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在科特迪瓦西部的Bangolo医院康复的年轻男子,叙述在选举后的暴中受伤的经历,不禁掩面沉思。支持瓦塔拉的部队前进时射击他,以为他死了就没管他。然而一个过路的士兵听到他呻吟,因为用完了子弹,索性用大砍刀乱砍他。

© 2011 Peter diCampo/VII Mentor Program

(巴黎)-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发表报告指出,科特迪瓦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政府军队涉嫌在选举后的暴力及其余波严重犯罪,政府应履行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诺言。人权观察还表示,前总统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任期时操纵政治团体及民族团体,瓦塔拉政府目前正处于助科特迪瓦脱身的空前契机,但实现司法公正的努力不足,构成新割据势力形成的威胁。

这份长达129页的报告《“他们杀人不眨眼”:科特迪瓦选举后的犯罪行径亟待司法公正》(‘They Killed Them Like It Was Nothing’: The Need for Justice for Côte d’Ivoire’s Post-Election Crimes)详述了巴博及瓦塔拉两派部队所犯下的战争罪以及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的罪行。报告记载巴博2010年11月选举失利拒绝下台至2011年6月期间所发生的恐怖人权侵犯行为。瓦塔拉是在2011年4月就任总统。在冲突期间,至少3000人死亡,150名女性被强奸,而他们往往是基于政治、民族及宗教原因而被袭击的。该报告还探讨瓦塔拉政府迄今追究责任的努力,包括就民事检察官或军事检察官对至少118名前巴博阵营成员提出的指控。

人权观察组织非洲部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瓦塔拉政府已采取重要步骤以对巴博本人等前政权领袖进行起诉。已有了他们严重犯罪的可信证据。然而寻求正义不单是胜利者的工具,对亲眼看到亲人被杀、房子化为灰烬的双方受害者更是至关重要。”

该报告取材于人权观察2011年1月至7月期间的六次实地调查,四次是在阿比让进行,其余两次是在科特迪瓦及利比里亚边界沿线进行。人权观察研究员们面询了超过500名暴力事件受害者及目击者,包括双方武装部队成员、瓦塔拉政府官员、记者、医疗专业人士、人权组织与人道主义组织代表、联合国官员以及驻阿比让、纽约、华盛顿和巴黎的外交官。

该报告明确指出13名涉嫌严重犯罪的军事领袖和政治领袖,经证实的信息取自独立消息人士,包括受害者、目击者及参与其他具体事件的肇事者。其中八名涉嫌犯罪领袖来自巴博阵营,这包括:前总统巴博、长期民兵领导查尔斯•布莱•古德(Charles Blé Goudé)、前武装部队司令菲利普•曼戈(Philippe Mangou)、和两名精英安全部队领导人,Guiai Bi Poin 和 Dogbo Blé。另外四名涉嫌犯罪领袖则来自瓦塔拉阵营,包括共和军(Republican Forces)的 Eddie Médi 和 Ousmane Coulibaly。据报告列举的可信证据,这两名指挥官还涉及参与在2002年至2003年期间武装冲突及其余波的严重罪行。

人权观察记载了选举后的暴力,如何从2010年11月初次爆发演化至2011年5月的结束。科特迪瓦独立选举委员会(Independent Electoral Commission)以及国际观察人士宣布瓦塔拉获得2010年11月28日第二轮总统选举胜利。但巴博拒绝下台,其安全部队及结盟的民兵开始对瓦塔拉的支持者施暴。武装冲突3月爆发后,两派都涉嫌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

从12月起,与巴博有密切关系的精英安全部队单位多次闯入餐厅和住家,强行将瓦塔拉联盟的社区领袖拖上车。受害者的家属后来才在停尸间找到受害者弹痕累累的遗体。巴博的武装部队及民兵针对积极动员投票人的妇女——甚至不过是穿了表示支持瓦塔拉T恤的女子进行攻击,且往往轮奸妇女后叫她们“去跟阿拉萨内倾诉”。支持巴博的民兵在检查站拦截了几百名他们认为是瓦塔拉支持者,用砖块打死他们、近距离枪击他们或是把他们活活烧死。

