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中美人权对话在即,美国应该借此机会提出要求,敦促中国政府在政策和实践方面做出公开的且可证实的改变。其中应当承诺举行选举以遴选出中国领导人。

一年一度的人权对话按照计划将于7月23日和24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此次对话的举办正逢中国人权状况日益恶化,及中国领导层2012年底的换届。

“藏人的自焚危机,停滞不前的司法改革,和最新发布的违心之论的‘人权行动计划’已经被美国列入了此次对话议程,”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但是新一轮的交谈,尤其是在事后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公开讨论,会纵容中国政府一边自诩在努力解决人权问题,而实际上却耽误建立一个遵守人权和法制的国家所必要执行的改革。

近几个月来,美国的官员们,包括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已经公开将中国的人权环境描述为“正在恶化”。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政府以颠覆国家罪名延长和平批评者在狱中的关押时间,放纵毫无责任感且经常侵权的国内安保机构的扩张,并且不认真看待少数民族不断加深的疾苦。

中国政府非但没有调查在2011年7月发生在温州的列车相撞事件,或2008年5月四川大地震倒塌事件中负责官员的责任并予以追究,当局反而还采取骚扰和恐吓的方式对付那些试图追查问责的人。6月政府发布的新版《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较上一版而言,还撤回了对于普世人权的承诺。

在5月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的谈判成功地使陈光诚(向美国驻京大使馆寻求庇护的维权人士)离开并前往美国。在6月发布的一份纪念1989年6月天安门事件23周年的声明中,美国要求中国政府“保护其所有公民的普世人权;释放被错误拘留、起诉、监禁、被强迫失踪及遭到软禁的人;停止持续骚扰维权人士和他们的家人。”

在以往多次美国或其他国家与中国举行的人权对话基本上都是冠冕堂皇的空壳,缺乏问责、透明度和明确的进展标尺。中国政府往往将这些对话作为对人权的一个交代,仅此而已,或者坚持人权问题只适合在对话这一特殊场合提出讨论。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在与中方政府展开对话时,能够取得基准以确保实质性的进展。

人权观察说:美国已开始不断增扩美方机构参与人权对话的多样性,譬如经济、贸易及国防等诸多领域,俾便从两国在多方面所建立的关系来探讨人权问题。奥巴马政府可以通过要求所有与中方有固定往来关系的政府机构在各个会议及公开声明中提出对相关人权问题的关注,以进一步增强美国在中国人权事务上的努力。这些机构包括国务院下属的所有相关部门、美国贸易代表、商务部、国防部、司法部等部门。每一个部门都应该在媒体访谈中,包括中文媒体,就这些问题予以讨论。

“最终,这些对话的意义在于应负之责——首要任务是努力使中国政府对其人权侵犯的恶劣行为做出解释,”理查森说,“但是这也涉及到美国要对被其政府排除在外的人们——那些在中国为维护自己权益而奋斗的人民——负责”

人权观察还呼吁美国,就中国政府对基本政治权利缺乏尊重,应公开表示关切,其中包括未经过选举而遴选出国家领导人。十一月,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将结束本届五年任期,预计到时会宣布新上台的国家主席,总理和政府班底。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5条要求,“每个公民都享有……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及]有权利在真正的定期的选举中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这种选举应是普遍的和平等的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以保证选举人的意志的自由表达……”中国已经签署了此项国际公约,但却并未批准。

“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该对这个忽略13亿多中国人意见的程序之合法性提出质疑,”理查森说,“美国同世界各国保持良好关系都是以自由公正的选举为前提。美国甚至对那些进行假选举的国家进行了各种制裁。但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中,就这个话题而言,我们只听到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