在2008和2012年的修订条文,可能导致更多的濫用。

2011年,印度西部的马哈拉希特拉邦(Maharashtra)政府起诉了15人,指控他们参加被查禁的印度共产党(毛主义派),或称纳萨尔派(Naxalites)。在因此被捕的11人中,有六人是卡比尔・卡拉・曼区的成员。该组织是设于浦那县(Pune)的一个文化团体,由歌手、诗人和艺术家组成,成员多半是贱民阶级的青年,通过音乐、诗歌和街头戏剧提倡关注各种社会议题,例如贱民和部落群体遭受的压迫、社会不平等、贪腐和印度教徒与穆斯林的关系。

国家反恐部队在2011年5月逮捕了两名卡比尔・卡拉・曼区成员,达法拉・K・丹噶勒(Dhavala K. Dhengale)和希达斯・柏萨勒(Siddharth Bhosale)。丹噶勒的律师们指控警方在拘留期间对他刑求,强迫他自白认罪,而他事后已撤回供词。警方同时对该艺文团体的另外四名成员提出控告,这四人闻讯后已藏匿起来。

政府当局依据1967年《非法活动防治法》,检控这六人是“恐怖组织”的成员。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将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刑责。此外,他们还被控有关勒索、诈欺和伪造文书等数项刑事罪名。

2013年1月,孟买高等法院裁定让丹噶勒和柏萨勒交保释放,因为他们被指控的案件仅涉及同情毛派思想,而非毛派组织的积极成员。法院指出,根据《非法活动防治法》2008年修正时增订的“加重条款”,对于非法组织成员身分的认定,必须考虑基本自由,包括言论及表现自由等权利,因此,“消极成员”不足以构成受检控的要件。

在法院做出这件裁定后,其他四名逃亡的卡比尔・卡拉・曼区成员──希塔尔・萨蒂(Sheetal Sathe)、萨钦・马里(Sachin Mali)、萨噶尔・戈尔克(Sagar Gorke)和拉密许・盖求尔(Ramesh Gaichor)──已分别在4月到5月间出面自首。这四人至今仍被法院覊押,等候警方提出控告。其中萨蒂怀有八个月身孕,但她的交保请求已遭孟买一个基层法院驳回。

“社运工作者草率地被指控与毛派组织有关而遭到攻击或任意逮捕,这已不是第一次,”甘古利说。“滥捕和平维权人士只会损害政府形象,并且提供毛派更丰富的宣传材料。”

医師及人权活动者宾纳雅克・沈恩(Binayak Sen)博士于2010年12月以叛乱罪被判处终身监禁,他被指控为狱中的纳萨尔派领导人担任信差,即便他在探视该名领导人时有狱方在旁严密监视。在2007年被捕之后,沈恩获颁著名的强纳森・曼恩全球医疗和人权奖(Jonathan Mann Award for Global Health and Human Rights),并有许多人权团体和医师组织为他奔走要求释放。沈恩对判决提出上诉,而最高法院已在2011年4月裁定准予取保释放,裁定书中提到:“我们是一个民主国家。他或许是个〔毛派的〕同情者,但这不足以成立叛乱罪。”

人权观察已一再呼吁印度政府修正对恐怖主义的定义,确保对民间组织的限制不致违背受国际法保护的结社和言论自由。人权观察还要求废除《非法活动防治法》的部分条文,例如:允许在起诉前可拘留长达180天,包括30天以内的警察拘留;限制不得取保;和在特定情况下可以推定有罪。

 “与其大肆逮捕这些利用艺文形式凸显治理缺失和社会问题的人,印度政府毋宁更应集中精力为基本自由提供更完善的保障,”甘古利说。“然而,警察机关在无法遏阻各种武装团体犯罪行为的挫折之下,却经常滥用法律来逮捕批评者、社运人士、或那些团体的意识形态拥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