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一次“Liyu警方”行动造成埃塞俄比亚妇孺沦落为难民,被迫逃至索马里兰。

© 2012 Ben Rawlence/ 人权观察

(内罗毕)-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今天指出,埃塞俄比亚政府支持的准军事部队,2012年3月在埃塞俄比亚东部的索马里地区展开行动时,对10名男性执行即决处决。关于被称为“Liyu 警队”所犯下杀害等人权侵犯的细节,是在人权观察4月到达近邻索马里兰进行实地调查才得以揭露。

3月16日,一名村民因试图保护同乡免受伤害而遭Liyu警员射杀;两人来自位于索马里Gashaamo区的Raqda村。同村里的其他男子展开报复行动,当日杀死7名Liyu警察,随即引发几十名Liyu警察于3月16和17两日,在4个村子展开报复打击行动。在行动中,Liyu警队拘留至少10名男子并将之即决处决,在接下来的枪战中又杀了至少9名村民,绑架至少24名男子,还抢劫数十家商店和民宅。

人权观察非洲部副主任莱斯利•莱夫科(Leslie Lefkow)说:“虽然有几名Liyu警员不幸遇害,但是这并不代表警队就能对当地居民展开暴力报复。Liyu警员在索马里地区犯下的种种人权侵犯,突显了埃塞俄比亚政府必须刻不容缓遏制这支无法无天的部队。”

人权观察还表示,埃塞俄比亚政府应当向犯下杀害等侵权罪行的肇事者追究责任,并应防止部队往后侵犯人权。

埃塞俄比亚当局2007年在索马里地区设立Liyu(阿姆哈拉语,指“新”的意思)警队,当时叛乱组织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Ogaden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ONLF)与政府的武装冲突正在升级。到了2008年,Liyu警队已成为重要的平叛部队,而负责招募及率领此一警队的是,时任该地区的安全部长,阿卜迪·穆罕默德·奥马尔(Abdi Mohammed Omar)(又名“Abdi Illey”),亦即现任索马里州(Somali Regional State)总统。

人权观察表示,Liyu警方在实施平叛行动过程中,涉嫌在索马里地区各地,多次严重侵犯平民的人权。该部队的法律地位模糊不定,但人权观察从可靠消息人士获悉,警员是透过地方当局,从埃塞俄比亚政府接受培训、制服、武器和薪资。

三月发生的事件导致4个村子的村民越过边界,逃往索马里兰。人权观察与30名受害者、受害者亲属及目击者进行面谈,得知事件详情。

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3月16日Liyu警方与Raqda居民发生冲突,造成7名警员死亡。警队当晚返回村子,并在隔天(3月17日)早上,拘留23名男性村民,逼他们上卡车前往邻村Galka。Liyu警方沿途停下车,随意挑选5名男子下车,然后在路旁开枪射杀他们。“有三名警员开枪,”同被拘留的男子对人权观察说。“他们开枪打中他们头部和肩膀:每人中了三枪。”

同日(3月17日)早上6点,另一组Liyu警员分别开了两辆车袭击邻村Adaada。幸存者与受害者亲属描述Liyu警员如何挨家搜查武器,并将屋内的男子拖出家门。Liyu警方还开始朝天空开枪。有武器的当地居民向Liyu警员反击,至少4名村民遇害,多名平民逃离家园。

几小时后, Liyu警员撤出村庄。本已逃离的村民折返想要埋葬遇害的同乡,警方见状也回来了。下午双方又发生对抗,又有至少5名村民被杀。Linyu警方还闯入村民家,抓走4名男子,当场执行即决处决。被害的包括一名兽医,该兽医的姐姐对人权观察说:“他们把我弟弟抓到外面去,并开枪打中他的头,然后割断他的喉咙。”

