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013年2月1日)-人权观察今天说,中国司法当局应立刻释放2名仅凭在被羁押5个月期间的自白而被判有罪的藏人。根据人权观察记录,许多藏人在被拘押期间遭到酷刑逼供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

2013年1月31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将罗让贡求(Lorang Konchok)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时将他的外甥罗让才让(Lorang Tsering)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判决书指二人与其他藏人自焚抗议有关,构成“故意杀人”罪。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这些起诉案件显然缺乏公信力。中国政府好像以为,只要把所有谈论自焚的人都抓起来,就能阻止它。其实,追究这些‘煽动’案件,只会加深自焚抗议者的悲剧。”

据新华社2012年12月的报导,现年41岁的格德寺(Kirti Monastery)僧人罗让贡求,和他的外甥,31岁的离寺僧人罗让才让,自2012年8月起就被羁押。这则报导不但是官方首度证实二人被捕,同时还说罗让贡求已经自白认罪。在法庭上,检方指控罗让贡求为主犯,受到流亡印度与达赖喇嘛有关的藏人组织指使,罗让才让则是他的从犯。从新华社报导到2013年1月26日开庭之间,官方没有透露进一步信息,因此无法确定二人在被羁押期间能否联系律师。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导,二人当庭供认自2010年以来,接受“达赖集团”指使,企图“教唆”或“煽动”8名藏人自焚,导致其中3人身亡。他们的供词于12月被公布,当时二人已被羁押长达4个月。官方媒体报导说,罗让贡求和罗让才让没有在庭上为自己辩护,而官方指派的律师则请求庭上参酌他们的悔罪态度给予宽大处理。

2011下半年至今,中国政府已拘押或起诉至少12名据称与自焚有关的藏人。包括:

  • 2013年1月31日,6名藏人被控涉及2012年10月多杰仁钦(Dorje Rinchen)自焚案而被甘肃法院判刑。其中4人是因为阻止警方接近仁钦,而以“故意杀人罪”被判7到12年不等的徒刑。另外2人则因在自焚发生后拦阻来往车辆,分别被判2年和4年徒刑。中国当局于2013年1月24日表示,在甘肃至少还有另外10人被控“策划”或“组织”自焚而被捕,但没有说明细节;
  • 2013年1月25日,官方媒体报导,警方拘留“计划自焚”的卓玛嘉(Drolma Kyab)与“涉嫌煽动”他的帕可巴(Pakpa)二人,进行与杀人案有关的调查;
  • 2013年1月中旬,4名草登寺(Tsodun Kirti)僧人因与2012年自焚的同寺僧人有关而被判刑。这4人均于2012年8月在寺院被捕,当时警方并未说明拘捕理由,此后4人被关押在不明地点。据家属透过该寺流亡僧人传出的信息,巴克汉姆(Barkham,汉名马尔康县)所属的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宣判,18岁的南赛(Namsey)被判处10年徒刑,18岁的亚佩(Yarphel)6年,19岁的洛桑森格(Lobsang Sengye)2年,22岁的阿松(Asung)2年半。消息来源相信,他们被警方怀疑涉及草登寺僧人于2012年3月和7月自焚抗议事件而被捕,但详情不明;
  • 2012年8月,另一位草登寺僧侣土旺丹增(Tubwang Tenzin)被捕,至今尙在羁押候审,状况不明;
  • 2012年7月,从努(Tsonub,汉名海西自治州)蚌塔寺(Bongtak monastery)的3名僧人,因与另一自焚身亡的僧人有关而被判处9到11年不等的徒刑;
  • 2012年9月,阿坝格德寺僧人因与2012年3月自焚的另一同寺僧人有关,被判处8到11年不等的徒刑;
  • 2012年6月下旬,在阿旺诺培(Ngawang Norphel)和丹増克珠(Tenzin Khedup)相偕自焚一周后,阿旺诺培的妻子卓玛德吉(Drolma Dekyi)和另外两名家属被拘留侦讯;
  • 2011年8月,阿坝格德寺的2名僧人以“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10年和13年,因为他们拒绝将一名自焚僧人交给警方;另有至少4人因将自焚照片送往境外流亡组织而被判刑。

人权观察说,还有其他许多报告,指出藏人在同寺僧人或家庭成员自焚后遭到拘押。官方逮捕这些人的目的,显然是企图遏阻自焚抗议继续发生。然而,这些藏人多被秘密关押,其相关信息难以取得。

自焚发生的背景,是中国政府在藏区长期推行压迫政策,严重损害藏人人权。部分自焚者留下的遗言,清楚表明其行动是为了抗议政府政策。中国政府对2008年遍及藏区、大多为和平的抗议活动予以镇压,引发这一波的自焚抗议。

中国政府至今仍未以协调一致的努力解决藏人不满的根本问题,导致藏人自焚抗议人数不断攀升。从2009年2月22日至今,已有99人自焚。最近一起发生在2013年1月22日,26岁的贡觉嘉(Konchok Kyab)在甘肃省康侯(Kanlho,汉名甘南)藏族自治州自焚身亡。

 “以煽动他人自杀为由,将人判处死刑,既非公道,也不尊重生命权,”理查森说。“持续起诉与自焚者有关的人士,显然是企图封堵异议,将这场悲剧归咎他人。中国应及早解决藏人不满和人权侵犯,这些才是激发这种悲剧性抗争形式的问题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