要求巴博下台的国际压力日益增加,但暴力只是持续升级。巴博政府控制的国营广播电视台 Radiodiffusion Télévision Ivoirienne (RTI) 煽动对支持瓦塔拉的团体施暴,还鼓动追随者设立路障以及“谴责外国人”。此举在许多方面标志着巴博十年以来对民族和国籍问题的操纵,导致北部的科特迪瓦人受到二等公民待遇,而西非移民被当成不受欢迎的闯入者。今年2月至4月期间,数以百计的双方人员在阿比让和远西部遇害,且往往不过是因姓名或穿着。穆斯林社区的清真寺及宗教领袖同样遭到针对性的攻击。

支持瓦塔拉的部队为统治全国开展军事进攻,开始犯下规模雷同的人权侵犯行为。在远西部地区(以图莱普勒(Toulepleu)及基格鲁(Guiglo)中间地区尤甚),支持瓦塔拉的共和军军人到了一个又一个村庄,对来自支持巴博的民族的平民展开杀戮,如无法逃跑的老人。还强奸妇女,烧毁村庄。在杜埃奎(Duékoué),共和军以及结盟的民兵对数百人民展开杀戮,将他们声称是支持巴博的民兵军人、手无寸铁的男子拖出住家,当场非法处决。共和军为在阿比让夺取大权,进行统一管制,在军事行动中再次非法处决了许多来自支持巴博的民族的男子,一些是在拘留所被杀害。并对一些人动用酷刑虐待。

瓦塔拉政府以及接近其的外国外交官,不时意味着共和军固然犯了“不对”的行为,但好比巴博部队所犯的,因为暴力事件是因巴博拒绝移交权力以及操纵民族问题而酿成的。人权观察指出,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规范所有罪行应当接受起诉,无论冲突起源于何方。支持巴博团体的平民目睹瓦塔拉部队奸杀他们的家属、烧毁他们的村庄,如同被巴博部队杀害的北部科特迪瓦人及西非移民一样,都不应遭针对性的攻击。

“国际捐献者和重要的政府合作伙伴,已正当地介入协助瓦塔拉政府重建国家,”贝克勒说。“但若要科特迪瓦再度成为西非的和平、繁荣中心,就如往昔一样,这些伙伴就必须确保两派犯罪人员都被绳之以法。而且得明确让人看到。”

瓦塔拉政府请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组建的国际调查委员会,6月发布报告;报告附件确认了涉嫌严重犯罪,应接受调查的人员。然而,人权观察获悉,虽然附件已提交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但科特迪瓦政府仍未收受。

人权观察已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立即将附件提供给科特迪瓦有关当局,包括瓦塔拉总统、科特迪瓦司法部长、阿比让和达洛亚的检察官,以确保受害者获得司法公正。

科特迪瓦的民事检察官和军事检察官已向巴博阵营成员提出诉讼案,被起诉的人近118名。然而冲突最严重的事件之一——杜埃奎大屠杀已过了六个月,但仍然未有任何共和军成员因选举后暴力期间犯罪而被起诉。许多在屠杀中失去亲人的受害者至今仍居留在该城镇外郊区的难民营。他们不但害怕回家而且根本没法回家。

9月27日,图图大主教代表一个由多位国际知名的政治和道德​​领导人组成的“长老”委员会,表示“支持瓦塔拉总统向人民和世界证明,他已启动的司法程序是公平且完全公正的... ...[我们]坚信,行使‘胜利者的正义’这一看法将大大损害和解进程。”

“瓦塔拉总统需要迅速将日益激昂的言辞付诸于行动,对自己阵营里严重犯罪的军人进行有公信力的起诉,从而终止有罪不罚的现象,” 贝克勒说。“巴博统治的这十年来,安全部队一直凌驾于法律。惟有透过司法公正才能让科特迪瓦恢复法治,让所有饱受战争之苦的科特迪瓦人民开始愈合的过程。”