Liyu警员也被部署到区内另一个村庄外,在Langeita驻守5天。居民表示,Liyu警员在至少两个村庄到处抢劫商店和民宅。

人权观察从一未经证实的消息得知,事发后地方当局逮捕三名Liyu警员,但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被起诉,或已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索马里地区传出人权侵犯的报道,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反应却是,严格限制或控制欲进入该区的记者、援助组织、人权团体以及其他独立观察组织。人权观察表示,埃塞俄比亚的地区政府和联邦政府应立即提供便利通道,让独立媒体及人权调查员—包括联合国法外处决和即决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到该区进行独立调查。

 “多年来,那些报道索马里地区情况的记者,都被埃塞俄比亚政府关押或驱逐出境,” 莱夫科说。“捐助国应当呼吁埃塞俄比亚政府允许媒体和人权团体进入,人权侵犯才不能有藏身之处。”

Liyu警察的人权侵犯行径,20123

即决处决和杀害事件
目击者和受害者亲属与人权观察进行面谈,表示在3月16日和17日睹Liyu警员对至少10人执行即决处决。实际数字可能会更高。

3月16日,Raqda村民Abdiqani Abdillahi Abdi介入阻止准军事部队Liyu警队骚扰、殴打同乡而遭警员枪杀。有些村民表示听到Liyu警员对Abdiqani说:“你凭什么去帮他?”之后枪声响起。

枪杀事件引发Liyu警员及当地社区爆发冲突。随后,被部署到Raqda的9名Liyu警员沿着大路朝邻村Adaada离去。包括Abdiqani家人在内的一些村民,拿起武器在后面追,与警员发生冲突;据报7名警员被杀。

第二天(3月17日)上午11时左右,Liyu警察从一群男子中选出5人,强迫他们坐在路边,然后开枪射杀他们。男子为警方在Raqda拘留的23名男子当中,他们正乘卡车前往Galka村。当时同被拘留的受害者详述事发经过:

他们在Galka往Raqda的沿途停车。还有其它四辆Liyu警车跟着卡车。当时大概是早上11点左右。他们叫我们其中五个人下车,是随意选的五个。有个人站在车旁下令他们:“干掉他们!开枪!” 有三名警员开枪。他们开枪打中他们头部和肩膀:每人中了三枪。”

另一名被拘留受害者说,他亲眼目睹五名男子被打中头部,并表示Liyu警员警告其余被拘留者说:“我们会这样把你们全部都杀掉。”

当天,还有其他Liyu警员在Adaada对四名男子执行即决处决,他们早上已在村子挨家搜查。对四起即决处决事件,多名目击者表示,受害者均无持武器,是被警方拖出家门遭拘留后,被开枪射死,颈部或头部中弹。

目击者述说一名兽医被即决处决的经过。兽医是被Liyu警员拖出家门,开枪射中头部但警察发现他尚存一息,就割断他的喉咙。兽医的姐姐,一名中年妇女,对人权观察说:

他们闯进来,要知道一家之主在哪里。当时有七个警察。他们把我弟弟抓到外面去,开枪打中他的头,然后割断他的喉咙。杀了他后,他们问我的侄女,她父亲的步枪在哪儿。她找不到钥匙,他们就用枪托打她的背部。

目击者还告诉人权观察,一名青少年男孩从叔叔家被拖到外边,被讯问了一会儿后遭枪杀。有目击者听到他在遇害前喃喃祈祷。其遗体被抛在垃圾堆附近。第三名受害者是一位老年人,他被带出家门讯问一会儿后,站着被开枪打死。几名目击者听到他死前曾向警员请求饶命。第四名受害者也是被带出家门不久后被枪杀的。

另外还有至少其他九名男子在Adaada遭警方杀害,但死亡的始末不清楚。Liyu警方袭击引发武装对抗,九名男子中可能持有武器。但据目击者说,遇害的男子,是在试图逃跑时被Liyu警员射中上半身及头部。两名逃跑的男子据报被Liyu警车碾死。

绑架、酷刑和虐待
Liyu警察在Adaada搜索村民家时,一些村民男子被绑架,而且数名村民被折磨虐待,其中包括至少三名妇女。

3月17日最早从家中被带走的其中一位Adaada居民对人权观察详述他落在Liyu警方手上的遭遇,说:

他们进了屋子,叫我老婆不准出声。四个男子就进来了,还有四个在外头等着。他们过来抓我,还拿了家里的枪。然后用枪托打我,再带我到附近的一条小河。他们在我脖子上绑了一条皮带。我失去知觉后,他们把我推进一个有15米深的berket[小水坑],然后在上面堆了树枝。水坑里都是泥土。我醒来后,才设法爬了出来。

Liyu警察在Adaada挨家搜查时严重殴打至少三名妇女。一名少妇表示,Liyu警方进入她家,她告知丈夫不在却引发他们暴打:“他们说,我在撒谎。他们用脚踢我,然后用枪拖捶我的头。我肾有些受伤,牙也掉了一颗。”

3月17日,在Raqda被绑架的三名男子对人权观察说,他们每人被拘留九天。被抓的前24小时,没给饮水。在接下来的四天,Liyu警察用敞棚卡车载着他们绕着村庄和城镇兜,显然是不想让当地居民察觉到,可能也不愿联邦当局发现。

他们被拘留的头四天,被警察用棍棒和枪托殴打。至少有两次,准军事守卫威胁说要处决他们。Liyu警员对应如何处置这群男子意见分歧,这些男子的性命才得以保住。被拘留的受害者告诉人权观察:

我们一直绕着不同村子兜圈子。有些警员说应该释放我们,要不联邦政府会找麻烦。他们说:“我们犯了法,一定会被处分”。有人说,“把全部24个人统统干掉吧。” 警员之间,意见不合。

如此在卡车上度过四天后,他们被关在Langeita村附近四天,顶着太阳晒,伙食甚少。之后,被Liyu警方带到Gashaamo,经地方政府和部族长老谈判后,终于3月25日获释。

抢劫
Adaada和Langeita的居民描述Liyu警方到处从商店和民宅抢劫财物和食品。六名村民向人权观察表示,他们的房子、财物和财产在3月17日遭洗劫。

来自Langeita的一名45岁妇女说,Liyu警方成群结队,每群有五至七人,闯入村里的十家商店。每次有两、三人进入商店偷鞋子、衣服、饮料和食品。两名妇女表示,因为被洗劫一空,无法返回村子。

在不远处的索马里兰,地方当局发出的消息意味,遭抢劫的村庄部族长老和地方当局已进行谈判达成解决方案。然而与人权观察面谈的当地居民,没有一位目前打算回家。

背景资料
在过去十多年,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组织一直在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地区实施低程度的叛乱活动。该组织主要由欧加登族人支持,旨在为该地区寻求更多政治自主权。继该组织2007年4月袭击奥伯勒(Obole)的石油勘探工地,造成平民70人死亡,几名中国籍工程技术人员被绑架。埃塞俄比亚政府在索马里区严重受冲突影响的五个地区,展开大规模反叛乱运动。

人权观察调查冲突期间发生的侵权行为,于2008年6月发表报告指出,埃塞俄比亚国防部队(Ethiopian National Defense Force)和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在2007年中至2008年初犯有战争罪。而从即决处决、酷刑、强奸和被迫流离失所的模式看,埃塞俄比亚武装部队可能也犯了危害人类罪。

这些弊端始终未接受独立调查。人权观察的报告,促使埃塞俄比亚外交部2008年底展开调查,但未达可信调查所需的独立、及时与保密等基本条件。外界频频呼吁政府就区内侵权行为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政府却屡次置之不理。

冲突在2007年加剧,埃塞俄比亚政府之后一直严格控制独立记者和人权监督员进入索马里地区。两名瑞典记者秘密进入该地区报道冲突,2011年7月被逮捕,后被埃塞俄比亚的含糊、过于宽泛的反恐怖主义法定罪,被判11年有期徒刑。

2012年3月事件发生在位于Dhagabhur区的Gashaamo区,受冲突影响的五个区之一。然而Gashaamo前几年并未直接受战斗影响,而且主要人口是Isaaq族,他们一般不被视为是支持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